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醫學宣告必死的我21年來好好的活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我七十多歲,很不幸,三十七歲就被醫生宣判了死刑;我又是幸運的,在走投無路絕望等死中得聞法輪大法,從此以真善忍為標準修心做人,不僅絕處逢生,二十一年來身心健康,而且活得明白,活得開心,與人親善。

三十六歲那年,我在一次勞動中傷了腿關節,因為年輕一直不很在意,就當成關節炎貼膏藥,針灸,按摩,吃消炎止痛藥,沒想到問題越來越嚴重,到第二年的一天在一個無證行醫的人家裏按摩時,出了大事。在我痛得忍受不住嚎叫半天之後,才被一朋友撞見,急送醫院救治,醫生檢查後說我得的是股骨巨細胞瘤,即人們談之色變的癌症,而且已到中晚期,由於亂投醫,關節囊已碎如破乒乓。

股骨病變處已如爛透的桃子,醫生拒絕收我入院,說這種病全世界都沒得醫好的先例,住院也沒用,他們也從沒收治過這種病人。當時台灣有一學者叫欒茀的,跟我得的一樣的病,《人民日報》登載他被送到北京協和醫院由知名專家教授救治,結果也沒救過來。所以無論怎麼祈求,醫生就是不收我。

我痛苦絕望,被送回家後整整嚎叫了一天一夜,淒厲的哭喊聲鬧得全院子的人都無法睡覺,那種劇痛,那種慘狀,人人見了都只搖頭,不忍責怪我。

到第二天,通過單位同事、朋友奔走,才有一個人的醫生朋友答應收我入院,但仍說是醫不了。他們商量一陣說,乾脆把病腿從大腿根部鋸掉。我惶恐而無奈的問鋸了腿能活多久,醫生說:「好嘛,你可以活一個星期,不好那可能手術台上你就下不來了。」

我說:「一個星期?那不是傷口都沒好就死了嗎,那又何必鋸呢?我還不如保留個全屍。」醫生說:「不鋸你就只能出院。」同事朋友問醫生有別的辦法沒有?醫生想一陣說:「還有個辦法就是鋸掉壞了的骨頭,另做個不鏽鋼或塑料的人工關節換上。」但他立即否決了這一方案,說:「做人工關節要天津、上海才能做,至少要等一個多月,到時你死了我賣給誰呢?那麼貴的東西,而且每個人的尺寸也不一樣啊!」

又絕望了。朋友們再跟醫生溝通,問還有別的辦法沒有?醫生想了好半天才說:「倒還有一個辦法,就是鋸掉壞了的骨頭,另取自身一根小骨頭來補,但我們這兒從沒做過這種手術,只是骨科主任在上海進修時看別人做過,自己也不敢收治這種病人,因為反正都醫不好。」

又托了多少人情,並由單位領導出面簽字後果自負,骨科主任才決定全科室主治醫師並實習醫生一起上場,大家試驗性的為我做這手術,並先告知:「你這個病是醫不了的,我們只能盡力而為,不能保證成功。」我無話可說,只能聽天由命了。

手術台上就死了一次,又被搶救過來,手術後,從腳底到胸部打石膏固定,叫我在床上躺兩年。沒料回家不到一週,植入骨髓的角鋼條就斷在骨髓裏了,引起骨髓感染,痛得死去活來。因為醫院從沒打算做這種手術,沒那材料設備,是臨時用兩截短角鋼焊接的,沒曾想會斷。這樣一來,我就又到鬼門關了,至今想起都後怕。

那時別人看我就是一個死人,而我已不能用任何語言或表情動作向人表示我還沒死,內心恐懼人們會就這樣把我送去太平間或火葬場了,當時查白血球一萬多,問醫生甚麼問題,醫生不語,只說有問題。

我竟然沒死成,真的是老天爺保祐,拆開石膏時,腿上的肉皮已成稀糊狀,臭不可聞。又經過許許多多無法言說的痛苦之後,我才從新學會了坐,學會了站,學會了拄雙拐走路,再厚實的衣服腋下都被磨成了破網狀。

此後的十幾年過的甚麼日子啊,吃藥成了家常便飯,每月工資入不敷出。窮得上月拉下月,常靠借貸度日,藥吃得傷了腸胃,傷了心臟,傷了眼睛,甚至指甲也吃沒了。常年感冒,呼吸道堵得令人窒息,心跳超速,說話都累得斷氣;吃東西禁忌很多,稍不注意,不是拉稀就是便秘,多次打石膏落下嚴重風濕,腿痛酸軟抽筋是常事,陰雨天更痛得哭,眼睛也莫名的痛得要命,書報電視都不能看。因植入腿骨內的角鋼條斷裂,有時走著走著裏面的螺絲釘和鋼絲等一卡起,腳就沾不得地了……全身這裏不痛那裏痛,時時擔心著是否癌症復發啊,這樣的苦日子不知何時是一個盡頭?

