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乳癌痛苦難當 修大法生命延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二零一四年四月,我到醫院檢查身體,查出患了乳腺導管癌,已到中期。聽到這個結論,就像晴天霹靂,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平時忙忙碌碌地也沒甚麼感覺,我怎麼能得這個病呢?

四月二十三日在天津腫瘤醫院做了左側乳房全切除手術、腋下淋巴全部摘除。化療六次,每次化療後的痛苦真讓人不想活下去了,頭髮都掉光了,前途一片渺茫,心裏十分痛苦。

八月份,我家親戚從外地來我父母家串門,看到我這樣就說:「你煉法輪功吧。我以前身體不好,病得都得人照顧,甚麼也幹不了,現在都好了。我煉了有二十年了。」當時我根本不了解法輪功真相,由於邪黨謊言宣傳,使我很抵觸。可自己已經病到這份上了,也只能靠醫院暫時維持生命,再說經濟上也是很大的負擔。豈止從經濟上,精神上、心理上我與家人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親戚說:你先看看這本書《轉法輪》。我當時很不情願的接了過來。等我翻開一看,我的眼前一亮、心情別提多激動了,心想這下我有救了,這就是我這麼多年來要找的書啊!裏面講的都是我想要知道的,又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的一些事情啊。為了鍛煉身體,前些年也學了幾樣氣功,那些氣功師也沒講過這些道理,而且身體也沒有好起來。這本《轉法輪》是講讓人如何修煉的。

親戚又教我煉動功、靜功,我每天都煉功、學法。我的身體一天天的好起來。後來親戚又給我送來了煉功用的光碟和師父的各地講法,我都認真的看。有時我想,我要早點煉法輪功多好呀,也不會得這個病,遭受這麼大的痛苦。這都是因為邪黨迫害法輪功,使很多像我一樣的人不相信大法,甚麼真相傳單都不看不信,每遇見煉法輪功的人還離他們遠遠的。要不是江澤民這個罪人,肯定會有更多的人從大法中受益。

我下決心一定要好好修煉法輪大法。可是,我的身體被六次化療已毒害的不成樣了,全身免疫力下降,包括五臟六腑,各個骨關節都疼,胳膊腫的像大棒槌似的,抬不高,另一隻胳膊打化療打的傷了血管,像筋拉斷了似的疼。剛開始煉抱輪時,兩隻胳膊疼痛難忍,我就咬著牙流著淚,有時大哭起來,我也要堅持做完。

再苦再難,我也要堅持修煉下去。我的兩條腿也吃了不少苦,從單盤到雙盤,不知流了多少淚,每當煉功痛苦難忍時,我就想起師父說的話:「勞其筋骨,苦其心志」[1],「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堅持下來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1]。

在這一年半的時間裏,我經歷了兩次大的病業關。第一次是二零一五年十月份的一天,早晨起來很不舒服,頭暈、嘔吐、渾身發冷、吃不下東西,喝口水都吐出來,連拉帶吐,在床上躺著,發燒,蓋著棉被都冷,想煉功都站不起來,嗓子痛。要是在得法以前,發燒就得上醫院打點滴,不打點滴燒都不退。現在就不一樣了,我修法輪大法了,是個修煉的人,我得起來學法,不能讓病魔鑽了空子。同時把一本老學員寫的闖病業關時的一些體會的小冊子看了,更增加了我的信心。就這樣沒吃一片藥,第二天燒退了,能自己做飯了。

第二次闖關是二零一五年十二月末的一天,脖子底下的淋巴難受,扁桃體也發炎了,嗓子也疼,發燒怕冷,我丈夫拿體溫計一量三十八度,刀口的地方也不舒服,而且右側乳房有腫塊,很痛不敢碰,不願動就想躺著,吃不下東西。那要讓常人看就是癌轉移了,擴散到乳房上了。我丈夫讓我上醫院去看看,我說:我是煉功人,有師父管著呢,我那病的根,師父都給我拿下去了,我才不怕呢,不要管它,我身體裏有師父給的許多修煉的東西,還有法輪給我調理身體,都在我的身體裏動來動去的,我都感覺到了,害怕甚麼呢!我把自己和這個物質身體都交給大法了,我只要好好修我這顆心就行。再難受我也堅持煉功、學法、對照自己、找自己的不足和執著。第二天不發燒了,第四天,乳房腫塊消失,不痛了,所有病痛的狀態都沒有了,這一關又闖過去了,而且我感覺身體各個方面都有了很大的變化,而且我已停經一年,現在月經又來了。

經過這兩次的病業關,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我的家人都信法輪功了,都「三退」了。現在我父母也走入修煉了。

我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希望能有更多像我一樣的人,能夠得此大法,幸福安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