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弟子:法輪大法給了我全新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日】像很多人一樣,我青年時上學,服過兵役。我為別人幹過活,自己也當過老闆。我是一個妻子,也是一個母親。雖然有這樣的生活經歷,但我覺的只有從我修煉法輪大法的那一刻,我才真正的開始生活。現在我已在大法中修煉了十七年了。

開始大法修煉時,我已五十歲。在那之前,我總在想,要是所有的事都順利就好了,但是很多事都不如願。我不明白為甚麼,我不懂甚麼是生命的真正意義和目地,我不懂我在世上要做甚麼。我告訴自己我過的生活不可能就是生命的全部,我看見周圍的人有很好的職業,家庭,財富,和權利,但他們並不滿足或放鬆。相反,每當他們達到一個目標後,他們又設另一個目標,這樣他們活著才有意義。

在我四十八歲時,我有很長一段時間身體很壞,我沒有力量站起來,一站起來就要暈倒,住了近一個月醫院。我沒有胃口,瘦了很多,我疼的睡不著覺,我被診斷患了為霍奇金病,這是一種淋巴瘤癌症,我得的是最嚴重的一種。

我做了幾個月的化療,頭髮掉了,臉變的灰色,身體發皺。我沒有力量,幾乎停止吃東西了。我的思想裏想的盡是黑暗的東西,我沒有希望,對甚麼事都沒有興趣,我總共在床上待了十個月。

化療後,我的癌症細胞沒有了,但我很虛弱,很容易累,不能爬台階,骨質疏鬆。雖然我被從癌症手裏搶救過來了,但我不知我以後要怎麼做。

幾個月後,我在一個報紙上讀到關於法輪大法的事,知道它是免費教功。第一次我煉功時,我難受的不得了,但我咬緊嘴唇堅持下來了。打坐時我用一個枕頭墊著,背靠著牆,我的關節疼的就像被火燒一樣,接下來的幾天煉功還是這樣。煉靜功時,我會停下來幾分鐘,躺在地毯上,因我渾身都疼。

儘管如此,第一次煉功後我就注意到我可以挺直肩膀了,我把這當一個暗示我應繼續煉功。教功的同修是一個腦神經學的教授,他和他的妻子在他們的家裏免費教功。雖然我煉功身體很痛,但我內心深處意識到這個功法對我很好,我就堅持下來了。

《轉法輪》對我不容易。第一次讀時,我覺的他很有意思,但很平常。每天在睡前讀幾頁。但我意識到這個書解答了我一直以來對生命的一些問題。那時我對修煉的理解非常淺,我個人生活中有很多問題,我沒有意識到那些問題其實是讓我遵循真、善、忍去修自己的。

一天早上我自己在家洗碗,我思索著到底我應怎樣理解修煉。我腦中甚麼想法都有,我都要瘋了。最後我都流淚了,我對自己說:「既然我搞不明白甚麼是修煉,我就不應叫自己法輪大法學員。」但我不停的哭。突然我有了一念,「等一下,真、善、忍對我來說很重要,我總是試著按他做,也許我不能叫自己法輪大法學員,但我還是要遵循這個原則做人。」我的心靜下來了,我不再想我該叫自己甚麼,我決定就是修煉好了。

在接下來的幾年裏,我不斷學《轉法輪》和師父各地講法,也與同修交流心得。我慢慢明白宇宙的法理,看到我在《轉法輪》裏讀的東西在我生命中一個接一個的實現。我的身體開始好轉,我的性格也變了,我覺的健康和強壯,我不再需要吃補品。有時我從煉功點回家時,我錯過公車,我可以走一小時回家,一點不累。

最開始,我不知怎麼給家人解釋法輪大法是甚麼,他們只知道我去煉功了。但我逐漸意識到我不應只自己受益,我開始告訴家人和朋友甚麼是法輪大法。我姐姐參加了九天班,她開始在生活中遵循大法的一些原則。我還設立了一個煉功點,邀請我知道的人去參加。

在大法的指引下,我處理問題的能力變強了。我從一個家人眼裏的負擔變成了他們的動力的源泉。他們看見我越來越健康,他們都太驚訝了。

我現在都快六十七歲了,但我比過去幾十年都覺的更健康和快樂。我百分之百堅信我走在一條最好的路上。這條路可以幫人們糾正他們的錯誤,讓他們變的更好,讓他們對周圍的環境和社會更好。我相信這就是一條給平常的生活真正的意義和目地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