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需堅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我在二零一一年才接觸到《轉法輪》,看完第一講,發現這正是自己尋找多年的,師父用現代語言講的佛法,太好了,後悔自己得法太晚了,這麼好的佛法現在才看到!

中共造謠抹黑法輪功,用謊言毒害眾多中國人。其實如果能靜下心了解了解真實的法輪功,用心來看看《轉法輪》,他能幫你倒出中共灌輸的毒汁,更重要的是你能從迷中、從痛苦中覺醒過來,生命同時會變的更精彩!

一、得法前

我於一九七八年出生在貧窮的農村。貧窮讓人欺負,讓別人瞧不起,我從小的時候就立志要出名,要當官或掙大錢。為了這個想法,我去當兵,在武警部隊呆了四年,混了個士官,發現不會有多大的出息,不可能實現我的理想,就在二零零零年寫申請走了。

從部隊出來後,接觸到金融市場,認為金融市場可以實現我的理想,可以實現自我的價值,夢想成為一名交易大師,還可以達到名利雙收。全身心的投入,跟著私募學習了四年股票操作,當自我完全感覺能看得懂市場的趨勢,知道如何介入與何時出局時,為了賺更多的錢,就進入期貨市場,剛開始賺了一點錢,但後來在二零零八年全部虧損。

總結問題,是貪慾無法讓我的操作變的理智,貪慾無法讓我按操盤計劃去實施,從而導致出現大的虧損。

於是我開始以學各種所謂心靈課程、亂七八糟的法門來實現放下人性的這種貪慾,但是發現錢都白花了,課程只是停留在知識的表面,無法控制人心。後來想到了佛陀,佛陀能放下人的七情六慾;我只要放下人性中的貪慾就好了。

我想通過學習佛教的佛經來除去人性中的貪念,讓自己的操作更加平穩,還是想在金融市場賺更多的錢。但是發現佛教中的佛經很多看不懂,心在想:「要是有現代的語言講的佛經多好啊!現在有佛在世多好啊!」

二、得法

因沒有資本再自己操盤,我於二零一一年初進一家金融公司打工。坐在旁邊的同事是大法弟子,看到我在午休時打坐,就跟我講三退,介紹大法給我,借《轉法輪》給我看。因為剛進公司,業務上他在帶我,礙於情面吧,就把《轉法輪》拿回了家,放了幾天沒看。後來怕他問我看到甚麼內容不好回答,我就翻開目錄,挑著喜歡的隨便看看:「辟穀」「偷氣」、「採氣」等看了看,因受中共造謠抹黑法輪功謊言毒害的太深, 內心當時還是有點怕,不太敢看,不敢深入的去了解,隨便翻了翻。過了一週就把書還回給他,告訴他,書中沒有一句不好的話,都是教人家練氣功的,做好人的一本書。他問我看完嗎?我很老實的告訴他沒看完,挑著看的。他叫我把書留下從頭開始看,不要挑。我還是堅持把書還回給他了。

後來五月放假,同事來我家,再次把書送給我。不看不知道,一看放不了,真的太好了,佛已在人間啊!找到了一直想找的,現代的語言講的佛經。太感謝了!感謝師父,讓一個心中裝滿利益之人還能有機會接觸到佛法。

三、得法後

當我用心讀完《轉法輪》時,認識到法輪功就是佛法,也明白了很多天機,明白了做人的意義,從此讓我找到了新的人生的目標:返本歸真。

我的心開始變的輕鬆,從此不再有痛苦、緊張,也退出了金融市場,當然不是膽怯,以前我的目標是成為一名交易大師,而現在的我要成為真正的、名副其實的修煉人,首先必須按法的要求做。其二,法中告訴我,修煉人不能賭博。第三,我也悟到在金融市場投機得到錢也是要用德去交換,德作為一個煉功人應該用來長高功。人生只不過如夢境一樣,但在這個迷而苦的夢境裏可以修煉,為了更好的修煉,我下決心退出金融市場交易,遠離金融市場這種賭博行為,生命開始覺醒,走上一條返本歸真的通天之路。

我開始每天學法、煉功、修心,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心靈也得到了極大的淨化。人也變的更真誠、更善良、更寬容,雖然沒有錢,但我活的比以前更輕鬆,更自在。修煉前的急躁、粗暴、罵人、說謊、痛苦慢慢的離我遠去;冷漠、自私、人性中惡的一面也在法中慢慢的溶化。

四、證實法

知道法輪大法就是佛法,就想讓更多人能知道這個佛法。看了其他的大法書籍,知道了師尊在正法,宇宙在成、住、壞、滅中要解體,師尊為了拯救宇宙蒼生,層層下走到人間傳大法,各大蒼穹之主也紛紛下世要來得法,魔要干擾,阻礙眾生得救,在正法時期得法的大法弟子有使命助師正法救眾生。我雖然得法晚,我也要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我學法三個月後,開始買打印機,自己在網上下載真相傳單,利用上下班、週末,與家人一起去發放給有緣人,讓更多的人受益。

