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母親簡直是換了一個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七日】

得大法 樂融融

一九九七年,當時正是我因病在家休息期間,聽本校老師說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並告訴我說這幾天學校老幹部活動室要放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讓我快去看看。

為了祛病試試看,我走進了這個錄像場地。一進老幹部活動室的門,就看到滿滿一屋子的人,有年輕的大學生、研究生、醫生、老講師、老教授,還有一些退休家屬及中小學生等。他們都靜靜的非常認真的在看錄像,那祥和專注的氛圍深深感染著我。當時就覺的臉前好像有一股輕輕的涼風一樣,清爽的說不出來的舒服,這確實是當時的那種感覺,直到現在想起來仍覺清晰可觸。

當我坐穩後,看到師尊那慈祥和藹的面容,又有似曾相識的感覺。而且聽著師父所講的每一句話語,都是告訴人如何按「真善忍」去做,如何做修心向善為他人的好人,做更好更好的人的道理。說的真是太好了!

當師父講到 「度人哪」一句時,我全身為之一震,從生命深處感覺到這不就是我一生所要尋找的人生的「真諦」嗎?師父那言簡意賅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的折服了我。所以我連續觀看了九個晚上師父的講法錄像。

看完錄像後,我留下來參加了老學員們的心得交流會,那些曾疾病纏身的老學員暢談他們修煉大法,心性境界提高後,身體變化的真實體會……令我感動,也使我更加深切的感受到了這個法的珍貴。我暗下決心,這麼好的功法我也要煉。

一九九七年三月中旬,我開始了正式修煉法輪大法,而且在很短的時間,身體就有了非常大的改變。不知不覺中,各種疾病症狀全部消失,走路一身輕,心跳正常了。即使提很多東西上樓也沒問題了。

身體的健康,使我心情愉悅,家庭也和睦了,一切都順和了。工作生活又恢復了原來的輕鬆,每天都樂呵呵的,有使不完的勁。

母親簡直是換了一個人

得到這樣好的大法,我首先想到的是要把大法告訴我的母親。

當時母親七十二歲,患嚴重的糖尿病,已形成綜合症,並已達到非常嚴重的成度。尿糖四個加號,血糖一直保持在二十幾,胰島素也根本不起作用了。眼底大面積出血、視物不清,腿腳變色潰爛,根本不敢碰,心臟、腎臟等各種綜合症都表現的非常嚴重。母親曾到醫院住院,醫院檢查結果一看物理診斷亂七八糟,也不敢收住院了,意思達到這種成度,已沒有辦法治療,只能回家等著吧。

母親每天癱軟的躺在床上,那種無望的痛苦,使她多次想放開煤氣,了斷生命,不想再這樣痛苦的活著了。但想到兒女都這樣好,這麼孝順,又怕招人誤解,引來罵名。所以她就這樣在疾病與精神的折磨下為著兒女而痛苦的維持著生命(這是她後來對我們講的)。

這樣在我得法一個月之後,我帶著大法錄音帶和同修們當時的修煉交流體會回到母親家。給她講自身得法後的真實感受,讀同修們的交流文章。起初,她心煩不願聽,但聽著聽著那些神奇的經歷,使她的心態發生了改變,她說為了兒女的這片孝心,我學我煉,我不求別的,只要能不再打胰島素,能把你爸解脫了,就行(因為我爸每頓飯前都要給她注射胰島素的)。

這樣,她儘快的在兩天之內堅持連續聽了一遍師父在大連的講法錄音。而且她說聽後,覺的身體感覺很好,很舒服。緊接著,我先教了她第五套功法,她腿盤的很好,第一次雙盤就超過了半小時。

之後,她的變化很大,我每天用電話與她交流、鼓勵她,了解她的情況。她鼻音很重的告訴我,說她感冒了,鼻涕眼淚稀里嘩啦的。沒過兩天,又說她拉肚子啦,拉的非常嚴重,都脫水啦。我說,我去看看你吧,我知道要在以前這樣的情況發生,對她來說是太危險了。她卻堅定的說:「你別過來,我現在是越拉越輕鬆,我知道,這是師父管我了,在給我淨化身體呢。」她的悟性真是太好了,同修們的交流體會她全都聽進去了。

沒過多久,她就讓我爸推她去了煉功點(因當時她的眼睛因充血而視物不清,腿不能走),而且在煉功點一直能堅持煉完動功,我爸再把她推回家。這樣一段時間,很快她就可以與鄰居結伴一同去煉功點了,再以後,她自己可以單獨一個人去煉功點了。她身體的變化在我們看來真就是一天一個樣兒。

最神奇的是,有一天,她突然嚴肅的宣布,從今天開始我不再吃藥、不再打胰島素了。我爸當時不理解,非常擔心,說你煉功是鍛煉身體,不吃藥、不打胰島素,出現危險怎麼辦?因過去她這種情況一天不打胰島素就會出現昏迷,是十分危險的。她卻堅定的說,「我修煉了,我病好了,沒病了,打甚麼針。」我爸看她這樣堅決也沒辦法,只能隨她而去了。這樣不但每天的中西藥停了,一天三針的胰島素也停了。三天後,我爸膽突的問我媽說,「老伴,你行嗎?」我媽當時打著旋,輕飄飄的從地上蹦起來多高,說,「行不行?簡直是妙不可言啊!」

從那以後,她十幾年不斷痛苦的呻吟聲沒了,而她甚麼甜食也都敢吃了,家務活也都親自去幹。她對我們兒女說,我現在身體好了,沒病了,我解脫你們了,你們再回來,我可以給你們做飯吃了。其實,起碼有十幾年了,我們都沒享受過媽媽為我們做的飯菜了。

我們之前每週都得回家幹活,這一週的家務,基本上都是從進門一直得忙到走的,不停手的幹。如今她自己洗衣服、做飯、搞衛生,為了減輕我們的負擔,甚至登高去擦玻璃、上街買菜甚麼的,都能幹了。她不斷的告訴我們說,我已經和你們一樣是正常的好人了,甚麼活都能幹了。你們現在只管好好的放心過你們的日子吧,我可不拖累你們了。

她這變化使我們全家人欣喜若狂。她說:「我現在是無病一身輕,二十幾年的病痛折磨著我,我現在才知道人還有這麼舒服的感覺啊!」媽媽十幾年不見的笑容又從新展現在我們的面前。

當時曾經給她治過病的主治醫生見到我,問起我母親,我告訴他母親現在的狀況,他表示不可思議。他認為就我媽當時的病情別說好,生命也絕不會拖多長時間的。

但這就是事實,這就是學大法後在我母親身上的真實體現。所以,我媽逢人就說「是大法給了我又一次生命,我要好好活著修煉法輪大法。」鄰居們看到我媽媽這個「活標本」,也有許多人走進了大法的修煉。就連我最固執的老父親也因此而戒掉煙酒,走入大法修煉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