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因信大法而發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二日】在我家住了不到兩個月,二妹不僅讀完了幾遍《轉法輪》,還讀完很多師父的其他講法,終於明白了法輪功不僅能使人道德回升、身體健康,還是一部能夠修佛修道的高德大法。她幾次埋怨我說:「為甚麼沒早點告訴我讓我得法,在我不聽的時候,你狠勁打我幾個嘴巴子也行啊!」

煉功不久 母親的一身病痊癒了

我的母親因為年輕時生孩子三天後就自己下地做飯,五臟六腑、渾身上下到處都落下病,反覆多次治療,總是好了又犯,後來因為痔瘡先後三次到省城的大醫院做手術,也沒根治,每次犯病痛苦不堪。

一九九五年夏天,我聽我家後院的法輪功煉功點的老太太們說,煉法輪功,她們的所有病都好了,就積極勸母親也煉。母親煉功不久,真出現了奇蹟,身體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以前不能幹的農活都能幹了,一身輕。秋天割苞米、扒苞米,我幹一天回家後,就趴在炕上甚麼都不想幹了,母親比我幹得多,回家後,炒菜做飯,收拾完了,還能煉功。我心疼的勸母親休息,她說不累。

一曲三波 終信大法

每次回娘家,母親都說這個功法如何好,讓我也煉,有時還給我看師父的講法,可是我看看就睡著了。沒甚麼事的時候,也常把母親看的《轉法輪》和其他講法拿出來看看,但從沒有從頭到尾通讀,只是挑自己感興趣的功能啊、大周天啊、宿命通啊這些內容看,覺的這書講的是真正的科學,也知道這是一部修佛修道的高德大法,心想這法真好,我現在還年輕,一定要多掙錢,把日子過好了,等到老的時候,我就甚麼都不幹,專心修大法,百年後還能成仙得道,甚麼都不耽誤。

可是,每次去參加同事親屬的葬禮都非常感歎,那種失落的心情無以言表,覺的人生不過如此,縱使再有錢有地位的人也難逃一死,生前擁有的一切全都帶不走,那麼人究竟是為甚麼活著呢?覺的還是《轉法輪》書上講的對。就這樣過了三年。

一九九八年四月,自小就有嚴重皮膚病的兩個大姑姐又犯病了,這回特別嚴重,她說中西醫都看過,甚麼偏方都用過,喝的湯藥是用水桶來計算的,可就是好了又犯。我就用我母親的例子勸她修大法,並且從親屬那借來了《法輪功》這本書。二大姑姐躺在炕上,我就從頭一字不落的念給她聽,我越念越愛念,讀到一半的時候,一抬頭才發現她已經睡著了,我是頭一回看這本書,真是放不下,就把書請回家,緊接著一口氣讀到尾。

合上書就想,如果到老了,像大姑姐那樣得了重病再煉功,每天想著自己的病是有求,師父能管我嗎?即使是得了法,歲數大了,還能來得及嗎?以前單位領導因為我的工作能力,幾次要給我調動好的工作崗位,結果都被人走後門送禮給頂了,我厭惡這爾虞我詐的人世,像我這樣思想單純的人真不適合在這人世呆。只有修大法,才能獲得真正的解脫,永不受六道輪迴之苦。

這樣,我想修煉,卻不好意思貿然去煉功點。一天,四歲的兒子拉著我的手說:媽媽,我想上煉功點煉法輪功,你送我去。我說我現在要去你奶奶家,兒子堅持要我送他去,拽著我的手到了煉功點,轉身他卻跑到奶奶家玩去了。這樣我也走入了大法修煉。剛煉幾天,我做流產時得的腰疼病就好了。

那時因為工廠倒閉,我失去了工作,總是犯愁未來的生活,常常失眠,都是到天亮了才能睡一會。煉功不到十幾天,就覺的身體上的涼氣不斷順著腿往下走,從腳心往外冒,晚上躺下,很快就進入深度睡眠,走路身體輕飄飄的。

