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言行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三日】我把修煉歷史中真實的故事,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向眾生展示大法的美好。

一、我和學生們

我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時去省政府上訪,去反映法輪大法好的真實情況,給「人大」真相信上簽名,結果我遭迫害,被調到離家七八里路的村小學工作。從原單位走出來那天,臉上也是樂樂呵呵的,有不了解真相的同事說:「給發配到條件不好、離家又遠的地方去了,還不愁吶。」 因為我心裏裝著天法,我確信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沒有錯,不丟人。

新單位條件差點,我不顧及這些。師尊教誨「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1]、「不記常人苦樂 乃修煉者 不執於世間得失 羅漢也」[2]。到新的學校,我就給接觸到的人講,我因為甚麼來這裏上班,讓他們了解大法真相,揭露迫害真相,分明善惡。

我每天早上去市場義務幫助在校吃午飯的老師們買菜,等我上班時帶過去。中午不能回家吃飯的老師AA制在校吃午飯,沒中午課的人輪流做飯,吃完飯誰都不愛洗碗,我主動分擔午飯後刷碗的活。自從我到之後,大家吃得又好又花錢少。

對學生,我也是盡心看護,我去的第一個冬天,教的是一年級小學生,我每天早早到校,生好爐子,燒好開水,我自己給學生備的暖瓶,再給學生的杯子倒滿,讓孩子們冷天喝上溫開水。中午幫帶午飯的孩子熱飯,有的家長圖方便給自家孩子帶方便麵,我也幫著煮好端到孩子面前。

我也常常給學生們捎帶學習用品,讓家長省下了路費,也節省了他們的時間。家長們很感動,說孩子有福,遇到了好老師,本想去縣城念書的學生也不去了。

還有一個鄰鄉的小女孩到上學的年齡了,就是哭著不在學校待,家長愁壞了。聽她娘家人說到我,就把孩子送到我班級,小女孩家離學校大約二十多里路,就常住她姥姥家了。孩子和我很有緣,第一天送來,樂樂呵呵的上學了,她媽媽高興的不知道說甚麼好。後來,為感激我,夫妻特地騎摩托車來給我送家雞蛋。我告訴家長,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自然也告訴了她大法真相。我讓他把雞蛋帶回去,我對哪個孩子都要關心的,讓他們放心。家長看我堅決不收,無奈的走了。在我回家的路上,這孩子的父母把我截住,流著感動的淚說:我們倆口子,一人騎摩托車,一人抱著箱子,跑了二十多里路,我們是真心的感謝老師來了,你怎忍心讓我們把雞蛋帶回去,邊說邊把雞蛋放到我的摩托車踏板上。推辭不掉就把雞蛋帶回家了,到家裏跟丈夫說了經過,丈夫說:「有辦法,按雞蛋個數給錢,明天讓她孩子帶家去,不就解決了嗎?」第二天我把錢包好給了孩子。丈夫也在大法中受益了,也會做好人了。

在那裏工作了三年,我又回到了原單位上班,表面原因是原單位缺班主任。我女兒當時念高中,她需要人照顧,我和領導說明了家裏的情況。我此時也認識到了,調離是對我修煉人的迫害,我不承認這種迫害,修大法的人是有福份的,有師父保護,我修的是宇宙的大法。去還是回,都由師父做主,我不請不送。我如願以償回到了原來的單位上班。很多人對這件事很驚訝!

回到原單位,給了我一個全校最亂的班級──二年級,老師們要拿講棍上課,時不時的需要敲一下桌子才安靜一會兒才能往下講課,打仗成風,家長怕自家孩子吃虧,也來校參戰。好心的同事幫我出主意,找理由甩掉這個班。我絲毫沒感到有甚麼壓力,不爭不搶,也不感到為難,心裏很平淡,就想著我和孩子們有緣,會盡我的能力完成我的工作,不給領導添麻煩。我的心裏還湧動著一股自信:孩子們一定會變好!因為我心裏有師尊給予我的法寶──「真、善、忍」。師父教我無私無我,處處為別人好。

