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界精英絕處逢生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六日】目前,雖然科技、醫術發達,療養保健條件優越,運動方式多種多樣,可是,在很多疾病面前,依然是無能為力,很多人仍然生活在病魔纏身的悲苦之中。尤其是還有很多人因為貧窮治不起病,只能等死。也可能有人會說,人各有命,在現實社會中,常人也有長命百歲、絕處逢生的;在名山大川中,修煉人也有幾百歲,甚至幾千歲的。這的確是事實。但是,這畢竟為數甚少,屈指可數。

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不是專門治病的一般氣功。法輪大法是真正性命雙修的佛家修煉大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法理為指導,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學煉者身心健康,道德回升,開智開慧,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傳遍神州大地,真、善、忍法理使一億修煉者身心淨化,道德昇華。一九九五年三月,李洪志先生應邀到法國傳功講法,開始了法輪大法在海外的傳播。如今法輪大法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有著普遍的神奇的效果,早在一九九八年,大陸醫學界就為此作過五次醫學調查,其後,北美及台灣的醫學工作者也做了相關的健康調查。結果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8%。

明慧網等媒體報導中,有無數事例證實,法輪大法不但能使人祛病健身有奇效, 而且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不可理解的事情,在海內外億萬修煉者群體中可以說是比比皆是。

這其中就有明星名人罹患頑疾和絕症,可是,他們因各種因緣際遇修煉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之後,都得以絕處逢生,獲得了身心的健康。因篇幅有限,這裏僅選集部份這類典型故事。

1、奧運泳壇明星黃曉敏經歷的人生巨變

黃曉敏,一九七零年四月出生在東北鶴城工人家庭裏。十歲那年,她在上體育課時被教練選中去學游泳;十二歲時,被選入國家集訓隊。之後,她每天要泡在水裏游泳七、八個小時,完成一萬五千米或更多的游泳訓練。年復一年,每天超負荷量的機械式的訓練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一九八六年,年僅十七歲的黃曉敏在漢城亞運會上奪得女子一百米蛙泳金牌,一舉成為亞洲女子蛙泳第一人。此後,她又在亞運會榮獲兩枚金牌、在漢城奧運會上她又為中國隊奪取了一枚銀牌;一九八六年至一九九零年,在世界杯游泳系列賽她先後奪得十一枚金牌,並於一九八七年獲得「亞洲十佳運動員」稱號。被譽為中國游泳界「五朵金花」之一及「女蛙王」的美稱。

很多人看到的是黃曉敏在世界泳罈上輝煌的成績,然而,輝煌的事業背後帶給她的是不盡的心酸和苦難,在拿到獎牌前的八年時間裏,她都是這樣過來的。

人生無常,喜怒哀樂,百態交集,無人例外。作為中國前國家隊游泳運動員、泳壇明星,被廣泛關注的「女蛙王」,也在其中。

一九九四年,因長期強化訓練,訓練中經常出現關節及肌肉的拉傷、肌肉勞損及關節錯位;她是遊蛙泳的,隨之帶來的是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症狀;由於身體的過度疲勞,難以及時恢復,她的心臟也出現了問題,時常心慌異常。如果正巧面臨大賽的話,她就得靠藥物強制治療,以便參賽。

她出現風濕、心律不齊等病症,面臨癱瘓危險,也曾去過多家有名的醫院,然而所有的名醫名藥對她的傷病都無能為力,風濕病折磨的她膝蓋以下沒有了反應,身體的痛苦難以言表,她很清楚會面臨癱瘓的危險。無奈之下她只好在二十三歲那年早早的退出了競技場。

退出體壇後,她的身體每況愈下,每次腰痛病發作時,要躺在床上半個月左右;仰臥時間長了、累了,卻無力翻身側躺,得父母扳頭扳腳地幫忙;經常是七、八點起床後,到八、九點鐘脖子還直不起來,那是全身癱瘓的預兆;長期低燒,心臟偷停,心慌使她無法入睡。經常早上起來脖子動不了,就那樣耷拉著。媽媽為此抱著她哭泣著說:「孩子你才二十幾歲,就像五、六十歲的人,未來的人生該怎麼過啊!你如果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她和媽媽在痛苦中煎熬著。黃曉敏絕望,想到過死。