真是「無所求而自得」[1],我不僅身體健康了,脾氣變好了,還放棄了打麻將的不良嗜好,善待自己的丈夫。不再消極對待生活。

做善事 保平安

為了使更多的人能夠得法,我和母親經常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步行到很遠的地方洪法。有一次母親和一群老太太步行到十幾里地遠的村莊去洪法,剛走出屯兒不遠,我小妹夫開小貨車遇到她們了,就主動把老太太們送到那個村,母親當時就動了一念,這車為大法做了好事,將來要是出了甚麼事,一定要保人平安啊!

後來,一天晚上,妹夫的朋友開這車從縣城往家趕,不慎駛入公路旁邊的壕溝,車斗被樹撞的扭曲的走了形,父親和弟弟聽到消息後,腿直發抖,以為妹夫他們都得喪命,只有母親說不會有事的。等把車拖出壕溝後一看,車斗被撞的非常嚴重,妹夫和車裏的其他三個人卻一點傷都沒有。

屯子裏的人都說這事兒不可思議,母親卻告訴妹夫是因為你的車曾經為大法做了好事才出現的奇蹟。

二妹絕處逢生

二零零七年新年的頭幾天,家住外地城市的二妹來到我家,見我就哭,向我訴說她得了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大醫院及私人診所都看過,打了封閉針也不好使,大夫還說弄不好會癱瘓,現在甚麼活都不能幹。

看到二妹哭的那麼傷心,我便安慰她說城南有個揉腰的,我明天領你去看看,心想這回你是來我這得大法的。

第二天,我帶二妹揉完腰,給她按摩的人一再囑咐要二妹千萬不能活動,俯臥在熱炕上,要靜養,否則前功盡棄。

由於有炕的小屋沒有電視,妹妹趴在那很無聊,我於是把《轉法輪》送到她手上,告訴她只要從頭到尾一字不落的看,對你的腰有好處。二妹無奈只好聽話,認認真真的看起來。

以前二妹來我家串門,我都跟她嘮半宿甚至一宿,告訴她大法如何神奇,如何好,她都不往心裏去,哈哈一樂,沉浸在自己的美好生活裏,即使是我給她講退團退隊保平安的事,她也不認真聽,嘻嘻哈哈的答應,好像是同情我的苦口婆心才退團退隊的。如今她得了這個病,她丈夫因為工作可能並沒有意識到她病的這麼重,所以沒有陪她來,這令她很傷心。

母親開始修煉時,她也和我一樣,看過大法書,但沒有走入修煉就放棄了,現在她是在對前途絕望的情況下,才又捧起大法書。晚上她就跟同修學打坐,第一次就雙盤四十分鐘。每次去揉腰,人家都說她好的太快了。

她在我家住了不到兩個月,不僅讀完了幾遍《轉法輪》,還讀完很多本師父的其他講法,終於明白了法輪功不僅能使人道德回升、身體健康,還是一部能夠修佛修道的高德大法。她幾次埋怨我說:「為甚麼沒早點告訴我讓我得法,在我不聽的時候,你狠勁打我幾個嘴巴子也行啊!」

於是她不再去揉腰了,拿著我給她的大法書,領著小妹回到她家,告訴她的丈夫自己要煉法輪功。二妹夫因親眼見過一幫警察綁架一位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的老太太,一聽二妹也要煉功,暴跳如雷:「你要煉法輪功,咱倆就離婚。」二妹說:早知道你會這樣攔我,我把小妹領來,就是等離婚後幫我拿衣服的。小妹在二妹家住了一宿,第二天早上,二妹夫不再提離婚的事了。二妹得法後修煉很精進,身體一直很健康。

信和不信兩重天啊!

