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 脫胎換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

一、修大法 健康快樂

我生長在農村,上有一個姐姐,兩個哥哥,母親賢惠能幹,父親在城裏上班,七十年代父親工資七十多元,當時頂兩個工人。所以我們家的經濟條件較好,家裏的孩子都上學。

從小到大,一家人甚麼事都讓著我,因此我養成了嬌慣、任性、愛生氣、愛哭、愛鑽牛角尖、小心眼的壞毛病,妒嫉心極強,在小伙伴中、在同學中、在工作中,甚麼事都得我說了算。這種性格讓我走上了社會以後,吃盡了苦頭,經常不開心,鬱悶傷感,覺的自己命運太不好了,常常哭泣,看到秋天隨風飄落的樹葉,我都要傷心的哭,漸漸的我的身體健康出現了問題,我的一位老師曾說我像林黛玉一樣。婚姻的不如意,更令我雪上加霜,九零年我終於病倒了,那時我經常想解脫自己,但看看只有三歲的兒子又捨不下,那時死的念頭很強烈。

一九九七年四月下旬,我看到《轉法輪》這本書,我覺的我找了一萬年,終於找到了師父,找到了家。從此以後,我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全部改變了,回頭看看我自己,三十七年,我活的多麼自私,幾天以後我看完《轉法輪》,一身病全好了,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從此以後我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

二、善意理解婆婆

婆婆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我丈夫是最小的孩子,大哥一家在三十里以外的城鎮居住,大哥家雙職工,一兒一女,四口都是好工作;我們雙職工一個兒子;二哥兩個兒子,二嫂因生二胎被惡黨開除公職。二哥連降兩級,二哥生活困難,二哥從小下鄉插隊,吃了很多苦,好不容易回城了,現在又生活困難,公婆打心裏疼二兒子。所以一直讓二哥一家與公婆一起過,後來又把一間樓房給了二哥,換成了宅基地,又幫二哥建了房子。 這下大嫂有意見了,一家人平時很少來看望婆婆,後來,與二哥大姐都斷了來往。

修大法前我也是心有怨言,認為婆婆應該給三個兒子開個會,房子給了老二,將來老了,住哪?這得有個商量,九七年得法後,我的想法變了,我能善意的理解婆婆了,因為大法要求弟子為別人著想,有矛盾找自己,我認識到十個手指,捏哪個都疼,作為父母,哪個兒子弱惦記哪個,這是可以理解的。公婆幫他,省得我們幫了,我們還省心了,從修煉的角度來講:人活在世上,互相之間就是業力輪報,公婆從經濟上、心情上傾向二哥,是公婆欠二哥的多,大哥和我們沒得到財產,是公婆不欠我們的,萬事皆有因由,一切都有定數,所以隨其自然最好。而且平均主義是惡黨的東西,是錯誤的,師父在《轉法輪》中專門講了妒嫉心的由來,那就是平均主義。

公公去世後,婆婆又活了十年,在病床上癱瘓十五年,九十三歲去世。大嫂因對婆婆有意見不管,二哥家兩個兒媳都做買賣,二哥二嫂又要做家務,看孩子,打理貨,很忙,我們就主動把婆婆接來照顧,基本是冬天在二嫂家,其餘時間在我家。婆婆除了頭能動,四肢都不能動,所以平時需要有人在身邊。丈夫血壓低,夜裏伺候不了婆婆,我就一個人跟婆婆睡在一個床上,這樣便於及時給婆婆接小便,我從心裏心疼婆婆,一天到晚就這樣躺著,多難受啊,所以我經常給婆婆翻身,為了讓婆婆側躺,我就做了幾個枕頭靠在婆婆身後擋著,一日三頓飯,我都是餵完婆婆我再吃,我與丈夫配合,每三天給婆婆換一次內衣,一週洗一次頭髮,一週換一次床單。丈夫每天早上兩條毛巾,兩盆溫水給婆婆從上到下擦一遍,這樣保持皮膚潔淨,大姑姐一天來一次,幫助給婆婆洗下身,大姑姐不來我就給洗,十五年,在一家人的配合下婆婆沒得過褥瘡,臨終時像睡覺一樣就走了。

