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幸福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二零一零年,我結束被非法勞教一年剛出獄,幾乎一無所有,面臨的首先是工作問題,經熟人介紹在一家公司上班。回顧八年來的點點滴滴,由剛開始的謀生到把工作環境變成救度眾生的崗位,幸福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其中傾注了師尊無量的慈悲與保護。

現就我個人的一點體悟與同修交流切磋,見證師尊無處不在的法力,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師父賜給我一支神筆

在公司,我的職責是接待客戶。我利用休閒時間上網,看明慧網的大陸消息和每日文章,看的多了,自己也提高了。師父看我有這個願望,就賜我一支神筆。

因在商業環境,人口流動量大,同修們來來去去,傳遞著資訊。當得知同修被綁架的消息時,我就儘快了解詳情,曝光邪惡,揭露迫害,給當地公檢法寫真相信,營救同修。這些年陸陸續續寫的、幫同修整理的揭露迫害、交流切磋等一篇篇稿件被明慧網選用。當第一次被授予明慧通訊員時,我更意識到這是自己的使命與責任,這都是師父給予的智慧。

在二零一五年訴江開始,我及時幫同修打印控告書,對有依賴心的、觀望的、正念不足的同修通過交流,認識到只有整體提高,共同參與,結束迫害,才是師父對我們的期盼。我與同修配合,從打印到給明慧發副本,從二零一五年六月一直到年底,有時一天要完成幾份訴江狀的整理、打印和發送。看到明慧網登載的訴江狀,我感歎明慧同修的辛勞,每天從數千份訴江副本中整理出這些典型的迫害案例要用同修多少心血呀!特別是我地同修的一份訴江狀發表後,我陸陸續續將迫害嚴重的同修的控告書整理後發給明慧網,減少明慧同修的工作量。又將本地的訴江狀況做了綜合報導,揭露邪惡,救度當地公檢法人員。那些年,我們本地的迫害在全國都是邪惡至極的,要是不及時報導訴江狀,我是失職的,愧對師尊的苦心安排。而我們也從中得到昇華與提高,在當地公安部門的所謂回訪干擾中,同修們都能正念對待,抵制迫害,使當地未出現因訴江而被非法關押的迫害事件。這支神筆是我證實大法的法器,在任何環境中都應救度被謊言毒害的眾生。

這些年,我一直看望在不同時期被迫害的同修家人。這是作為一名享有宇宙第一稱號的大法弟子的責任。我與同修家人及時溝通交流,消除對同修的負面思維,認識邪黨的本性,增強正念,配合大法弟子反迫害,聘請律師,營救同修。讓家人知道,信仰合法,修煉無罪,違法的是公、檢、法辦案人員,他們應承擔法律責任。通過家人反饋的信息,我再及時上網曝光,震懾邪惡、減少了同修被迫害。師父說:「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1]、「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同修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的經濟狀況不寬鬆,不捨得給自己、給兒子買件衣服,但逢年過節去看望同修們的孩子、丈夫、母親,就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面對社會壓力,只有大法弟子才是他們最親的人。當同修回家看到家人仍對大法充滿正信,當老伴由抱怨變為理解時,我知道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慈悲,是整體的需要。

二、師父給我了一個好的修煉環境

要是有同修送來的三退名單,我就打印發送。有時間就把明慧網的弟子交流切磋的音頻文件下載下來,複製給同修。我們店進了mp3、mp5、EVD、播放器、內存卡等產品,都是原價出售給同修。還有光盤、光盤盒、銅版紙、彩噴紙、墨水等耗材,方便同修使用,也節約了大法資源。對遠道而來和同修沒有聯繫的,我給他們新經文、真相資料,和他們切磋交流,介紹周邊同修集體學法。師父說:「群雄集結洪流中 階層行業不同工 大法弟子是整體 助師正法阻邪風」[3]。這些年,這個環境在助師正法中起到了應有的作用。

師父說:「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4]客戶和我們打交道時間長了,都變得謙和、尊重與信任了,互相為對方考慮,不再為利益過多計較,客戶得到了實惠,而我們也獲得了利潤,成為很好的合作伙伴。老闆說,我們只是做了我們應該做的,而師父和大法卻給予我們的太多太多了。只要心在法上,生意就輕輕鬆鬆。現在更能理解師尊的良苦用心了。

師父說:「如果把講真相和做大法弟子媒體的事合在一起,那不就減少時間的分擔了嗎?而且又解決了生活問題,解決了常人社會的工作問題,何樂而不為呢?我覺的勢在必行了。」[5]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個崗位既能解決我的生活問題和工作問題,又能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配合整體,兌現我史前的誓約。