我首先把教室這樣布置:在教室後面的牆面上貼上三個大花籃,一行學生對應一個,花籃的面上分別寫著:認真、誠實;和氣、善良;寬容,忍讓。給每個學生分發很多剪好的花朵或是花葉,如果誰有優點表現,就把自己的名字寫在花朵或花葉上,貼在自己組的花籃裏,比一比,看哪組的花籃裏的花開的茂盛!孩子們爭先恐後做好人。

我每天中午或放學後義務給學習困難的學生輔導,從不收受家長的饋贈,指導學生買輔導材料不要回扣。書店的人和我們大法弟子打交道,也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冬天裏,教室裏生爐子,我把學生的棉襖疊好,蓋好,不讓落灰。囑咐孩子們體諒家長的辛苦,不讓父母為自己操心。有時留一道特殊的家庭作業:幫父母做家務。第二天在活動課上,學生把做的過程講給大家。講完後,讓孩子們誇自己「我真棒!」增強孩子們的自信心。

每當孩子們發生矛盾的時候,我首先不去批評他們,先讓他們靜下心來,想想自己有哪些地方不對,不許提對方的名字。這樣孩子們在矛盾過後,能夠相互道歉,握手言和。這是師尊教導我們的修煉法理──向內找,應用到了工作中。

師尊的大法給了我無窮的力量。一個多月時間裏,班級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老師願意來上課了,上級來人聽課,不給證的公開課領導很信任的安排我班,讓我代表學校講。兒童節表演節目,我班學生也是表演的有聲有色。

家長對我也十分信任,學校每次布置收費,我班很快收齊。有其他家長會打聽好我班怎麼收費,才放心交費。我的學生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有一次,一名男生頭疼,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會就不疼了。後來,我也很順利的給他做了三退。

學生畢業前夕,我贈送日記本做我的孩子們的畢業禮物,我說禮物有價,我的贈言會讓你們受益良多。我寫給他們的贈言是 「說話辦事真一點;為人處世善一點;遇到矛盾忍一點」。我囑咐他們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這也是老師想要的最好禮物!相信好人有好報。

二、我和婆家人

我和丈夫是師範同學,我們是一九八七年結婚的,公婆家裏成員複雜,公爹是歷史上的黑四類,曾經被邪黨判過十二年刑,彎腰駝背,氣管哮喘;還有個大爺公公(就是公爹的哥哥,因為家裏太窮沒有成家),公婆出身地主家庭,從小沒媽,在奶奶身邊長大。大伯哥已經結婚多年分家另過。我丈夫排行第二,是家裏唯一念書有出息的人。為公婆家出錢出力的都是他,還有兩個小叔子,其中三小叔子有精神病,犯病就打人。老小叔子在念書。

面對這樣複雜的家庭,在我得法之前,開心的時候幾乎沒有過,待女兒出世後更是心力交瘁,抱怨、委屈,不平衡的心很重,還產生過離婚的念頭。凡此種種,身體狀況就可想而知了,三十多歲的我頭髮枯黃,臉蠟黃,大脖筋繃得老高,眼皮睜不開,頭總是昏昏沉沉的,經常眩暈,風濕,天氣一涼手腫的攥不上拳頭,小肚子脹脹的;虧氣虧血,低血壓低血糖,腎臟不好,工作勝任不了。

自從一九九七年五月喜得大法後,按「真、善、忍」的標準做更好的人,事事處處為別人著想。我知道了怎樣做人了。我心裏也常記起師尊的話:「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3],鼓勵自己精進實修,身體的各種病症很快消失了,像換了個人似的。同事誇我變好看了。臉上常掛著笑容。

道德也昇華了。我不再斜眼看丈夫,而且感到他是一位有責任心、有孝心的男人,不再抱怨,能和丈夫一起對婆婆家人盡心盡力了。利用休息時間幫婆婆幹農活。有一次,幫打稻子打到半夜十二點,把我身上、頭上弄得髒兮兮的,第二天還要上班。雖然很累,看到老人們也很不容易,幫幹完活心裏覺的踏實。

