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講真相潤物無聲、水到渠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我從小就是一個性格怯懦、膽小怕事、非常害羞與自卑的人,遇到認識的人都想繞開走,在生人面前,手簡直不知道放在哪裏才好。這種性格的我,就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大法,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不僅獲得了健康的身體,還成為了一個堅強的人,歷經二十年的殘酷迫害,堅定的走到了今天。

如今,經過努力,我的丈夫、孩子都得法修煉,婆婆也看過一遍《轉法輪》,我的父母、弟弟學法、煉功多年。娘家、婆家幾十人退出了黨、團、隊組織;親戚、同學、很多同事做了三退,其中有幾人還得了法。平時,對來到家裏服務的人員,大部份也都勸三退了。

不離不棄救同事

我工作單位的同事絕大部份都是高級知識份子,要讓他們明真相,退出黨、團、隊,挺有難度的。

我本是個不善言辭、不會交際的人,但我修大法後,工作認真負責,不爭名利,搶著幹活,有好事讓給他們,動手能力比較強。另外,無論迫害多麼嚴重,我從來不妥協,在任何場合,都敢證實大法,贏得了他們的敬佩。他們認為我說的話可靠,他們信任我;再一點就是堅持不懈,把對同事的講真相溶入工作、生活中,時刻想著這件事,而且從來不在同事中說其他同事三退的事。

對男同事來說,大部份人都喜歡要破網軟件,我都是在沒有其他人在場的時候,送給他們破網小光盤。對本科室的同事,到辦公室送,對其它科室的同事,基本上是在看似不經意間,如上下樓或路遇時送給他們,這是為了考慮他們的感受。單位人人都知道我煉法輪功,我不能到他們辦公室送給他們,那樣做,他們會害怕、緊張。

女同事不要破網光盤,我就過一陣送一本真相小冊子或用嘴講,基本都是單獨講。經過較長時間的了解真相後,再跟他們講三退,就水到渠成了。印象最深的是我單位一個副院長三退和610負責人給自己及全家人三退的事。

這個副院長,如果是在單位裏遇到他,跟他打招呼,他一般不會有任何回應的,就是在他三退後也如此。有一次,正好有機會在一個酒桌吃飯,我和他去的比較早,沒有別人在,我給了他一個小光盤,他收了。過了很久以後,有一天下班在路上遇到他,我抓住這難得的機會跟他說:「某院,您把黨、團、隊都退了吧。」他痛快的說:「行。」我簡直有些不敢相信,就又說一遍:「黨、團、隊都退。」他堅定的說:「行。」

從那以後,每當破網軟件有了升級版,我都會想著給他一個,給他的方式很特別:或者是他正站在辦公室門口,我從走廊上過,或者是正上下樓一錯身的工夫,哪怕是走廊裏或樓梯上還有別人,誰也發現不了,我從包裏掏出小光盤,不用說話,手稍微往前一遞,他就接過去了,非常默契。

單位610的這個負責人明真相、退黨,是經過了漫長的過程。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後,他無數次找我談話,威逼、恐嚇,想盡一切辦法,甚至讓我丈夫的領導勸我丈夫代替我寫「不煉功、不進京的保證書」,被我丈夫嚴詞拒絕(那時我丈夫還沒開始修大法)。他每次找我談話,我都是跟他講真相,證實大法的美好,還到他家,給他和妻子講過真相。二零零二年七月,正是他協助市610的兩個警察把我綁架到洗腦班的。

後來,我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遭惡報的真相資料給他看了,他受到很大震動。也是因為他本性善良,所以慢慢開始轉變了。有一年,單位開運動會,我正好看到他,跟他打招呼,聊了兩句,他說,他女兒畢業了,還沒找到工作。我真誠的告訴他:你們全家念「法輪大法好」,一定有好處。又過了一段時間碰到他,問他女兒找到工作了嗎?他說找到了。慢慢的,再到中共所謂的敏感日,他給我打電話時,口氣不一樣了,客氣了,告訴我:「最近管的緊,要注意。」

可是中間也有過一次反覆。有一天,在單位一樓大廳見到他,他又打起了官腔,說的話都是反面的。聽明白後才知道,原來是市610的人組織他們參觀從被綁架法輪功學員家抄來的大量物品,還栽贓「煉法輪功煉死兩個人」,他被迷惑了。聽他說完,我就說了一句話,他就又明白過來了,我嚴肅的對他說:「你就是耳朵太軟。」他一愣。

第一次讓他退黨時,他「嗯」了一聲,我緊接著告訴他:「讓你家嫂子也退了啊。」他一看遠處有個同事朝這裏走,嚇的立即衝進了旁邊的廁所裏。

二零一二年春天,單位組織到近郊遊玩,師父慈悲安排,無意中只有他和我並排走在一起,前後幾米內都沒有其他人,我抓住時機跟他說:「某師傅,你家嫂子不是黨員吧?把她的團隊退了吧。」令我沒想到的是,他馬上回答:「你不是早就給她退了嘛?」我一聽,趕緊接著說:「那把你家孩子都退了吧。」他說:「好。」我提醒他:必須本人同意才算數,他馬上表態說:「他們都聽我的,女兒、女婿都是黨員。」剛說完這些,他就緊張的說:「別一起走了,別人看見就知道你在給我講這個(指法輪功真相的事)。」

