明慧法會︱鄉村學法點平穩走過二十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今年是八十歲的老太太了,修煉法輪大法已有二十四年。風雨中跟隨師父修煉至今,千言萬語表達不了對師尊的感恩與敬仰。今借第十六屆大陸法會之際,寫出自己修煉路上的點滴,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切磋。

我的事成了村裏的奇聞

我五十一歲那年,由於腰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腿疼的走不了路,最後導致癱瘓。兒子背著我大小醫院都去遍了,卻始終治不好,我躺在炕上,每天以淚洗面。

五十六歲那年,也就是一九九五年十月,住城裏的妹妹讓妹夫拉我去她家,說是有一種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讓我到城裏去看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妹夫來,把我從家裏背出來,抱到車上。回來時,我就自己下車,走回家。家人見癱瘓了五年的我,在妹妹家只住了十天,就能自己走進家門,感到很吃驚!我告訴他們,我煉法輪功了,是法輪功師父給我治好了病。我就簡單的講了事情的經過。

全家人都從心裏感謝偉大的師尊!這件事當時成了村裏一個不小的奇聞!從那時到現在二十多年來,我再沒吃一粒藥,沒打一針。

去妹妹那裏看師父講法錄像,是在一個同修家,同修住二樓,我擔心去不了,妹妹說能去,我就跟著說:「行,我能去。」話剛說完,我就能站起來了。那天,是兩個人把我架上二樓去的。

第二天,白天,妹妹上班不在家,我想讓外甥拿毛巾,我幫妹妹洗一下,可在這時候突然感到腰不能動了,外甥就把我抱到沙發上,我全身就像篩糠一樣劇烈的顫抖。傍晚,妹妹下班回到家,看到我發抖的樣子,就鼓勵我說:「別害怕。」我說:「我這樣子怕不能去看錄像了。」妹妹說:「能,想去就能去。」我堅定的說:「好,我去。」

就在妹妹做晚飯的時候,我突然覺的像被人按住一樣,身體不發抖了,腰也能動了,我高興的立即下床,走到妹妹跟前說:「妹,我好了。」妹妹吃驚的回頭看著我,當時我們倆都很激動,妹妹說:「你看多神奇,師父看你有這顆要得法的心,馬上就管你了。咱們要謝謝師父啊!」

吃完晚飯,妹妹和另外一個人又架著我去看錄像。看完錄像回到妹妹家,晚上似睡非睡中,一個穿黑色衣服的男子來到我跟前,對我說:「你真是個煉功人,離家二十多里地來得法。」我馬上把妹妹叫到跟前,告訴了她這件事,妹妹說:「這是師父的法身來鼓勵你呀!」聽了妹妹的話,我更加堅定了得法修煉的決心。

第三天晚上,看完錄像回來後,我就開始嘔吐。妹妹找了一個大盆,我吐一陣停一陣,吐的全是紅褐色的髒東西,足足折騰了一宿沒睡。妹妹高興的說;「這是師父在給你淨化身體。」就這樣,我邊看錄像,師父邊給我淨化身體。每晚看一講,九講錄像看下來,我的身體完全恢復了健康,最後兩晚上都不用人攙扶了,我自己走著去的。

現在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仍然非常感動。這件事情若不是親身經歷,是難以令人相信的。師尊啊,弟子唯有努力精進,以報師恩。

洪揚大法 為同修著想

從妹妹家回來以後,我就完全好了,也能做一些家務了,全家人都非常高興。我對師父的救度之恩感激不盡,就想讓更多的人來學大法。當時我們村還沒有學大法的,我見人就以親身經歷告訴人們學煉法輪功如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還能使人心變好,勸大家都來煉法輪功。

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能使人道德提升,身體健康,自然就吸引很多人走入修煉。隨著煉功人數增加,我們決定成立煉功點。我去找村幹部商量,麻煩他們給大家找個閒房,作為我們的煉功點。村幹部看到我的變化,又聽我介紹法輪功如何好,就給我們安排了一處房子。我又找人把房子裏多餘的牆壁拆掉,自己用小推車把垃圾全部清掃出去,把屋子打掃得乾乾淨淨後,就讓同修們每天早上來煉功,晚上來學法,每天兩次,人多時有六、七十人,鄰村的同修也來。