當時我和丈夫的工資有七十多元,丈夫當時還參加著本科進修學習,也需要費用。我倆省吃儉用,盡力照顧好家人。老人生病時,不等不靠,帶他們去醫院看病,買藥,買好吃的補補身體,沒錢借錢也要盡力照顧好老人,當時人們生活都不富裕,從個人借不到,就從單位會計那裏提前借些工資給婆婆家用。有一年,過年的時候給老人買完年貨,就沒有錢給自己家買了,初一晚飯吃的是玉米麵湯。被鄰居串門看到了,我開玩笑的說:「我用玉米麵刮刮腸子裏的油」。

後來,老小叔子成家了,弟媳婦生病啊,我們都傾囊相助,在二零零五的時候,小叔子極力想養奶牛,我就把為女兒上大學準備的一萬元錢拿出來,還不夠,又幫貸款三萬,後來奶牛趕上了流行病,買賣賠了,我們又按月幫還貸款,丈夫對弟弟有些生氣、不滿。我勸他說:「他拿錢是幹正事了,他也不想賠啊,錢是人掙來的,人不著急上火,沒生病就好,過日子是好事,別埋怨他。」我能這樣說,丈夫也很感動,覺的也有道理,就不再埋怨弟弟了。這大大減輕了小叔子的精神壓力。

丈夫家的族人從我和本村的大法弟子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他們不受謊言欺騙。現有百分之九十多的人做了三退(退出黨、團、隊)。每年的大法台曆他們都喜歡擺在家裏,通過這種方式向世人們傳遞著真相,傳頌著法輪大法的福音。

三、我和娘家人

我們家姐弟四人,父母都是農民。我修煉法輪大法後,母親也相繼的走入修煉。我的兩個弟媳婦在迫害前都看過《轉法輪》。我們四個小家庭,彼此不分你我,對父母付出都盡心盡力。娘家的環境其樂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發生後,鋪天蓋地的謊言抹黑法輪功,我和母親依然堅修大法。2000年奶奶去世了,剩下爺爺需要有人在身邊照顧,爺爺聽信了謊言欺騙,沒有選擇來媽媽家生活。可是,我們看到爺爺生活的不開心,身體也每況愈下,我們心裏很心疼他,經常去叔叔家看他,買他愛吃的食品,給他錢。爺爺說:「我不買啥,用不著給我錢。」

我知道爺爺是個剛強人,他們那代人窮怕了,兜裏沒錢心就不踏實。我和母親盡力多為他著想,慢慢的爺爺的心裏舒展了些。後來嬸嬸表現的嫌棄爺爺了。我們家就商量著把爺爺接過來,答應爺爺:「我們甚麼錢財都不要,你來我們家生活,我們幾家好好照顧你,不嫌棄我們就行。」我爹媽沒有工資,我們四個小家每月加在一起工資就是一萬塊。我們這樣哄爺爺高興,讓他放心,我們會盡力照顧好他。

爺爺來到父母家後,我們姐弟四家跟父母一起努力實踐著諾言。尤其是母親,無怨無悔的親歷親為的照顧著爺爺,當時母親也是六十多歲的人了,有時家人吃完了晚飯,爺爺打麻將回來要吃烙餅,媽媽二話不說就去做。這樣的場面讓來我娘家串門的公婆遇到了一次,婆婆真是很感慨,對媽媽讚歎不已!

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母親一個健康的身體和寬容的心態,放淡名利,吃苦耐勞。後來,我給爺爺買來了錄放機,給爺爺看真相光碟,爺爺從心裏認同了大法好,誇獎說:「修煉人裏不光是中國人啊,還有外國人啦,煉功人原來都不簡單啦!」爺爺參加過「土改」,他有時也打開話匣子和我們講述共產黨的暴政。

一個耄耋老人把「真、善、忍」植入在心裏,身體的浮腫消了,臉上也放光了,爺爺的吃、穿在村裏都是屈指可數的。村民們看到都豎起大拇指,說:「這老爺子養老選對地方了,真有福啊」!

好多親戚都願意來父母家,甚至多年不來的人都奔來了。我們自然是不會忘記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親屬們驅除了頭腦中被邪黨灌輸的謊言,二零零五年開始三退後,他們陸陸續續都做了三退,給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現在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大法的恩澤洪貫寰宇。我們大法弟子是法輪大法的實踐者,更是受益者。用我修煉二十年來的這些小小片段,來感恩師尊,也希望更多的世人在大法中受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跳出三界〉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