這些年來婆婆癱瘓在床,我確實很辛苦,但是站在修煉的角度上講,上世或在哪一生哪一世,婆婆曾伺候過我,婆婆是在給我消業,我應感謝婆婆,尤其婆婆去除了我怕髒的心。婆婆由於手不能動,所以吐痰時我要站在床前,一口一口的用紙接著,這是最難的,婆婆不能自己排大便,必須別人幫助她,每次都要幾次才能排完,雖然表面上髒,但我的心裏知道這是去我怕髒的心,所以我不嫌棄婆婆,婆婆總是為此過意不去,我總是勸婆婆,父母養兒女的小,兒女養父母的老,不都是這樣嗎?

從修煉的角度來說,婆婆幫助我修煉,同時給我建立了威德,所有的家人親朋好友,因為我伺候婆婆的行為,使他們從中共媒體對大法的造謠欺騙中醒來,認為大法好,從這一點上來說婆婆配合我,證實了大法的美好,給將來留下了參照,所以在照顧婆婆的過程中,我從不敢怠慢,感謝婆婆成就了我。

婆婆曾對親戚說,我比她閨女對她都好;公公生前曾說,我這個煉大法的兒媳婦最好;鄰居七十多歲的大娘,在大街對人說,全省找不出這麼一個好媳婦。公公婆婆去世,我都捨不得,他們的樸實善良令我懷念。因修煉被關在看守所時,二老在床上還惦記著我,看我回家了,就掉眼淚,我很想念他們,因為他們待我是那麼的好,他們雖然沒有修煉,但他們知道大法好,婆婆還聽過一些師父講法錄音,他們都是得救的生命,這令我安慰。

三、對誰都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集團對大法及大法弟子進行瘋狂迫害。我因不放棄修煉而遭到迫害,親朋好友因電視媒體的毒害都站在邪惡一邊向我發難,所有人都遠離了我,對此我不記恨,因為這是惡黨邪靈在毀人,周圍的人都是被迷惑的,因此我一如既往的對人都好。在我失去自由時,我大姑姐阻止家人去看望我,我不記恨她,通過我伺候婆婆,她被感動,她曾對我說,我願意讓你煉,你管媽媽。她家有了甚麼事,丈夫和我一馬當先給她幫忙。

我大哥曾因我不放棄修煉打我,罵我,盼我早死,後來他有病了,我盡心盡力幫助嫂子照顧他,把律師給大法弟子的無罪辯護詞給他看,他終於明白了真相,退黨,經常講大法好。無論他有了甚麼事,都來我家找我丈夫商量。

我父親因為我不放棄大法,五年不理我,我始終如一看望他們,該買甚麼買甚麼,他終於明白了真相,三退大潮開始後他不理解,認為現在的共產黨不好、腐敗,過去還是好的。我對他說,老子講過「文以載道」,中共搞破四舊,文化大革命,文化被破壞了,道也斷了,現在的人才這樣的,古老的五千年文化是中華民族的靈魂。我父親一拍腿,哎呀,毛澤東把人的心法給破了,快給我退黨,我不跟它陪葬。我當時激動,因為我父親的話完善了我對中共破壞文化的邪惡用心的認識。

婆婆有病在床上躺了十五年,大嫂不管,二嫂忙,我對她們沒有任何怨言,也不攀她們,每年我都抽時間去看大嫂,她們兩家有事我都幫忙,大嫂二嫂都曾拉攏我,我明確表態,我跟你們都好。二哥曾感慨的說,對誰都好,這不容易做到啊!我之所以能夠對誰都好,是因為大法熔煉著我,讓我胸懷寬廣,包容一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各級領導派出所警察都參與了對我的迫害。我曾幾次被拘留,被罰款,被強迫離開單位,失去工作,沒有經濟來源,還曾因兩次北京上訪,而降一級工資。被送洗腦班強制轉化,幾次抄家……對於所有參與迫害我的人,我都不恨,我視他們如親人,給他們講真相,對他們都非常客氣,他們對我也惡不起來。二零一零年以後我學習了很多法律常識,加入了法律內容講真相,使很多人明真相,單位領導,派出所的警察,其它單位認識我的領導都幫助我向上級領導要求恢復我的工作。