在他臨近退休前,我找了個機會到他辦公室,給了他一包真相資料,包括揭露活摘器官的光盤《紅朝陰謀》、幾本真相小冊子和破網小光盤等。他都愉快的收下,還神秘的告訴我,昨天晚上,接到一個長沙的電話,勸他退黨。他還跟我說:「我做了那麼多好事,一定有好報。」這時我才知道,每到「敏感日」,市裏讓他彙報時,他都說我們(法輪功學員)表現很好。在他退休時,他還主動把多年前我單位一個同修被綁架到洗腦班時,他們以同修名義從財務科借的、給洗腦班的一千元錢的賬處理好了。這是同修辦理退休手續時才知道的。

時至今日,經過不懈的努力,我的同事很多都做了三退,在職的絕大部份都退了。有不少是全家都退的,也就是我把同事勸退後,告訴她回家怎麼跟家人說、幫家人退,等過一段時間後,問她結果怎麼樣,同意了的我才給她家人聲明。還沒三退的同事,也基本上都給過機會,甚至多次給過機會了。起初,有些同事不要真相資料,還怒氣沖沖的對我說:「你要把我當朋友,就別跟我說這個。」但無論如何,我就是不放棄他們,一有機會,就說點有關的真相,哪怕是側面的。經過多年的努力,有的看似不可能退的,現在也退了。

多種形式救眾生

九九年大法被迫害後沒多久,我就利用發真相資料救人了。那時除了自己手寫的資料外,偶爾會得到幾張單張真相資料,我就讓支持我修大法的丈夫幫忙複印一些,他有這個便利條件。後來聯繫上了資料點的同修,就每週到同修那裏取一大包資料,分給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一起發。

直到二零零九年,在師尊的慈悲安排下,機緣巧合,克服了畏難情緒,成立了家庭資料點。開始時只是做一些週刊,供給周圍同修。到二零一零年三月份正式開始做真相小冊子、單張資料及真相幣,供自己及周圍同修發放。到了二零一二年,我克服困難增加了做真相光盤、包括打印盤面的項目。開始時真是很難,手上只有幾個真相光盤,怎麼做一點也不明白,沒有人教。我就在「天地行論壇」上建立了賬號,有甚麼不明白的問題,就問「天地行論壇」的同修,一般第二天就能看到同修的回覆,真是感謝論壇上的同修無私、及時的幫助,使我很快做出了多種光盤。

對於做真相資料,我始終秉承嚴肅認真的態度,嚴把真相資料和光盤的來源,同時嚴把質量關,站在有利於眾生得救的基點上,保證每一本小冊子和每一個光盤的質量。明慧網剛開始推出二合一大本期刊時,我們就都改做大本了;明慧網上一有同修建議小冊子封面使用亮面彩噴紙時,我們就採納了。對於證實法的事情,我都是很認真對待的,絕不糊弄事。

為了節省技術同修的時間,打印機出現故障以及電腦軟件有更新時,我就儘量自己解決,包括下載、安裝「office2010」這樣比較大的軟件,真是硬著頭皮解決的。自己的弄好後,再把周圍同修的也安裝好。如果打印機出現了問題,我都是到「天地行論壇」上搜索或提問,這樣有大部份問題就解決了,實在解決不了的再找技術同修。

我丈夫於二零一二年二月份正式得法修煉,從此我們倆一起維護著我們的這朵小花。多年來,無論遇到甚麼樣的困難,從來沒耽誤過自己與同修們的資料供應。

二零一八年七月,我和丈夫又增加了自動撥打語音電話的項目,每週兩個晚上出去打語音電話。同時,我承擔了周圍同修撥打語音電話後的分析工作,這項工作要想做好,需要耗費很多時間。由於自動分析軟件的分析結果經常出現誤差,提示「說好」的有的並沒成功三退,而只提示有錄音的卻有不少成功三退的,因此需要對每一個有錄音的電話都要認真的聽,有些聽不太清楚的甚至要聽很多遍。出於對眾生負責的態度,不落下任何一個表態三退的眾生。我都是認真的聽完每一個有錄音的文件,然後把聽的時間較長的電話號碼複製給有能力電話對打的同修。

很多年以來,每到「五﹒一三」、「七﹒二零」或新年,我們小組同修還以掛真相條幅或掛樹掛的方式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我把以前資料點同修剩下的不可打印盤面的光盤和自己資料點偶爾刻錄失敗的及路上撿回來的光盤,按照明慧網提供的教程,做成一串串「法輪大法好」的樹掛,每個樹掛上端繫上一個小中華結,下端串上幾個塑料珠再連上一個紅色流蘇穗,非常漂亮。

今年「五﹒一三」時,掛在一個社區小公園幹枝樹上的樹掛,一直掛到六月底。每天下午,這個小公園都會聚集很多老年人和孩子在這裏玩耍,也有很多小區居民經過小公園,他們都能看到這個漂亮的樹掛,也就看到了「法輪大法好」!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