為了保持房間乾淨,我每天一大早從家裏挑著水,去煉功點,先洒水再掃地,因為人多,廁所裏的馬桶每天都得倒出去,我就自己挑出去倒掉。剛走入修煉的同修多,事情多,問這問那,有的五套功法還不會呢,我都一一耐心的解答,不厭其煩的教大家,給大家糾正煉功動作。

由於我沒上過一天學,不識字,學員們大多也是農村婦女,沒有文化,學法很吃力。我就找了一個在高中教書的同修,讓他大聲讀《轉法輪》,我們跟著他讀的內容順著往下看。這對沒有文化的同修很有幫助。有時全鎮的學員都到我村學法,切磋,大夥自帶乾糧。學法中間,我就把大家帶的午飯收集起來,拿回家,用我家的大鍋給熱好,再把自家的鹹菜切一些,拌點香油調味,讓大家能吃上熱飯。

修煉一段時間,學員們的心性提高很快。冬天下大雪了,我和村裏的同修們把村裏的主街道全部清掃乾淨。鎮政府有個領導到村裏來辦事,看到我們在掃雪,就問:「你們村怎麼還有掃雪的?」我說:「我們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要求修煉人做好人,我們都是自覺出來掃雪的。」村幹部也稱讚說:「這學大法的就是好。」

為了讓更多的人得法修煉,我經常與同修們一起去外村洪法,用自身經歷介紹大法的美好,去集市旁邊煉功,組織大家看師父講法錄像。本村一同修是後來嫁到我們村的,她得法後,一身病全好了,她說想回娘家那個村洪法,讓那裏的老鄉們也知道法輪大法的美好。那村離我們村很遠,是外鄉鎮的,距離將近三十里路,我就找了個有文化的同修,我們三人一起走著去了同修的娘家村洪法和教功。

那時只要聽到有想學功的,我就立即叫上同修去送大法書,教動作。只要是洪揚法輪大法,不論距離遠近,大家做的都很帶勁,只要是法輪功的事我都積極參與,從不懈怠。

二十年的學法點 共同精進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邪惡集團開始迫害大法,村裏的煉功點也被破壞了。當時我們都被邪惡的瘋狂打壓弄的措手不及,因為實在不明白,法輪功這麼好,為何不讓煉?由於迷茫,很多同修帶學不學的了,有的甚至放棄修煉。

後來有了明慧網,有同修就告訴讓我們找回昔日同修,我就找到還在堅持修煉的同修們,大家就在我家成立了學法點。同修們學法切磋都到我家來,經常是這個同修走,那個同修來,還有鄰村的,將近二十年從不間斷。

那時老伴還活著,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使他整天跟著擔驚受怕。有時遠處的同修來了,到吃飯的時候了,我就讓大家在我家吃。同修們都說:你為我們付出太多了,不論忙、閒,只要有同修來了,你都熱情接待。我說,為大法不論做任何事情都是應該的。

我沒上過學,不識字,沒法學法,心裏很著急,就找識字的同修帶我。他讀書時,我用手一個字一個字的指著跟著默念,慢慢的我能讀《轉法輪》了。現在所有的大法書我都能熟練的通讀了,如果不學法輪功,我這個老年人要想識字而且還能流暢的讀書,根本是不可能的,是偉大的師尊給我開智開慧了。

兩年前,有個同修找到我,說她姨媽得了吊邪風(面癱),想讓她姨媽到我家學法煉功。我二話沒說就答應了,表示非常歡迎。這個老同修離我家很遠,要坐公交車十五里路來學法。我與她一起邊學法邊切磋,幫助她從法上提高。這樣經過了兩個月後,老同修恢復正常。