為了治病,四處奔波,求醫問藥,卻查不出病因。腰部、心臟功能檢查後,顯示一切正常,現代醫學對她一籌莫展。

就在她一籌莫展之際,她幸運的走入法輪功修煉,發生了人生巨變。

一九九九的一天,鄰居阿姨看到黃曉敏的身體狀況一直不好,就對她說:「曉敏,你趕緊煉法輪功吧,只有法輪功能救了你!」那時黃曉敏早已感到生不如死,聽了阿姨的話,就像找到了一把救命的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之後,黃曉敏就跟著鄰居阿姨學煉法輪功的動作。煉到第七天時,當煉腹前抱輪動作時,她感到手上呼呼地往外冒涼氣。煉完後,她感覺身體相當輕鬆、舒服。她非常吃驚,因為當時在中國有很多氣功,她從來沒有信過,這一次她真的相信了氣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後來黃曉敏明白了,曾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泡在水裏,常年如此,體內充滿了寒氣、濕氣。手上冒涼氣是在把這些氣排出體外,使身體正常。

從此以後,黃曉敏每天煉功,看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修煉不到半年,讓她備受折磨的頑疾竟然全部消失了。

黃曉敏曾經熱淚盈眶地對採訪她的記者說:「我如果不修煉法輪功,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讓我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就是用盡了人類所有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對大法師父的感恩!」

黃曉敏在韓國定居後,在幾所大學裏當專任講師,教授游泳知識,還教一些孩子們學游泳。她用真、善、忍來教育孩子們,學生們的成績非常好,每次參加比賽都會拿到前三名,還經常拿到冠軍。

2、音樂創作「藝術家」李季明死亡邊緣獲新生

李季明,曾經在航天工業總公司三一零所音像中心從事音樂創作。一九九七年三月以前,他曾三次獲得「北京市歌曲創作大獎賽」的一、二等獎;並經常擔任系統大型文藝演出的導演。由於生性樂天、幽默,在社會上、單位裏都人緣不錯,廣泛的交際,使得家中經常賓朋滿座,歌聲、笑聲不斷。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就在他春風得意之際,一場巨大的災難偷偷地向他襲來。

那是一九九七年春天的一個早晨,他的右手上起了一個沙粒大小的水泡,不痛不癢。一週後左手也出現了幾個,過了幾天,身上各處骨骼開始疼痛,雙手拿物吃力。又過了幾天,手腳都出現了密集的水泡,並破裂流水。他去中醫院求治,吃了三個月的湯藥後,不見好轉。雙手、雙腳的指(趾)甲反而開始變形上翹。緊接著渾身骨骼也開始劇痛,手腳不能沾水,不能行走,連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他開始驚恐起來。那陣子,他每日穿梭奔忙於各大醫院,北京協和、友誼、天壇、海軍、空軍總醫院的專家名醫,都去求治過,但都沒有診斷結論。

在八月的一天早晨,當他正要去醫院時,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劇烈的疼痛使他無法再站起來,他住進了友誼醫院後,僅僅幾天體重就下降了三十多斤,由於查不出病因,只能接受大劑量的廣譜抗生素和強痛定等止痛針。他真正體會到了甚麼叫痛入骨髓,那時候疼痛使他猶如滾在刀尖上,渾身上下哪兒都不能碰,夜晚用大劑量的安眠藥、止痛針才能暫時迷糊一會。當親友看到他疼得渾身抽搐,意識不清時,甚至都想過是否能搞點白粉來緩解他的痛苦。難忍的煎熬使他想一死了之,他拔過氧氣管,也曾懇求刑警隊的朋友借他一隻手槍,但沒有死成。