同時我也開始面對面講真相,但是不會講,只好回老家,把家鄉的親友退了二十多人。有時也走出去找有緣人講真相,但是退的太少,一天才退一兩個。

為了讓更多的人認識法輪功是佛法,我就開始做真相幣,然後就做點小生意,能更大面積的接觸到有緣人,後來就利用網絡發真相郵件,每天手動發送幾千封。後來很多郵箱被封,我就改做每天發彩信,再後來又改打錄音的真相電話,每天也能退幾個。

五、面對面講真相

接下來的二零一六年,我開始了面對面講真相。現在主要講面對面講真相的體悟。

二零一六年六月的一天,夢中:有人拿來好幾張A4紙,上面寫了好多人的名字,每張紙上的名字分二列,名字後面有兩個方格,方格最上面寫著,對正法的態度和是否願意三退,夢中的人叫我去核實,如果此人同意就在後面方格上打上勾,不同意打上叉,告訴我要儘快完成,原本是週三要完成的,因為你忘記了,現在都週六了,抓緊時間聯繫吧。這時我就醒了。

醒來後悟到:師父點悟我,要開始面對面講真相了,原本自己要在二零一三年要完成的救人的數量,現在是二零一六年了還沒有完成,雖然得法後也一直在做證實大法的事,退的人數確實不多,在剛得法時,人的觀念認為每天出去才能講退一兩個,退的人太少,還有這麼多人不知道真相,讓他們先了解真相,還有機會得救,先大量的發送真相。後來就改發郵件、發彩信、打真相電話、使用真相幣,認為這些項目能讓更多的人接觸到真相。所以面對面講真相就擱淺了。現在這個夢,點悟我,自己應該救的人還是沒有救到,名字後面還是沒有表態,應該找到他們,告訴他們真相,退不退是他的選擇,沒有告訴他們那就是我們失責,也就沒有完成自己的誓約。悟到就要去做到,開始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了。

第一天晚飯後,我在附近轉來轉去也開不了口,只好回去了。心裏好急:怎麼講?開不了口?怎麼辦呢?

第二天還是相同的時間,我在附近轉來轉去也是開不了口,又回去了。心在想,要不要發揮自己的強項,我會電腦還會用網絡或其它方式講真相也一樣吧。

第三天,我還是堅持著出去,還是在附近轉來轉去尋找講真相的機會。這天我下定決心要開口。看到路邊剛好坐了幾個老人,我就開始搭話,先聊聊當前的政治腐敗的問題,然後再講到最腐敗的傢伙應該是江澤民這個大魔頭,但還沒抓起來,再講大魔頭賣國,然後講到大魔頭怎麼迫害法輪功,慢慢的就切換到法輪功的基本真相,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法輪功是好的,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我講邪黨腐敗時,旁邊有一個年輕人老反對我講的,說哪個國家都有腐敗,我講到三退時,那個年輕人就走開了,還有兩個人在聽我講,然後我就叫他們退出邪黨三個組織,告訴他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反正對我們沒甚麼壞處,淘汰都是那些不好的人。他們都同意了。在師父的加持下,總算成功勸退了二個人,我心裏特別的高興。

第四天,有了昨天的經驗,我就按這個模式,先尋找機會與人聊天,然後引到法輪功的真相,最後勸三退。就這樣,我基本上每天都堅持出去,開始第一、二個月,每天能勸退一兩個人。

我發現最關鍵是找到開口的機會,只要開口,基本上都能將對方勸退。我就給自己定個開口的次數,多開口,退的機會自然就會多一點。之後的三、四個月,每天可退五、六個。再後來每天可退十來個、十八、九個。

但是到了二零一七年,由於我對正法時間的執著,勸退人數又退回到每天十來個人左右,再到二零一八年,有時又回到每天勸退一、兩個人。

六、帶動同修面對面講真相

面對面講真相一段時間後,我就想讓更多同修走出來一起面對面救人。我就去學法點,這個學法點的同修只是發發資料或打語音電話,我就交流自己如何講真相的,碰到有特色的就交流出來。我認為,現在打語音電話很難買到卡,每天也退不了幾個人。發資料、發光盤、郵寄真相信、發彩信也是證實法的一種方式,但是至少沒看到他表態吧?如果面對面講真相,我們還可以直接追問他退不退?面對面講真相就是找人聊聊天,從聊天中告訴他法輪功的真相,叫他三退出來,最直截了當的把他給退了,還不用成本呢,多好啊。開口講真相,方便快捷,實實在在看到了眾生面對生死的選擇,人數還落實到了大紀元網上,每天堅持下去,一年下來就不少,兩年下來更多,如果回過頭來看看,我從二零一六年中旬堅持到現在,大概也勸退了四千人左右,如果每個同修都堅持下去,又有多少人可以得救?

慢慢的,大家看到我這個得法晚的都能一個人天天出去講真相,開始就有同修走出來,慢慢的整個學法點全都走出來了;現在大部份都能堅持天天出去講真相了。

最後希望更多的同修一起走出來,助師正法,兌現史前誓約──面對面講真相,實實在在兌現自己的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