鄰村還有一位同修,她村沒有集體學法的環境,看到我家學法點,同修們天天來學法、切磋,很是羨慕,也想來我家裏學法,我也很歡迎。這位同修剛來時,讀法很不流利,添字、落字、錯別字很多。大家都耐心的指出並予以糾正。有時也和她切磋,幫助她提高心性。現在這位同修讀法非常熟練,心性也得到了很大提高。

前年,我村一位同修由於受舊勢力干擾,有一天她突然對我說不想來學法了。我百般的勸她不能間斷學法,她不聽。我就給她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因為我們學法之餘經常一起唱,感到非常幸福快樂。但是這次她捂著耳朵不聽。看到她這樣,我不由的流下眼淚,淚水像泉湧怎麼也止不住。見我這樣,她也流淚了。我們抱在一起,任由淚水流淌。可能是我的慈悲心感動了她,解體了舊勢力對她的干擾,她答應還來學法。從那天起,我們每天一起學法,一起到集市發真相資料、講真相、勸「三退」,一直堅持到今天。

同修們都說我家的場真好,到我家來學法感到心很靜,非常愉悅。是的,師父告訴我們:「我們的煉功場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練功場都好,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那個場不是一般的場,不是一般的練功那樣的場,是個修煉的場。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1]

我們這個學法點能平穩的走過近二十年,全憑師尊的慈悲保護。

做好師父讓做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後,為了讓世人明白大法真相,我們經常出去粘貼不乾膠。有一次晚上出去貼,我沿著大路兩邊往路燈桿上貼。巡邏的警察發現剛貼的資料,就開著警車來回找,我急忙藏到綠化的冬青叢後面。而警車恰恰就停在我的眼前。我屏住呼吸一動不動。我在心裏發出一念:讓邪惡看不到我,結果警察在那裏轉來轉去卻沒看到我。其中一個人還說:「人上哪去了?這裏沒有,咱們走吧。」他們走後,我提著的心放下了,又到別處把剩下的真相粘貼貼完,平安回到家中。

邪惡瘋狂迫害期間,本地有幾個同修被抓捕,我們學法小組配合整體接力發正念營救。晚上學完法,我就建議同修們在我家住下,我們可以每個整點發正念。我一宿沒閤眼,每到整點就把同修們叫醒一起發正念,整整一晚上我們發出非常強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間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與生命,加持同修堅定信念,解體迫害,平安回家。

我們這裏離集市不遠,我每逢集日都和同修一起去集市發真相資料、講真相、勸「三退」,近二十年從不間斷。

去年十一月,本家有個小叔子的妻子得了嚴重的肝病住院了,我知道後,就想去看望並告訴他們全家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人一定會好的。我小叔是個退役軍官,受邪黨毒害較深,再加上聽信邪黨一言堂對法輪功的誣蔑、誹謗,以前給他講過真相,他非常厭煩,不聽也不退。那天兒子來家拉我去城裏醫院看望妯娌,從出家門我就開始發正念:徹底解體一切干擾阻礙小叔子和妯娌接受大法真相的邪惡因素,請師父加持!

一路發著正念來到醫院。到醫院一看,很多親戚都在,問了一下病情,得知很嚴重,從肚子上微創抽肝部的膿水,病人已奄奄一息。我又發了一會兒正念,就對小叔子說:「我有幾句話要說,今天不許你阻擋我。現在讓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妯娌的病就會好轉,慢慢就會好起來,你們也都一起念。」我兒子接口說:「叔叔,這事確實神奇,我媽癱瘓了好幾年,看了多少醫生,吃了多少藥,一點沒用,就在煉功以後好了,到現在身體棒棒的,二十多年沒有吃一粒藥。」小叔子聽後馬上說:「好,我們念。」

後來奇蹟出現了,妯娌的病完全好了,出院了。要知道她可是醫院本來都放棄了的病人!一個多月後,小叔子回家過年,我妯娌也回來了。見到妯娌我說:「好了吧?」她高興的說:「好了,你告訴我後,我天天念。你小叔子也念。現在全好了,這法輪功真神奇!」

邪惡迫害大法徒二十年了。風雨中,有師父導航,我們才不迷失方向,有師父保護,我們走了過來,跟隨師父回家的路越來越近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