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心照顧婆婆 感動旁觀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修煉法輪大法的,請到《轉法輪》,看到師尊的法像時,就像迷失很久的孤兒,一眼看到時刻盼望的母親,眼淚不住的往下流。我認真學法,很快體會到大法的超常。時刻用真善忍對照自己,大小事向內找,一張黑黃的臉逐漸變紅潤了,原來76斤的體重28天增長到86斤。

身心的變化與道德的提升,使家人親朋、同事見證了大法的美好與神奇。相繼數十人走入大法,每天都沐浴在大法中,內心寧靜而祥和。

細心照顧婆婆 感動旁觀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法輪功受到前所未有的迫害。十幾年中本人遭到多次綁架,4次非法拘留,關洗腦班,非法勞教。在瘋狂的持續迫害與巨大的壓力與恐怖的環境下,不但自己的生意無法繼續,兒子也失去了良好的工作。公婆也失去了修煉的機緣,婆婆的身體越來越差,以前的疾病又重新出現了,甚至更加嚴重,導致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每天都得有人在跟前伺候。

有一天我在院裏給婆婆洗尿布,兩個小姑子來了,我們說著婆婆的病情一同進屋,婆婆突然說想大便,我就一邊拿衛生紙一邊掀開被子,一看又拉下了,大小姑子一看滿被子的屎,捂著鼻子就往外走。我戴上手套,先把屎清理了,又給婆婆清洗乾淨,換上乾淨被子,鋪上乾淨褥子和尿布,再把婆婆一點點的移正了,蓋好被子我已滿頭大汗。因婆婆體重140多斤,而我只有80多斤的。這時在外面站著的大小姑子問:都換好了嗎?我說換好了,快進屋吧,外面冷。看著躺好的婆婆,大小姑子笑著說:嫂子真行,不怕臭,這法輪功沒白煉了。

婆婆的病情漸漸的穩定了,醫生說每天必須堅持鍛煉,按時吃藥,吃飯要定量。雖然不用每天都躺在床上了,但每天都要有人陪著上下午各鍛煉一個小時。經常遇到遛彎的人互相打聲招呼,有一天對面走來一對老夫妻說:「你閨女真好,每天都扶著出來鍛煉。」婆婆笑著說:「不是閨女,是兒媳婦。」老夫妻站下問:「沒有閨女?」我說她們都忙。他們又問:幾個閨女?婆婆說三個。

老夫婦問我:「怎麼就看你一個人陪著鍛煉?」我說因為我煉法輪功,師父教我們做甚麼事都要為別人著想,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與人為善,對誰都好。希望大姨、大叔記住「法輪大法好」。老人問:法輪功這麼好,你見過你的師父嗎?我說沒有,就一本《轉法輪》,只要用心去看去學,按照師父說的做,就會知道法輪功是多麼好的功法。

老者聽完我的話,對我說:聽你說《轉法輪》這麼好,我也想看看。我說可以,先把我看的這本給您看吧,大姨高興說:行行行,我能不能馬上跟你回去拿著?我說好,我們一塊回家。

回去後我把《轉法輪》包好,雙手拿給他們說:大姨、大叔,這是佛家上乘大法,看之前一定先洗手,晚上看完不能放在臥室。兩位老人答應後如獲至寶的高興的回家了……

二零零五年我被非法勞教後,婆婆在巨大的壓力與痛苦中病情急劇加重,臥床不起,家裏的家務活以及照顧婆婆的重擔,基本就壓在公爹一個人的身上,心情的壓抑跟照顧婆婆的勞累,公爹的身體垮了。

二零零七年我出獄回家,看著躺在床上泣不成聲的婆婆說:你被公安抓去以後,就再也沒有人對我笑過,有時你爹還打我(公爹說有時候剛給她清洗完了,接著又拉下,又累又氣之下就打了我婆婆幾巴掌),可憐的婆婆再也沒有站起來,五個月之後在痛苦中離開了人世。

婆婆走後,公爹的精神特別不好,白天我打掃完衛生,把婆婆的遺物都燒了,晚上就讓兒子過來和他爺爺作伴,但老人的精神一直緩不過來。有一天我和公爹說:你去我們那住幾天吧,改變一下環境。第二天我們就把老人接過來了。

公爹來我家第二天就帶他去超市買了他愛吃的各種食品,又買了幾件新衣服,還給理了髮洗了澡,從裏到外煥然一新。每天早上公爹出去遛彎的時候都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逐漸的心情好了,身體也好了。

被醫院判了死刑的公爹現在90歲了

清明節,三個小姑子回來給婆婆上墳,快到中午的時候我說:你們陪爹說會話,我去做飯。吃飯的時候就看公爹不高興,下午上完墳回來就看公爹一直在床上躺著,三個小姑子也沒坐下就走了。過了一會,公爹起來在客廳喝水,我問他怎麼看著不高興啊,是我哪做錯了,還是說錯話惹您不高興了?公爹說不該你的事,是她們不講理(我三個小姑),我的工資卡跟醫保卡都在她們手裏,裏面的錢都讓她們取走了,現在我吃的穿的都是你在花錢,我想要回我的工資卡來,她們不給,還說些難聽的話。我說,只要她們高興就行,咱也不缺錢花,您想花錢我給您。

從那以後,公爹說話就很少了,經常自己在那嘆氣,吃飯也少,有時候吃上點還吐出來(老人84了,有賁門炎)。我女兒回來後給她爺爺量血壓量體溫(女兒在醫院上班),說是上火了,有點炎症,第二天開始掛吊瓶,連著打了7天,可就是不見好轉,老人明顯的瘦了。我通知三個小姑子說咱一塊陪老人去醫院做個詳細的檢查吧,他們都說沒有時間,後來我說最多一天,去做個檢查咱心裏好有個數,再三的說,最後決定讓我大小姑的丈夫陪著去,說是他認識個醫院的熟人。第二天我娘家姪子開車拉著一塊去的,在醫院裏做了一個全面的檢查,一個小時後出結果,我兒子陪他爺爺在外面坐著,我跟大小姑女婿去問醫生結果。醫生拿拍的片子給我們看,片子上全是黑的,說沒必要治療了,一是年紀大了(當時檢查的時候84歲),二是賁門癌晚期,最多活20多天,你們要有心理準備。當時我就跟大小姑女婿說今天的檢查結果就咱倆知道就行,別跟老人說。在回家的路上我們就跟公爹說他是上火了,有點炎症,回家讓娜娜(我女兒)給掛幾天吊瓶就好了。

回家後,我就放師父講法給公爹聽,我和公爹說每天下午咱聽師父講法,上午咱就去超市或公園蹓躂(碰到有緣人就講真相)。10天過去了,公爹基本不吐了,身體也有勁了,精神特別好。有一天我四叔跟五叔來看他(公爹的兩個弟弟),談話間都說公爹有福,說我孝順對老人這麼好。我說不是我好,是法輪大法好,我爹現在每天都聽師父講法,是我們師父太慈悲太偉大,我們應該感謝師父。

五年過去了,被醫院判了死刑的公爹現在90歲了,體重又回到了136斤,紅光滿面。

誰能給我們健康的身體?和睦的家庭?誰又能把我們教誨的如此善良?唯有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二十一年的修煉中,師尊慈悲的傾注,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只有修好自己,兌現自己神聖的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