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希望 把握人生(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五日】(明慧記者雪莉德國採訪報導)十一年前,家住德國南部的鄔蘇拉(Ursula)看上去很正常,吃飯睡覺,操持家務,可實際上,她的身體和精神狀況很糟糕,以至於「生活」的正常感受應該是甚麼,她並不知道。飽受煎熬的她,在四十四歲的那年忽然重新煥發了生命的光彩。

鄔蘇拉的家庭再美滿不過了,一個體貼持重的丈夫,三個健康懂事的孩子。可是鄔蘇拉常對朋友說的一句話是:「不是這樣的,你們不懂,我其實一無所有。」

'圖:鄔蘇拉修煉法輪大法,生命找到了希望'
圖:鄔蘇拉修煉法輪大法,生命找到了希望

生不如死

從十四歲起她常常覺得累,昏昏沉沉打不起精神,只想睡覺,狀況時好時壞。每隔幾星期就瞌睡不斷,注意力和記憶力隨之下降。睡眠很差,每夜做著無邊無際的夢。醫生對於這種狀況也感到困惑。鑑於健康狀況,大學畢業後她只能做些短期的半職工作。大學畢業後她結了婚,很快有了第一個孩子。照顧這個小生命成為她每天掙扎起床的理由。

「出於責任心,我強迫自己起來做飯洗衣,丈夫見我身體虛弱,下班回來就替我分擔很多家務,我心裏很自責。看孩子長大我沒有半分喜悅,每一個細微的事情都讓我不堪重負。三年後我們有了第二個孩子,又過了三年有了第三個。沒有三個孩子的出生,我可能會沒有白天黑夜的睡,照料家人的飲食起居迫使我有身體活動,然而每一個生活當中的問題都因為讓我耗盡心力而成為一個更大的問題。我不知道活著的意義是甚麼,生命的愉悅我沒有過,我每天掙扎起床,做必要的事,然後入睡。我沒有『生活』過,我在呼吸吃飯喝水,但是我不是在活。一個人的時候我常常絕望的哭泣,不知道這樣的生活甚麼時候有個盡頭。」

放棄努力

二十一歲那年,是她最後一次去看醫生,走出醫療所時,心裏感受到的除了失望還是失望,她意識到醫生其實根本束手無策。她對吃藥有抗拒,她需要「保持清醒」,她「不能讓別人讓藥物來完全控制我的意識」。她決心自己想法兒自救。此後的三十年,鄔蘇拉嘗試不同的方式恢復健康。她學習各種心理課程和靈修方法,先生不離不棄,一直陪在身側,但是他們經歷的是不斷的嘗試、放棄、再嘗試。最後的那一次努力是瑞士的某心理課程,花了一萬六千歐元,而那幾乎是家裏的所有積蓄。

「那次之後我徹底放棄了。三十年在嘗試和放棄的重複中度過,我徹底絕望了。我幾次想到過自己結束生命。」

鄔蘇拉的弟弟長期生活在南美。他每兩年回德國一次度假。兩人平時鮮有來往。二零零七年他回德國的時候,破天荒地請鄔蘇拉吃飯。

「在那家日本餐廳裏,我向弟弟傾訴自己的不幸,一頓飯的時間,他都在聽我講生活的悲哀。我們並排坐著,他默默的聽著,我的話如決了堤一般,傾瀉所有的痛苦和絕望。忽然他站起身來,去了車裏。一會兒拿來一本書,遞給我說,『你的狀況如此糟糕,那就看一看這本書吧。』我低頭一看,嘆了口氣,不想要,我不相信一本書能幫我甚麼。弟弟說:『我讀過這本書後,終於明白為甚麼耶穌說,打臉的一側,給他另一側。我以前從未明白過。』我轉過頭看著他。我們是在基督教的環境中長大的,我非常好奇耶穌的這句話是甚麼意思,但是弟弟不說下去了。我那時經濟狀況非常不好,就隨口問他:『那法輪功學員中有富人嗎?』他說,『有,當然有。』弟弟本身一直經濟條件非常不錯,我相信他。『好吧,』我想,『我先讀一下這本《轉法輪》再說吧。』」

人生忽然有了目的

從翻開第一頁開始,鄔蘇拉就停不下來的讀,如飢似渴不願停歇。《轉法輪》中的每句話像沙漠中的雨滴打入她的心,全身心每個細胞用力把每個字刻入心裏。幾個小時過去了,鄔蘇拉坐在深紅色高背椅中,邊上一盞低低的燈散發淡淡黃暈,無比靜謐中,她卻感到自己被拉著往前飛奔。她的心底升起兩個字:「希望」,它顯得如此真實,暖暖的,強烈而溫和的存在著。

「我馬上知道這是我一直都在找的,法輪大法可以讓人圓滿。我總是感覺缺了甚麼,在尋求一條路一種方法。讀了許多宗教中的書,神的事蹟,如何經歷無數苦難後昇華到另一境界去,這些故事在我很小的時候就神往。早在我二十歲的時候就希望自己能到達那種境界,身體的轉化,我從未懷疑過神的存在。但是我總覺得還是有疑問。以前讀到的宗教教義讓我覺得到了某一點就停住了,再往前是甚麼不知道了。我感覺缺了甚麼,可說不清缺的具體是甚麼。《轉法輪》讀完後,我的心在說:是的,就是這樣,果真可以再往前,去我一直嚮往的地方。」三個月後,她決定身體力行,向那個「所嚮往的地方」努力,這才是她活著的目的。她開始煉功。

起床的動力變為「看書」,丈夫孩子出門後進門前,都看到她捧著書看。她感到身上有了氣力,臉上有了笑容,睡眠變得踏實,能夠勝任的家務也多起來。在兒子女兒的喜怒哀樂,瑣碎的油鹽醬醋和丈夫的關切呵護中,她學習到甚麼是「生活」。

走入真實人生

「四十四歲那一年,我的人生真正開始。我每天感受自己的存在,生活的本身包含些甚麼,體會各種感受。我體會到我自己的存在,這真是太美好了。我有了選擇,可以決定,比如以前別人約我兩星期後一起出去喝咖啡,我沒法答應,我不知道自己的健康狀況到時候允許不允許,有沒有氣力。想和朋友一起做遊戲或者玩甚麼,我不知道自己行不行。我那時只能拒絕。現在我能自己掌握,按照意願安排,我是真的存在,和其他人一樣,這和我之前不得不接受的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

鄔蘇拉開始去幼兒園和圖書館參與社會工作。她的頭痛和失眠完全消失,她做的手工藝品在聖誕市場上深受歡迎。家裏開始充滿笑聲。女兒說,「媽媽,你看上去神采奕奕,你看上去完全不一樣,是不是用了新化妝品?」

轉眼間三個孩子都已長大成人,也陸續有了自己的孩子,生命得以延續。「我在帶大自己的孩子中沒有嘗到做母親的喜悅。但是在孫子孫女那裏,哪怕只是抱抱他們,親吻他們,我感到做一個母親是多麼幸福的事。要不是法輪大法,我不會有機會體會這些,也不會活得這樣真實。生命真是太美好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