這期間各大醫院的檢查報告,都顯示他全身骨骼多處出現壞死,表明病變迅速,危在旦夕。為了判明病因,院方先後兩次在他胸骨陰影部份鑽孔穿刺,第三次索性用鑿子、錘子剔下部份胸骨進行活組織病理檢查。

在等待宣判的那一刻,四十分鐘對他竟像一個世紀那樣漫長難熬。但結果仍然是:不能確診。當時,骨科所有醫務人員都被調動起來到各處查找資料,尋求支援,並請積水潭醫院院長和前來中國參加脊柱學學術會議的美國專家會診病因。美國專家最後說了一句:「沒見過這種病。」

醫生百般努力仍無任何結果。他只好在住院七十五天後,帶著「多發性骨壞死」的一紙診斷書,穿著醫院為防止他日漸彎曲的脊柱隨時發生病理性骨折而特製的玻璃鋼胸架回到家中,並遵照院方的意思,在中醫、氣功、偏方、雜術間繼續努力。他妻子甚至跑到南京,花費三千元求回一小瓶外用的所謂「靈丹妙藥」。這樣又熬了三個月,錢財耗盡,心機費盡,仍然沒有絲毫轉機。一切生活瑣事,如吃飯、穿衣等,都得由保姆照料,明擺著一個廢人了。徹底絕望中的他,算是知道了甚麼叫「滅頂之災」。那些日子,前途、事業、雙親、妻女,先前使他感到美好的一切,都變成了對他做生死取捨時的折磨。那時的狀態真是活不成也死不了,只能是熬一天,算一天。

就在這生死存亡之際,法輪大法救了他。一九九八年三月,他萬分幸運的得到了《轉法輪》一書。一捧起書,就覺得一股暖流從頭灌到腳,渾身暖融融地很舒適。這些感受和書中所講的一切對他來說是那樣的神奇,就在他思索這一切時,正巧得知鄰居大姐一家也在修煉大法。經他們介紹,他第一次不穿「鎧甲」、不用人扶的走下四樓來到煉功點。超乎想像的是,先前頂多只能靠著沙發勉強坐上十五分鐘的他,第一天半個小時的抱輪就堅持下來了。他內心萬分激動,有一種絕處逢生的感覺。

那以後,他按照大法的要求,放下了對疾病的執著,每天認真看書學法、煉功,在自學的基礎上,還參加了兩個學法小組。他學法時,身體上的疼痛也神奇的消失了。在心性越來越好的同時,身體也發生著不可思議的變化。煉功一個多月時,原先慘白泛青的臉色,變得白裏透紅,發著亮光,睡得也更香了,食慾大增,體重迅速增加,很快就恢復到病前狀態,認識他的人都說他與修煉之前真是判若兩人。兩個月後他就辭退了保姆,自己做起了家務。見到這些可喜變化,親友的臉上重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先前所教的鋼琴學生,又開始登門,家中再次傳出美妙的琴聲。

修煉半年中,他剪掉了作為「藝術家」風采標誌的披肩髮,戒掉了煙酒等不良嗜好,扔掉了家中尚未服完的兩大包中草藥和那瓶「仙丹」。在他身體好轉、妻子開始發火幫他提高心性時,他也能從開始悟不到、守不住,到不計較常人之理,一切向內找,毫無氣恨的檢討自己,真正做到修煉人之忍。這一切變化帶來的結果是,母親、妻子和八歲的女兒也都相繼步入了修煉的行列。

3、國家幹部肖靜走出病魔苦海獲新生

肖靜,在校讀書時是「好學生」;參加工作後,是國家幹部,在權力機關的領導崗位上工作,管理七百多個單位。

那時的她也隨波逐流,經常出入高級酒店、天天山珍海味,吃喝無度,縱情尋樂。年節收禮那是常事……

那時的她權力大,又有精湛的業務能力,往往是居功自傲,盛氣凌人,說話大嗓門,張嘴就訓人,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好像誰都欠了她的。對找她辦事的同事,不用正眼看人,不順心就攆出去。很多時候,下屬來辦事的人沒進門,都得先在門口哆嗦一會兒才敢進來。

