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患肝癌之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二零一七年八月的一天,我丈夫腹痛難忍,到醫院做檢查,查出是致命的病──肝癌晚期!這個消息無異於晴天霹靂,我丈夫還不到四十歲,是家中獨子,公公和婆婆已年屆七十,女兒還小,以後全家人怎麼辦?在痛苦無助時,我想到了師父,只有慈悲偉大的師父能救我全家。

我是一名八零後青年教師,二零一三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新學員,修煉後親身驗證了大法的種種神奇和美妙。可遇到這樣大的魔難,壓力非常大。我找到了兩位熟悉的法輪功學員交流,他們給了我很大幫助和鼓勵,我的心頓時就定了下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絕望無助,大法顯奇效

回到病房後,我就對丈夫說:「你的咳嗽從昨天到今天,無論吃藥還是噴霧一直不見好,我告訴你一個良方,很簡單,就是誠心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今天晚上就試試,看看是否靈驗。」於是在似睡非睡間,我斷斷續續念了一個晚上,靈得很,我丈夫整晚都沒有再咳嗽。

丈夫是事業單位領導幹部,也算小有所成。他和大陸很多人一樣,從上學到參加工作,受邪黨文化灌輸,再加上中共誹謗迫害,他根本不相信法輪功。

可昨晚的親身體驗對丈夫觸動很大,他開始有點相信,我也藉機告訴了他真實病情:現在唯有大法能救你命。丈夫知道這病非醫療手段能治癒,非常平靜的接受了我的提議,願意聽師父講法錄音。

這樣,我白天在醫院看書學法,他聽錄音。兩天下來,他的咳嗽症狀出現神奇變化,他以前晚上接連不斷的咳嗽,根本無法入睡,現在只在傍晚咳嗽幾聲,到了晚上,便可安然入睡,一聲咳嗽都沒有。

雖然如此,家人還是做了一個決定,去找更好的醫院和學法相結合。聽到這樣的打算,丈夫的心開始浮動,他把希望又寄託於想找的醫院和醫生,不斷的用手機上網搜索著他感興趣的內容,不再用心聽師父講法。我勸他好好學法,他不聽,我有些焦慮,但想到丈夫對大法還未真正了解,修大法講緣份,師父教導我們只能勸善不能強求。

到了晚上,他果然又開始持續不斷的咳嗽,厲害的不能入睡。無助中他抓住我的胳膊哀求:「怎麼辦?」我告訴他:「你現在相信醫院不信師父了,師父怎麼管你,如果你想不難受,只有求師父,真心修煉。」於是,我們拿出師父的照片,當場給師父磕頭。我對他說:「左右你也睡不成,還是學法吧。」他拿起大法書開始看,還沒有三分鐘,他就說:「我想睡覺。」我想不能操之過急,結果丈夫安安靜靜睡了一個好覺,第二天他又恢復到了聽法的狀態。

魔難中,信醫信師兩重天

幾天後,我們聯繫好了外地一家大醫院,在那裏見到了在肝癌研究方面的一些權威、專家和醫生。系列檢查做下來,診斷結果和我們當地一樣。專家告訴我們:「沒有靈丹妙藥,只能嘗試做介入,吃德國進口藥。」這種進口藥的藥效在10%以下,價錢昂貴,每月需五萬元,而且副作用大,一般家庭是吃不起的。沒辦法,我們只能選擇做介入。

人生無常,禍福不定,隨著不斷學法,大法無邊的法力讓丈夫的心情逐漸穩定。

很快,到了複查的時候。複查結果比醫生預想的效果好:腫瘤變小了,抽血化驗,幾個硬性指標都正常了,尤其是檢測癌細胞指數的甲胎蛋白也正常了。醫生建議:只做放療,照死身體內存在的癌栓。我丈夫很興奮,不停的在放療科詢問相關事宜,諮詢過後,他非常沮喪。像他這個情況,用射波刀一個療程下來,費用需十五萬,單位不報銷,還不見得一次就能好。我們沒有這樣的經濟條件,丈夫和公公在病房裏愁得轉來轉去。危難中我只能求助師父幫我們!我不斷安慰他們:「別發愁,我已經求過我的師父了,放心!會沒事的。」公公聽完後不相信,吵了我一頓,生氣的離開了病房。

公公走後,我開始在病房和丈夫學法,叫他一定信師信法。隨後核磁增強檢查結果出來了,真讓人喜出望外,和三天前做的CT增強檢查相比,三個癌栓有一個已經沒了,有兩個比以前有好轉,不用做放療了。公公和丈夫高興極了,兩次檢查前後對比,丈夫和公公不得不信服大法,讚歎大法抵禦病魔的奇效。

更為驚喜的是,年前最後一次複查,檢查結果是:抽血化驗硬性指標全部正常;核磁增強檢查中肝裏的小瘤全部都沒了,最大的那個瘤子開始發生了鈣化,而癌栓只寫著有栓子可能。

醫生們在查房時,有個副主任詢問我們的情況:「他這個是多發?」主治醫生回答說:「是。」接著問:「他吃靶向藥(進口專用藥)了嗎?」回答:「沒有,他只做了三次介入。」接著問:「就這樣?」「嗯!」醫生們滿臉驚訝,感到不可思議。

臨出院時,主治醫生和我們笑著說:「你上次出院時,我就在想能不能再見到你,沒想到你越活越好。」這回,我們甚麼治療都沒做就回家了。

丈夫從突發重病到恢復健康,歷時半年,他很快回到工作崗位,同時也成為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公公、婆婆、女兒偶爾拜讀大法書籍,我們的家充滿了幸福溫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