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治之症不藥而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一日】我四十八歲,是個性格開朗、心直口快的人。二零一五年十月,是我生命中最灰暗的日子──醫生診斷出我得了直腸癌。我的身體在很短時間內消瘦下來,面色蒼白透著黃,時有便血。

我開始輸液、吃藥,到北京求醫,找好的主任大夫。我拿著北京的醫生做出的化療方案到我們這裏的中心醫院治療,醫生卻把藥的劑量弄錯了,該大劑量的用了小劑量,該小劑量的卻用了大劑量,結果我的轉氨脢升到三百(正常不能超過四十)。直腸癌沒治好,這藥倒把我的肝損壞了。我一共做了三次化療,為了保肝我不吃化療藥。全家人來來回回陪著我折騰,勞民傷財,病也沒好。

萬幸的是,在北京這二十多天裏,我一直沒有忘記念「法輪大法好」,特別是那次在北京做骨掃描,一直做了一個小時。在那令人恐怖的一個小時裏,我能撐下來,全靠在心裏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的母親煉了法輪功,我也跟著看過幾遍大法的書,我就覺的這功法好。從那時起,要是有人在我面前敢說法輪功的壞話,我可不幹,非得跟那人說個明白。見母親勸人退黨,我也跟著給親朋好友們說退黨、團、隊的事,勸他們快退,也勸退了不少人。我以前不止一次跟人講過「將來我要是生了甚麼大病,我可不去醫院治,我就煉法輪功!」

現在我真的得了大病。可是從北京做完手術回來後,就想去讓一個嫂子給算算我的情況怎樣。那時我不知道她是利用低靈附體給人看病算命,雖然能看到點事兒,但對人是有害的。他們給我算說算不了,覺的很奇怪,說:「怎麼讓甚麼東西擋住了,算不了了。」

不久,母親又勸我修煉法輪功。也許機緣到了,二零一六年二月,我終於走進了大法修煉。煉靜功才半個月,我就體會到了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的感覺。

修煉大法了,我心裏太高興了!一生中心裏無數的疑問得到了解答,我的生命有了希望!

剛開始煉功時,丈夫勸我說,「煉功不耽誤吃藥,藥還得吃。」我說:「我豁出去了,愛咋地咋地,我就煉功了!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說了算,做化療生不如死,我不做了!」從那時起,我真正走入了修煉。

不久,我的臉色變的白裏透紅,比得病前還好看的多。熟人們見了我都驚奇的很,我也很自然的向他們洪法,告訴他們我這是煉法輪功煉的,不治之症都煉好了。

我母親修煉法輪大法多年了,她煉功前患高血壓、氣管炎、氣胸等毛病,被折磨的痛苦不堪。修煉大法後,六十多歲的人抱著兩箱蘋果上二樓氣都不喘,讓鄰居驚嘆不已。二零零八年我父親去世,她一個人過,心態很好,生活上從不給兒女增加一點負擔。

我朋友的妹妹患類風濕關節炎、貧血,骨關節嚴重變形,經常疼的走路都走不了,動不了。我去幫她做飯,照顧她兩個多月。一個多月前她也開始修煉了,沒有再打針吃藥,疼痛已經大為減輕,還能感覺到身體上法輪到處在轉,給她調整身體。

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所有人都能知道大法好,有緣人能儘快修煉大法。我一定好好修煉,多講真相,讓更多的人在大法中受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