大法被迫害後,我因始終不放棄修煉,同時證實法,講清真相,經歷了來自父母、兄弟、丈夫及所有的親人的迫害,也經歷了來自惡黨各級領導同事及周圍人的迫害……可我還是對誰都好,不記恨,是因為我從大法中學會了站在別人角度看問題,人們對我的行為是因為他們被中共惡黨媒體的污衊造謠欺騙了。罪在惡黨,可憐的人們是需要解救的,我遭受了來自家庭社會的不公平對待,我無怨無恨,是因為我從大法中學會了寬容別人、原諒別人,我修大法擁有寬廣的胸懷,我用甚麼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之情。

四、用慈悲看護兒子的成長

我是個名利心很強的人,從小到大學習非常用功,成績好,小學升初中,一個村二十多個孩子,算我共考上五個人。參加工作後,業務上始終堅持自學成長,一心要在教育上搞出點名堂來,在八幾年全市教材過關考核中,我所教的學科教材在全縣名列第一,我的課是全縣優秀課,所教班考試成績始終全縣名列前茅,我一直在讚揚聲中活著。

生活給我又開了一個玩笑,我偏偏生了一個很笨的兒子,各個方面都落後於同齡人,十多年時間我都為兒子的狀態而苦惱,有時自己落淚。

九七年四月份我得法後,我的思想全變了,那時兒子上二年級,我把兒子摟在懷裏對兒子說,無論你考多少分媽媽都不會嫌棄你。我們住的地方與農村挨著,兒子所讀小學幾乎都是農村的孩子,兒子經常受農村孩子們欺負,兒子回家哭,我用大法的法理教育他,告訴他業力轉化的理,別人欺負你是你上世欺負過別人,這回他們把德還給了你,多好的事呀,兒子破涕為笑。

兒子上小學四年級時,與鄰居家的小伙伴有矛盾了,不來往了,那時正值暑假,電視播《還珠格格》的電視劇,劇情最後皇上要殺欺負小燕子的嬤嬤,小燕子給說情不殺了。我問兒子有何感想,兒子說,不就是寬容嗎?我說那你與某某的事怎麼辦?兒子說我知道了,兒子出去玩兒了,到下午四點回家告訴我,他與小伙伴和好了,是他主動找小伙伴說的話。

我平時教育兒子做事為別人著想,小學六年級時,別的班的一個同學,他不認識,下課後無緣無故打他,鼻子都出血了,兒子回家讓我找親戚教訓他,我告訴兒子,他打你也沒打壞,你欠人家的還了,找人打他可以,如果打壞了要給人家治,打死了要償命,幾個家庭都過不了了。兒子聽了我的話,打消了報復的念頭。

初一剛入學不久,同一個座位的男生欺負他,並偷了他書包中老師剛剛退還的二十五元書費,兒子不幹了,讓我去學校找老師,我建議兒子你倆先談談,如果找學校就要請家長,大家知道他偷錢名聲壞了,可能影響他今後的學習生活,再說你也有責任,如果把錢放在衣袋中就沒有這件事了,兒子晚上放學回家告訴我,兩人今天下午談了,今後做好朋友互相幫助,兒子告訴對方,今生今世也許只有一年時間我們同坐在一個位上,我們要珍惜。

兒子在上小學時跟不上課,我就告訴他多下功夫,勤奮出真知,所以小學時別的孩子做一遍的題,他要做兩遍三遍。兒子初中畢業考上了縣重點高中的普通班,在高中學習期間我從來沒有催過兒子學習,因為他已經很努力了。我經常與他交流,不讓他因高考而產生過多的壓力,自己盡心就好了。兒子高考拿到大學通知書時對我說,媽媽我太自豪了,有您這樣一個媽媽,換另外一個媽媽,這大學我也考不上。我告訴兒子是師父始終在管你,是大法給你的一切。