這些年經歷過驚心動魄,也有過清清靜靜,面對同學朋友的旅遊度假,走親串友,我不為之所動,因為在任何環境中都不能讓我的內心踏實安穩。因為我助師正法的崗位在這裏,我不想因為休假而延誤同修救度眾生的大事,不讓同修花冤枉錢、跑冤枉路。不願錯過百忙中同修的遠道而來和等待得救的眾生。現在回頭一看,這不就是師父恰到好處的安排嗎?舊勢力無時無刻不在虎視眈眈,它想讓我離開,從而破壞這個環境,這是舊勢力的險惡用心。多次有親朋好友給我介紹選擇就業的機會,但我已離不開這個窗口了。師父說了:「這一瞬間,值千金,值萬金。走好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6]縱然換個環境收入可觀,但這並不是我需要的,所作所為也是毫無意義的。現在想起來也是舊勢力對我的考驗。

有時我也會感到壓力和邪惡的因素演化的假相,特別是訴江那段時間擔心邪惡派人跟蹤同修到店裏;有時營救同修,正邪大戰在激烈的展開,顧慮同修的電話被監控;我知道自己的電話被定位跟蹤,和同修講話、講真相有一種無形的障礙。但師父無處不在的法力使假相很快被破除解體,在甚麼回訪、網格化管理、人臉識別拍照等干擾中都被師尊化解,我坦坦蕩蕩、堂堂正正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

師父說:「我一直在觀察大陸人的變化,因為這與正法、救度有直接關係。我就發現人變化的太快了!但是,我在仔細觀察他們的時候,我發現其實他們還有善心。只是思想變異的很厲害,被中共邪黨簡直是加速的在變異。不管怎麼樣吧,能否得救其實就看他的善念了。大陸人無論怎麼污染,表面以下有一層薄膜一樣的隔著,一掀下去就是他自己,會像六十年代的人品道德。將來我會掀下去這個東西。」[7]師父是把障礙眾生得救的因素掀下去了,眾生真的是等著聽真相呀!現在我周圍從商戶到管理人員,從客戶到保安,我們相處的很融洽,有的我給過翻牆軟件,有的給了真相光盤,他們甚麼技術問題和社會問題都願意找我聊聊;許多親朋好友也增加了和我的聯繫,慢慢的消除了許多間隔,由以前的冷漠變的熱情,由迴避變的主動關心;我知道是師父把背後的邪惡因素清除了。在同學聚會中,我利用機會發軟件和《九評共產黨》等真相光盤。在信仰缺失的年代,同學卻說我是精神富婆呀!

三、對去人心的一點體會

我長期是一個人生活,所以這些年有好多心自以為去掉了。和同修相處在一起,才發現許多人心一直還在掩蓋著。最大的就是執著自我,挑剔、指責、埋怨都是執著自我的表現,是一顆自私的心,也是心胸狹窄的表現。急躁不耐煩,和別人講話不管不顧,動不動發火,劈頭蓋臉給同修來一通,但同修都能夠平靜祥和的對待,向內找自己的人心,很慈悲寬容。而我,在每次矛盾來時總是守不住心性。一次在交流時,同修誠懇的說,她自己承受點沒甚麼,只是希望我也能從中得到提高啊。

是啊,師父安排了多少機會都讓我錯過了。和同修相處,才知道自己多少年來的人心表面上沒了,其實不是修去了,而是沒機會表現了,還有黨文化的鬥爭思維,不能平和的、立體的思維。正是這些人心間隔著同修、阻擋眾生得救。師父說:「慈悲是神永恆的狀態」[8]。不能慈悲的對待別人,就沒有強大的能量解體眾生背後的邪惡因素,所以許多事情也做不下去。我要利用有限的時間,紮紮實實的學法,修自己,去人心。

我知道每一天的時間很珍貴,時間都是師父在巨大的承受中延續來的,而我還有安逸心、懶惰心遲遲不去,不能堅持晨煉、發正念、學法,勸三退人數很少,上班不忙時沒有抓緊時間看書,卻在瀏覽動態網新聞和明慧網文章,很少外出講真相,長期處於這樣的狀態,師父急呀,而我卻一次一次放縱魔性,讓時間白白的流逝掉。我要多學法,去人心,把更多的時間、精力放在三件事上,使更多的有緣人明真相,得救度,不辜負師尊的苦心安排。

近年來,老闆們都喊生意難做,而我們公司卻經營順利;我也走過了迫害中最艱難的時期。目前生活穩定,工作順心、快樂!沐浴在佛光中,覺得很充實很幸福!我相信師父給弟子的一定是最好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謝謝師尊的慈悲保護!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助師〉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為何拒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