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股骨頭壞死患者:苦難中的曙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我二十六歲那年,因工傷後遺症造成重度股骨頭壞死。吃了很多湯藥,又行針治療一段時間,不見好轉。

一家醫院大夫說我這種病腿不能吃力,建議我打牽引治療。說是為了節省費用,就讓我在家打牽引,我們決定試一試。這一打就是兩個月,躺在炕上,吃喝拉撒只能讓妻子伺候,我無數次的偷偷痛哭,希望自己能快點好起來。可是打了兩個月牽引,也不見好轉,不但走不了路,連彎都不能回了,那條病腿更明顯的細了。

到醫院一拍片,醫生又說只能做手術了。準備換成化學的,說國產的只能挺五、六年,進口的能挺十年再換一次,這就意味著我的人生將在不斷的手術中度過。妻子不同意,她說再到各地走走,打聽一下有沒有更好的辦法,如果實在沒有別的好辦法,再做手術。

過了年,就打聽到一家當地很有名的骨科醫院,我抱著最後一線希望開始了長達十個多月的治療,每天吃大量的草藥,最後吃得我腸子像得了結症一樣有一段是硬的,而且還時常伴有劇痛,我想我是不是得了結症,真是舊病未去,又添新病,嚇得我不敢再繼續吃下去了。

拍了片子一看,股骨頭腐爛、變形,我的希望徹底破滅了,那時家裏忙,就我一個人在醫院,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病情,我不想再治了,不能幹活,不能養家糊口,活著還有甚麼意義,只能拖累別人,如果治不好,乾脆想個辦法死了算了,再過二十年又長成這麼大一個人。

我就回到家中,為了不讓父母、妻子為我擔心,我沒有把病情告訴他們,就說好多了,我扔掉雙拐,裝作比原來好的樣子,我也不再怕這條腿能不能吃力,愛甚麼樣就甚麼樣吧,有時還硬撐著去幹活,每走一步都鑽心的痛,我不知道我還能撐多久。

一九九八年末,我喜得法輪大法,那時也沒想到大法能治我的病,只是覺的這個法好,有生之年還能看到這麼好的法很幸運。兩個月左右的一天,我發現我的腿不疼了,這幾年的折磨,這幾年的痛苦,已經對自己不抱希望的我竟然真的好了。

那種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只是心中不斷的呼喊:「謝謝師父救了我,謝謝師父給了我這個健康的身體和一個完整的家。」

大法讓我告別了這段灰暗的人生,我能幹活了,渾身使不完的勁,我的病能好到這種程度,讓我村中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很多人相繼走進大法。

得法的喜悅讓我非常珍惜大法,凡事就用大法的標準來衡量。在家裏,我排行老大,甚麼事都讓著弟弟妹妹,從錢財方面更是帶頭禮讓,農村種地常常因為你種多了他種少了而產生矛盾,修煉後我和村鄰從沒有這方面的矛盾,我就不相信最後能把地種沒了。

有時候,母親擔心我把地越種越少,就說我幾句,我會和母親講古人讓地的故事,講修煉人的心性,母親也就不管了。村中紅白事人們都願意找我幫忙,我幹活實在,從不多言多語,成了公認的好人,同時他們都非常認可大法,真相護身符爭著要,有沒得到的甚至到我家來要。

有一個外村的大法弟子給我們村一個大車司機講真相,一說法輪功,那個司機就說好,說我可是個大好人,還把多年前我賣雞收到假錢不去再糊弄別人當場撕掉的事說了一遍,我幾乎把這件事都忘了,可常人卻牢牢記住了,看來大法弟子做的每件事都不是小事。

後來我找了一份工作,工作中時刻不忘自己是修煉人,幹活從不計較,髒活累活沒人幹,只要我看到我就幹,從利益上也不去爭,班上兩個班之間有時會因為裝外運得外財,爭爭鬥鬥的事我不要,也不參與,誰說話說高說低,也從不在乎,他們都知道我是學大法的,同事們都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班長、主任也說;「把你們學法輪功的人多找幾個,上咱們這個廠子來上班,都不用班長、主任操心了,只要告訴他們怎麼幹就行了。」後來我被評為先進工作者。

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我也嚴格要求自己。一次我和同事去吃飯,走時是他結的賬,回來後,我要給他錢時,他才告訴我那個老闆少算了我們十多元錢。錢雖然不多,但是我覺的不妥,大法弟子走到哪都應該是好人,更不能貪圖小利。

我沒告訴同事,就悄悄的抽時間把那個多找的錢給老闆退了回去,當時我和老闆說明情況並把錢退了回去,老闆很感動,說當今社會還有這樣的好人呢。我給他講了真相,當場很多人也聽了真相,我想讓人們都知道大法弟子究竟是甚麼樣的人。

修大法,我不但有了健康的身體、和美的家庭,更重要的是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從此義無反顧的走在最神聖的修煉路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