癱瘓七年、五官變形的兒子恢復正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七日】我今年六十五歲,自幼生長在一個貧窮善良的家族中,幼年時期常聽前輩講許多修煉故事和善惡有報的道理,他們常常教育我,長大要當好人,要走正道。我長大後娶妻生子,家庭生活雖然清貧但其樂融融。

大兒子八歲時,突患怪病,半身癱瘓、失語、五官變形,後又患上癲癇。此後七年的治療中,輾轉多地、多家醫院,甚麼偏方單方都用了,卻收效甚微,留下嚴重後遺症。兒子病癒無望,家裏經濟崩潰,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經濟和精神上的雙重壓力,讓我想走絕路一了百了。

就在這時(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法輪大法洪傳到我們村,母親得法後又引導我和妻子、大兒子走入大法修煉。開始時我們帶著強烈的求治病之心,法理不明,對大法僅停留在祛病健身的感性認識上,對身體出現消業的狀態誤認為是犯病。後來和老學員交流,提高了認識,開始轉變觀念認真學法,生活中修心向善,處處事事用真善忍的標準歸正自己。

隨著學法的增多,對大法的認識漸漸的從感性昇華到理性,這時神奇展現──母親多年的肺膿腫病根除了;妻子的眼底出血、偏頭疼等多種病好了;我的肝大、胃病、關節炎、近視也好了。

最讓我激動的是癱瘓七年的大兒子站起來了,能正常說話了,被七年重病影響發育的兩腿、胳膊、手、五官、頭骨、大腦思維全都恢復了正常,變成了一個帥氣健康的青年。

大兒子痊癒後在本村磚瓦廠打工,一幹就是八年,蓋了樓房,娶了媳婦,生了孩子,有了一個幸福美滿的三口之家。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洪恩,是法輪大法給了他新生。我們全家對師父和法輪大法的救度之恩感激涕零,法輪大法挽救了我們這個即將走向破碎崩潰的家庭。

我們得法後不僅身體健康,而且處處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有矛盾向內找,四代同堂的大家庭父慈子孝,相處和睦。

家族中先後十一人走入修煉

我們家翻天覆地的變化在本地影響很大,帶動了親朋好友和四鄰八鄉的人們得法,家族中先後十一人走入大法修煉。弟兄們中只有二弟早年因工作原因去了新疆一直沒有回來,暫時沒有得法。

十七年後,二弟從新疆回故鄉探望二老雙親,耳聞目睹的都和自己想像的截然不同,特別是母親和我大兒子身心的變化,更是讓他對大法折服。他迫不及待的要看大法書,並要求學功。二弟在家住了半個月,學法煉功受益匪淺,臨走時帶著萬年不遇的高德大法回去了(全部裝在內存卡中)。

二弟回到新疆後,學法修心向內找,很快身體得到淨化,給我來電話說,他多年的胃疼、痔瘡等多種病都好了。以前胃犯病時疼的要死,從來不敢多吃飯,現在飯量大增,吃飯都嫌碗小,身體胖了,人也顯年輕了,甭提多高興了。以前一個老鄉利用二弟的善良,向他借了五萬元錢,幾年過去了也不還,一找他要錢就耍無賴:「窮光蛋一個,咋的都行,要命一條,要血一盆,要錢沒有。」二弟氣成病。現在學法後,明白了法理,把心放下了,前世欠他的,今生還債了,對他的怨恨也變成了同情憐憫。二弟修煉至今沒吃一粒藥,越活越年輕,別人都說他返老還童了。

二弟有一個鄰居,也是河南老鄉,他妻子是四川人,性格乾脆俐落。她看二弟返鄉探親回來後,身體好,心情好,每天喜笑顏開,精神煥發,就好奇的向二弟詢問原因。二弟給她講了老家親人身心的變化,法輪大法的超常神奇。她很感興趣,也是個有緣人,立馬就要來河南我家看看。她來我家住了七天,我們熱情接待,待她像自家人一樣親。家裏多人修煉,氣氛祥和,老幼安康,煉功時強大的能量場使她感到身心從未有過的輕鬆愉悅。我們給她講大法真相,講修煉是甚麼,為甚麼要做好人,她明白了許多法理,身體上還有熱流通過的感覺,她非常高興。

回新疆後,她又讓丈夫帶著兒子來來我家。她兒子上學畢業後,啥活不幹,和社會上的一些不良青年、地痞無賴混在一起,打架鬥毆,偷雞摸狗,管也管不住,眼看孩子要毀了,父母都氣出一身病來。他們父子在我家住了五天,聽我們講大法真相,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明白了許多法理,知道了人來世上的目地和意義就是得法修煉、返本歸真。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機不可失。他父子倆都是與法有緣的人,兒子明白後,決心改邪歸正,從新做人,他父親激動的說:「您家真好,把我兒子都改變了。」我說:「是大法好,師父好。」他說:「到您家來,我的病都好了。」我說:「是大法師父給您調整了身體。」

的確,大法的法理,師父的慈悲奇蹟般改變了千千萬萬個家庭,使浪子回頭,道德回升。他們父子回去後,聽說兒子找了工作,成了修煉人,後來也有了幸福小家庭。他們不僅全家修煉,他的妻子還專門回到四川老家,讓娘家人也得法修煉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