兒子高考後一朋友給送來了一個重點A類本名額,我知道考驗來了,堅決不能去。我們是給未來留下參照,這是走後門是不正的,堅決不能要,沒等我發話兒子就說了,媽媽我考哪上哪,這不是我的。再說我得欠他一輩子人情,兒子的選擇令我非常高興。

兒子上小學時也想穿奇裝異服,染頭髮,我對兒子說,兒子委屈你了,媽媽是大法弟子,你是大法弟子的孩子,給未來留下參照的,你要配合媽媽走正路。兒子很聽話,再也不提了,而且還表態:我爸爸愛好的抽煙喝酒等壞毛病,我都不要,兒子真的做到了。

兒子的單位工作是入戶燃氣安檢,他個頭高,塊大,身子重,前年晚上兩次下樓時崴腳,自己要求領導給他換崗,因願望沒實現有情緒,我首先找自己是不是有很執著的事,一看還真是有,同時我對兒子說,有句話叫「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你想調崗,你那單位一人一個崗,把誰弄下去,你上來?再說你有沒有坐辦公室的命?兒子把換崗的心放下,高高興興工作了,不久領導將他調入了管理崗。

兒子結婚半年後找我,說要離婚,理由是媳婦性子太急,受不了,我嚴肅告訴他不允許,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離婚了,你馬上可以找個大閨女,她怎麼辦?一個大閨女竟成了小媳婦兒,你這不是害人嗎?做事得為別人著想,離婚是變異的,將來人類沒有離婚的,你有甚麼樣的丈夫,甚麼樣的妻子,那是命中註定的。

這些年來兒子雖然沒有修煉,但他也是大法的受益者,我經常教育他遇事多為別人著想,有矛盾要找自己,我覺的真正為兒子好,是讓他懂得如何做個好人,做更好的人。

兒媳嫁入我們家六年了,也是個大法的受益者,她跟同學們說,找婆家就找大法弟子的婆婆,我最大的幸福是找個煉法輪功的婆婆。有一次一個同事有不開心的事讓她陪著散散步,那個姐姐說,某某某你怎麼說話都是正能量,她說跟我婆婆學的,她們科室有的同事對我煉法輪功不理解,她說人家煉法輪功的為別人著想,有了矛盾了還找自己,我和兒媳之間無話不談,如同母女,平時生活中兒媳經常給我和丈夫買東西,吃的穿的用的,我們家因修大法而幸福祥和。

五、引導丈夫走正路

丈夫曾在惡黨縣機關工作,經常下鄉,在我修煉前他去哪個單位回來準帶回那個單位的東西,我修大法後告訴他不失不得的理,不准他再要人家東西,用德換的。德少了就要受苦的,丈夫從此潔身自好,不要人家東西,實在搪不過了,也找機會補償給人家。二零零零年他到縣供水站任站長,每年的年節送禮的人很多,無論我還是兒子在家,都用本子將客人的名字、地址、禮物記錄下來,丈夫回家將這些東西能送回去送回去,不能送回的就調換送,例如張三送王五,王五送李四。總之我們是不要人家東西,有的洗澡堂的老闆給送來現金,我們都如數退回,丈夫的工作與房地產開發商打交道,有人送現房,丈夫都不要,有人說丈夫傻,說我煉大法影響丈夫,不然十套樓房都有了。

從一九九九年四月到現在,我修大法已二十多年了,我不只是身體健康,思想煥然一新,我的小家到大家都受益無窮,從婆家到娘家的人們,我都引導他們做事為別人著想,我真正體會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要說的故事很多,我只想告訴世人:大法不只給我們健康快樂、幸福,大法還能淨化人的心靈,使人走上真正的正路,道德品質提高,成為高尚的人,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敬仰「真善忍」大法,修大法,那我們的社會該是多麼的美好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