那時的她拼命工作,業績雖然顯赫,可是作為一個母親,她不管家,不管孩子,導致丈夫有了外遇,與丈夫動手對打,家庭名存實亡,結果把自己的家庭和身心弄的一團糟。

一九九八年的寒冬,她驟得重病,那年她才三十八歲。一夜之間,她的胃和腸子突然爛掉了,一百三十斤的體重驟然下降到九十多斤。吃甚麼藥都不好使,醫生給她做手術都不知道從哪裏下手術刀。北京醫大三院診斷她為胃潰瘍、結腸炎。住院期間又得了一種怪病,症狀是口水不停地流,主治醫生說他們醫院治不了,大概是腦袋的病,是個怪病。

她完全茫然了,這是她和家人都始料不及的事情。無奈中,她只好出院,從醫生的角度看,這個人沒救了。

回家後她又突然不能走路了。她感到一把無形的尺子在丈量著她不多的時光,一個昔日很陽光的人,就要結束了這短暫的一生。想想這些,前所未有的悲戚油然而生,她想到,她將失去人生中她所擁有的,孩子將失去母愛,父母將是白髮人送黑髮人。

單位同事讓丈夫給她準備後事。她與婆婆交待了遺囑,那時她的孩子只有七歲……

面對她這個行將就木的人,白髮的婆婆沒有嫌棄她,老人家手捧著《轉法輪》告訴她:孩子,你還有救,你相信法輪佛法做好人,你就會有救,你修煉吧。

她是中共體制下教育出的所謂「好學生」,國家幹部,根本不認同自己是不好的人。她所有的思想基礎,早已讓她遠離了神佛。中共的教育從來都是無神論:沒有天國地獄,沒有輪迴報應。然而現世現報就應驗在了她的身上,應驗在她短暫的人生道路中。面對自己這樣一個沒著沒落的境況,心中的五味瓶連同僵化了的觀念,被「神佛」兩個字掀翻。

有病亂投醫,試試看吧。她在學煉法輪功五套功法動作的過程中,就感到身體發熱,被能量包圍著,非常舒服……幾十年無神論的思想瞬間化為烏有。

通過看書修煉法輪大法,她完全明白了好人的真正概念,那就是道德回升,按真、善、忍的標準行事做人……不到一週的時間,她所有的病都好了,包括先前的心臟病、類風濕、胰腺炎,統統都好了。

當時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還錢。把所欠的抹賬做買賣的黑錢全部還清,把所有企業可變成呆賬的款還清。她改掉了先前所有的毛病,不再發脾氣,不再與人爭鬥,不再收禮,不再出入歌廳、酒吧。嚴格按「真、善、忍」標準做人,把客戶當成了親人,為他們排憂解難,客戶心甘情願、想方設法送來的各種各樣名目的禮金,她全部一一拒絕。

看到她的變化,同事們如釋重負;有的客戶感激涕零,他們找不到先前的那個肖靜了;有的客戶由此而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肖靜再看到中共制度下的那些比比皆是的貪官,不要命地摟錢,吃喝嫖賭,縱情聲色,把自己搞得一身糟,她深深地感到自己是何等的幸運。因為她修煉了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師父救了她的命,把她從那樣的苦海中解救出來。「真、善、忍」高德大法洗刷了她從前所有的罪惡,使她身心健康,變成了這個社會中真正的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的更好的人。

