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闖魔難 神跡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冬得法的農村大法弟子,得法前我是一個藥罐子,有嚴重的鼻炎,頑固性頭疼,心腦供血不足,長期失眠,腸胃也不好,長期便秘,修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這些病症就完全消失了。

修煉以來,摔摔打打,磕磕絆絆走到了今天,在師父的加持下,一路走來有驚無險。雖然艱難,但內心也覺很幸福、很甜,因為有師父時時扶持在身邊。下面把我這些年來修煉的點滴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講清真相 助師救人

一九九九年大法遭迫害,我走出去上北京、縣政府證實大法,後被綁架到鎮政府。從鎮政府出來後,我以各種方式講真相,發資料,寫真相標語等等。二零零四年《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我就各家各戶地發,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救人,不管是店鋪、集市,有人的地方我就去發。

為了能接觸更多的人,二零零五年,我就買了一輛電動三輪摩托車拉客人。有一次,一位女士坐我的車,不小心把包落在我車上了。包裏有兩部手機、銀行卡、現金和各種證件,當我發現時,那女士已經走遠了。不長時間包裏的手機響了,是那女士打來的,我告訴她別著急,把地點告訴我,我給你送過去。心想,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有緣人,我得救她。

我一路走一路發著正念,到了地點一看,那女士是開店的,她正在門口望呢,看到我來了,就趕緊迎上來高興地說:「我今天是遇到好人啦,太謝謝你啦,像你這樣的好人真是少找。」我說:「不用謝,我是煉法輪功的,要謝就謝我師父吧,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接著我就給她講真相,講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一夥導演的,是陷害,然後我問她:「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她說:「我聽說過。」我說:「保個平安退了吧。」她說:「行,我相信你,給我退吧。」很痛快的就退了。然後我說:「你平安了,你的員工也得平安啊,我想給你的員工也講講。」她說:「好,講吧。」我就進屋給她的員工講,她也幫我講,她說:「人家是為咱們好,都退了吧,保個平安。」那兩名員工也退了。最後那女士還跟我要煉功帶。

有一次我去澡堂洗澡,洗完澡去吹頭髮,正巧有母女倆也要吹,看我過來了就讓我先吹。我笑著說:「不急,你們先吹。」她們吹著,我就默默的給她們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接著就給她們說:「你們知道三退保平安這事嗎?」她們說:「知道一點。」我就給他們講為啥要三退。最後她們母女都退了。我快要離開的時候,這個小女孩問了一句:「我爸爸怎麼辦呢?」我說:「這得你爸爸自己同意才管用,你把阿姨剛才說的話回家跟你爸爸說說,同意了,寫在錢上花出去,也管用。」小姑娘會意地點點頭,離開的時候,她們高興的直跟我說謝謝,真為她們高興。

(二)信師信法闖魔難 神跡顯

得法的那一天,是大法音樂把我帶到大法中來的,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好聽的音樂,越聽越愛聽。當我讀第一遍《轉法輪》的時候,師父就給我消業,一邊讀,鼻子、嗓子就大量出血,頭暈腦脹,我一點都沒有害怕,我相信是師父在給我消業,是好事,結果身體一天比一天好。

二零零九年,我姐姐突然得了腦血栓,暈倒在地,被送往醫院。醫生說:「你們家族有遺傳基因。」還特意叮囑我們都得注意。姐姐出院後不能自理,拉到了我家由我來侍候姐姐。姐姐就有一個兒子,還在上學,姐夫也去世了,媽媽年齡又大,所以侍候姐姐的重擔自然就落到我身上了。自姐姐來我家後,使本身就非常忙碌的我變的更加忙碌,更勞累。

我是一個上有老下有小的四世同堂的大家庭。我每天學法煉功,還要經常出去發資料講真相救人,還得把家裏安頓好,還要侍候癱瘓在床的姐姐。雖然每天很忙碌,身體自得法師父給我調整後一直都很好。可到了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有一天感到走路特別吃力,緩慢,五十多歲的我走路像八十歲的老人,腿邁不開步,眼睛模糊,腦袋發脹。有時頭痛的支撐不住就得趕緊躺在床上,還伴隨著嘔吐,有兩次嚴重差點被送去醫院,但都在師父的正念加持下沒去成。

每次發資料,講真相回來都很難受,平躺在床上,都會順著大腦、鼻子、嘴裏流出很多又腥又臭的黃色異物,兩個鼻孔裏像堵著個玉米粒那樣難受。有時還有一個思想發過來說:你跟你姐一樣,是腦血栓。但都被我正念否定了,我還是照樣發資料,講真相救人,家裏家外甚麼都不耽誤。這種狀態持續有半年時間,流出的髒東西足有兩大碗。

我也一直不斷的找自己,同時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與迫害。找到了對姐姐的情、還有安逸心、面子心、煩心、怨心。找到這些心後,我就對舊勢力說:「不管我有甚麼執著,我都會在大法中歸正的,誰也不配干擾我。」同時加強學法、發正念,看同修交流文章,堅定地信師信法。

到二零一四年四月初,從右鼻孔順著嘴裏咳出來一個比玉米粒還大的肉瘤,出來後,半邊頭感到特別輕快。月底,又從左鼻孔咳出一個肉瘤,和右鼻孔的同樣大。從那以後,頭特輕鬆,一點也不疼了,走路也輕快了,眼睛看東西特清楚。感謝師父為弟子擺平魔難,師恩無以言表。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人類的希望,而且是唯一的希望。救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責任重大,唯有修煉好自己才能做好大法弟子必須做的事。」[1]所以我們只有淨心學法,學好法,遇事向內找,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只有這樣,我們才對得起苦度我們的師父,對得起期盼我們的眾生。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吧。

這些年來,感謝師父的一路慈悲保護,師父的洪恩弟子永遠銘記。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巴黎歐洲法會的賀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