就在這種艱難困苦中,還要為求名求利去爭鬥去拼搏,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間還有弟弟妹妹需要我扶持,為了他們我還得努力奮鬥,支撐著去上班,哪怕只剩一口氣,我都放不下自己「頂樑柱」的責任心,可是,當我為評職稱去找醫生開證明時,醫生又給我當頭一棒,說:「你還開甚麼證明啊,評甚麼職稱啊,我們根本沒想到你還能活到現在!後來我們又收了幾個和你一樣病的,身體素質還比你好,手術後鋼條也沒斷,可他們全都死了,你這種病是醫不好的啊!」

我備受打擊,痛苦和絕望又包圍了我。更不堪的是,平日照料我的丈夫突然又腦出血癱瘓了,真是禍不單行,雪上加霜啊!這日子沒法過了,身體和精神的雙重痛苦一併襲來,我的承受力已到極限,任何藥物都已失去效應,我不得不給家人交待後事了,我哭,孩子哭,一家人圍著我哭,於是,眾多的人來與我訣別,同情、關心、嘆惋、勸慰,可又有甚麼用呢?人在疾病和天災人禍面前實在是渺小而可憐,無奈又無助的啊,哪怕你的親人也救不了你!

可是,老天爺又一次保祐了我,當我走進法輪大法,溶於法中,懂得了真善忍的法理,明白了人為甚麼病為甚麼有苦有難後,奇蹟立現:心跳正常了,拐杖扔掉了,眼鏡摘掉了,所有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飛了。

修煉法輪大法二十一年來,沒再吃過一粒藥,沒再花過一分錢醫藥費,連傷風感冒都不會得,這可是真實的神話啊!

親眼見證我絕處逢生的人無不感歎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我的同學、朋友中因我得法而受益者,也相繼走出疾病,他們的家人都激動的說:「老師啊,做夢都沒想到我這輩子還會有這麼好的日子過。」

更大的改變是我的內在。人說:「江山易移,本性難改。」可沒想到在大法中,我整個人生觀世界觀都變了。我徹底拋棄了無神論和鬥爭哲學,不再追名逐利,不再有意無意的傷害別人,更不以革命的名義去傷害人。我以前急躁易怒,說話尖刻,性格脾氣都不討人喜歡,總是自以為是,總找別人不是,爭鬥心、顯示心、妒嫉心、報復心、疑心……種種不好的人心都有,整天忿忿不平,牢騷滿腹,怨天尤人;總覺的自己付出太多,得到太少。得法之後,一切全變了!而這種變化是在不知不覺中一點點的變過來的。

而今,我活得輕鬆自在,樂觀開朗,再不為個人利益去爭去鬥,更不為蠅頭小利而樂而憂,漸漸的能做到「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1]了。當我明白失與得的關係,真正放下對名利的執著時,才發現自己原來甚麼也不缺;當我放下對情的執著,內心充滿了祥和慈悲,才發現處處都是親人和朋友。

大法改變了我的身心我的命運,使我擁有了真正的幸福人生。我也從法中明白了:為甚麼我一次次身處絕境,卻還能掙脫死神的魔掌,獲得重生。是慈悲偉大的師父,一直牽著我的手,帶我走出重重苦難,引領我來到高層次的大道上,不然,被現代醫學宣告必死無疑的我,怎麼能有今天?

每當看到想到身處疾病和災禍中的苦難的同胞們,特別是跟我一樣得了絕症被醫生宣告不治的親人們,我都想大聲對他們呼喊:救世的大法就在眼前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無邊的佛法才是你得救的唯一希望啊!不要再聽信那些抹黑法輪功的欺世謊言,切莫因自己的猶豫彷徨,而錯失這萬古不遇的僅有機緣啊!洗淨滾滾紅塵的污染,返出你先天的純真與良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