4、越南頂尖心臟病專家阮清泰奇蹟般地復生

阮清泰醫生是越南胡志明市大水鑊(Cho Ray)醫院心臟科主任。越南頂尖的心臟病專家。

阮清泰十歲時患有風濕熱,這種病不多見,一旦發起燒,就有致命危險。這個秘密她保守了六十年。

當年,一群資深醫生經過悉心調治,認為治好了她,向她的家人保證,以後不用擔心了。然而情況不是這樣。

隨著時間的流逝,清泰又開始感染肺炎、呼吸困難,不得不繼續與藥物相伴,承受著病痛折磨的她,臉上時時掛著疲憊的微笑,始終保持了溫柔和善的性格。

在整個職業生涯中,她自己也成了一名資深醫生,成為越南頂尖的心臟病專家後,清泰從未向她的心臟病專家同仁或是友人提起自己得過肺炎,直到一次突然肺炎再次襲來,而且醫生們告訴她別無選擇,必須動大手術,更換心臟瓣膜。這可把她嚇壞了。

從外表看,她並不像個臨終的病人,親友們也都這麼說,但醫生們告訴她,要想活下去,必須儘快安排手術。

「我希望手術後,我可以回去上班。」清泰在心裏企盼著,自己終於可以熬過病痛,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二零一四年七月五日這一天,對馬來西亞國家心臟研究所(IJN)來說是很普通的一天。從越南遠道而來的清泰躺在手術台上,身邊是頂尖的專家和醫護人員──多年以來,清泰就是亞太心臟病學會(APSC)成員,手術醫生中好幾位是她的朋友。

手術兩天後,清泰忽然變得呼吸困難,然後發生了心臟驟停。護士們急忙圍攏上來,努力讓她恢復呼吸。這一刻顯得很不真實:為甚麼阮醫生會突然死亡?她們沒有答案。

這不可能!手術醫生們的操作準確無誤。如今,他們使用起搏器來維持她的心跳。大家都希望她能醒來,希望噩夢可以結束。然而,情況卻在惡化。

最終,醫生讓清泰的家人進了病房。他們握著她的手,做手術的專家們都過來了,護士們則忙著給她做掃描和體徵檢查。女兒看到媽媽的狀況,失聲痛哭,呼喊著「不要走」。

清泰的心已經停止了跳動,脈搏也沒有了。

病房裏的每個人都確定,她已經死亡;而這時,她突然甦醒了!

醒來時,清泰發現自己被女兒抱在懷裏,女兒正哭喊著,「為甚麼?為甚麼會這樣?為甚麼你要離開我?」

她則回答:「別擔心啊,哭甚麼?我沒事。」完全不知自己已死去多時,讓親友們沉浸在悲痛中,如今又奇蹟般地復生。後來憶起瀕死經驗,她說:「我看到一群仙女般的生命,穿著白色的長袍,在我眼前飄來飄去,真不可思議。」

醒來兩天後,她又開始發燒,一連近四個月不退。

一位朋友看到她這樣受折磨,建議她學煉一種來自中國的功法──法輪功。這位朋友說:「泰,我告訴你,我煉了兩個月,現在無病一身輕。非常神奇!」

當清泰翻開朋友給她的資料,她猛然想起來,十二年前,一位姓泰的女博士就向她介紹過法輪功。當時泰博士對她說:「我們一起煉吧!我就煉了幾個月,血小板減少症、四肢經常出血、月經不調和鼻竇炎全都好了。」

那時,清泰沒有學煉的想法,因為她是一名心臟科醫生,喜歡西式療法,而這種基於精神原則、動作柔和的功法,是一種傳統的修煉方法。

十二年過去,臥病在床的她,需要吃兩三片安眠藥才能睡著,不得不嘗試一下了。

於是,清泰每天四點鐘出門,去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朋友也給她一本書看──《法輪功》,從那開始,她又開始閱讀《轉法輪》,越讀感覺越不一般,身心豁然開朗。

不知甚麼時候,她悄然恢復了健康,發燒和疲勞症狀消失,高血壓的老毛病好了,心臟也康復了,就此告別了每天離不開的那些藥物。學煉法輪功兩個月後,她就回去上班了。

回到辦公室那天,所有同事都注視著她,想知道阮醫生有甚麼康復秘訣。女醫生和病人們都羨慕她的好氣色──她看起來更年輕、更美了。她分享說,她的秘訣就是:法輪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