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惡性腫瘤晚期患者的感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五年四月份,我不幸患上了卵巢黃囊惡性腫瘤,這猶如晴天霹靂,我才二十一歲啊,正是充滿陽光的花季。

我被病魔纏繞,心如死灰,但又不得不在所有人面前故作堅強,可是我的家人卻泣不成聲。醫院確診為惡性瘤晚期必須手術,在我進行手術時,看到我的媽媽那絕望的眼神,我至今都忘不了,經過了緊張的四個小時手術後我出來了,我媽媽總算長出了一口氣。醫生決定必須化療四次,但是還不確定能康復。

從那以後我生活沒有離開過醫院,每天八點開始化療,兩個手都得輸液,一直到晚上九點多,手上的血管疼的我睡不好覺,胳膊上還穿進了一根長長的化療管子。每天就是吃了吐、吐了吃、發燒、出冷汗,折磨的我真是生不如死,體重從110斤瘦到70斤,身體像一陣風就能刮倒了一樣。我太痛苦了,就這樣讓我四次的化療,我只化療了三次,我覺的沒甚麼效果。

我爺爺和奶奶都修煉法輪大法,他們給我講述了大法的神奇,又講了祛病健身的奇效,我就想起了爺爺過去每天去哪裏都拿一大包藥,爺爺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還有一種看不好的硬皮病,通過修煉,這些病不都不翼而飛了,十多年也不吃一粒藥,爺爺七十七歲,奶奶七十歲,兩個人都精神煥發。我恍然大悟,我也要走進大法修煉。

當時爸爸媽媽和家裏的親人因為中共的謊言毒害把他們迷得不敢讓我修煉大法,他們還逼我到北京化療。我悟到:人已經救不了我了,只有大法才能救我的命。我放下了生死,就在決定的那天把所有的藥全部扔掉了。媽媽一看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由著我了。

當天我就背上背包去了爺爺家,媽媽只好和我一起去了爺爺家。去後奶奶和我說:「這是修煉,你一定要堅定的信師信法。」當天奶奶就帶我和媽媽學法,三天後開始煉功,煉功兩天,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煉功時身體開始出臭汗,化療的藥味,吃的藥味全部從身體裏釋放出來。

那幾天我吐的是黃湯,拉的是黑屎。每天煉功時出的臭汗把衣服都濕透了,頭髮像洗過的一樣。不管多難受我都要堅持煉下來,我心裏時時想著師父的教誨「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奶奶說:你不要怕,你只要信師,師父就管你。

一個星期後,我全身輕鬆了好多。我馬上悟到身體裏埋的化療管子應該取出來了。於是我到醫院請醫生給我把管子都取出來,醫生對我的這個決定很吃驚,勸我說你這麼小的年紀就放棄治療太可惜了,不給取。我當時對江鬼迫害大法的怕心很重,沒敢給他講真相證實法,只是堅決要求取管子,我放棄化療了,醫生無奈的給我取出了管子。

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從此我身體一天一天的好起來。才兩個月就能工作了,身體長了十五、六斤肉,也有力氣了,化療時頭髮都掉光了,這時長出了黑黑的頭髮,臉色也紅潤了,根本就不像個大病初癒的人。

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把我從生命的盡頭絕望中拉了回來,並且給了我最寶貴的大法,使我的身體和生命同時得到了救度,如此大恩難以報答,只有學好法按照師父說的做,才不辜負師父洪恩。

我的康復,使身邊的親人朋友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好多不相信的人相信了,有很多走不進來的人通過這件事走進了大法修煉。心性提高了,身體康復了。使更多的人明白了真相。

我一定要堅定的信師信法,精進實修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弟子合十叩拜師尊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