二零一四年秋,我小姪子的岳父小五在收苞米的時候,左胳膊肘以下被絞進玉米收割機裏,在省城的骨傷科醫院救治,我到醫院時,剛好趕上大夫給他傷處消毒,小五的左胳膊肘以下所有的皮肉都脫落下來,像帶的套袖上邊鬆緊帶折了一樣堆在手腕處,只剩下白花花的骨頭和筋,大夫說按正常程序應該等消炎後從大腿處取皮移植到胳膊上,可是胳膊傷的太嚴重,即使植皮也很難成活,所以左胳膊已經沒有治療的價值了,從肘部以下都得截肢。

我聽後很難過,小五夫婦都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學員,近兩年因為忙於打工維持生活,小五帶修不修的,小五的妻子和我一同告訴小五,多聽師父的講法,求師父幫助,師父慈悲一定會好的。小五說:當我胳膊絞進機器裏的那一剎那,就已經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求師父救我了。

後來,小五每天都躺在病床上聽師父的講法,胳膊成功的做了植皮手術,主治大夫都說這真是一個奇蹟。現在,小五已經能夠打工掙錢了,胳膊也恢復的出奇的好。

幾年前,我弟弟也是左胳膊被絞進玉米機裏,我給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雖然弟弟已經退出了中共的少先隊組織,也知道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但不相信大法的神奇,雖然聽了師父的講法,可只保住了左胳膊,左手卻殘廢了,五根手指幾乎掉光,只剩下一小節。

面對大法創造的奇蹟,弟弟不得不承認大法的神奇。我父親更是逢人便說是大法救了小五,還是修煉大法好。村裏人也都知道小五是信大法才沒有殘廢的。

是啊,信和不信兩重天啊!

父親延壽

父親每遇到法輪功學員跟他講真相,他總是自豪的說:「我姑娘也是煉法輪功的。」一次過年的時候,母親對我說,今年的三十晚上,你爸爸自己在紙條上寫上「法輪大法好」,貼在牆上,然後對著紙條磕了三個頭。

二零一五年五月,父親感覺迷糊,送到縣城醫院一檢查是腦梗,再加上原來的糖尿病和高血壓,治療幾天效果也不明顯,弟弟又把他送到省城的著名醫院,住了幾天院,只打了一隻進口藥,就出現腦出血症狀,大夫只給打營養藥。

經過一再追問,大夫才說出實話,省權威專家會診發現父親腦袋里長個東西,但不是腦瘤,專家說這病實屬罕見,自建院以來,這是她遇到的第二例,也不知道這病叫甚麼名,更不知道怎麼治。

父親也說不想死在醫院裏,你們要孝順的話,就快點把我拉回家。

那時父親吃飯喝水都困難,回家過了二十來天後,便不吃不喝了,我們姐妹輪班伺候他,小妹還經常給他擦身,弟媳聽村裏算命的人說父親有幾個坎,肯定活不了多長時間了,便把裝老衣服也準備好了。

那時很多法輪功學員和家屬紛紛實名起訴江澤民,我也想回去寫起訴書,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行,母親也攆我回家,讓我二十四小時開機隨時聽信兒就行。我來到父親身邊,向父親告別,心想此次一別再回家的時候,有可能再也見不到父親的面了,父親為供我念書,花了不少錢,平時我總是忙,只有逢年過節才能回家看看他,現在在父親最後的日子裏卻不能陪他,心裏很慚愧。我對父親說,您要是再多活幾年該有多好啊!現在很多大法弟子都在起訴江澤民,可惜您看不到法正人間的壯觀場面了,人死後有天堂和地獄,您想去天堂還是地獄?父親清晰的說去天堂。我說,您生養了兩位大法弟子,您也是積了福份的,想上天堂,那就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您念嗎?父親明明白白的說,我念。

一個星期後,小妹打電話告訴我父親已經能吃水果了,又過了一段時間,小妹告訴我說父親不僅能吃飯,還能自己出去曬太陽了。去年姐妹們回家過年時,父親更是樂的合不攏嘴,因為他終於看到了盼望已久的重孫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