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修補坑窪路、讓電讓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七日】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師父要求弟子們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我現有境界的理解,就是要做到真誠、善良、謙遜、忍讓。因此在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中,我都遵照師父的教導處處做好人,儘管中共十多年來不停地對法輪功打壓迫害,造謠誣蔑,可我周圍的人就從我身上看到法輪功是最正的,最好的,因而破除了中共的謊言。

一、默默修補坑窪路

我的家住在縣城一條兩里多長的居民線上,共住著一百多戶居民,都是菜農,靠種菜為生。我門前的路很是糟糕。說來奇怪,儘管周圍都是高樓大廈,道路寬廣,可我的門前卻是一條彎彎曲曲坑坑窪窪的泥土路,路邊是一條小排水溝。只有部份居民將自家門前鋪了水泥,有些人家也沒鋪水泥。大約有一里多路是垂直於這條路的幾排居民線,因路邊沒有住戶,更是沒人管,路就更難走了。這條路每天都有運菜的大車小車碾過,對路面損壞很大。尤其是下雨天,大坑小坑的泥水,給菜農們造成很大不便。

我深深感受到菜農們的苦難,每天夜以繼日的種菜、摘菜、洗菜、賣菜,已是千般辛苦,雨天還要泥濘路上跋涉。我就想默默為大家做點好事,將路面的坑窪填補好。我的經濟條件也不好,因為信仰真、善、忍而受中共迫害,在南方打工又被公司要挾要保證不煉功才能繼續在那工作,就決定回老家,又被公司剋扣兩萬元工資,基本兩手空空回來。回家後靠種菜供女兒念完大學,家中還有老母,因此手頭沒有甚麼節餘。我就不畏辛苦,到處找廢棄的碎磚渣,在附近的一個新建小區有些人家搞裝修,有些丟棄的磚渣,我就用三輪車拖來填補。隔段時間路面不行了,就又重新填,這樣默默地堅持了一年多。

其中還有一段小插曲。去年年底我正忙著賣芹菜,眼看到了臘月間,家家都在忙著準備過年。這時有一段路上又大坑小坑的了,當時自己實在沒時間,也找不到磚渣。但心裏總想著在年前把路修好,讓菜農們及來往的路人、各家的客人在過年時走在這條路上感到快樂。年關時,我們附近一家在搞裝修,有一個做小工的來找我去拖磚渣,我當時確實沒時間,就沒去。過了幾天,那位小工又來找我鄰居,說把磚渣拖在他那讓他擴寬門前場子,讓鄰居給一包十元的香煙就行了。

我聽見後就出來與鄰居打商量說:不如您先放一放,把磚渣讓給我去填路,要過年了,讓大家有好路走。鄰居一聽很高興,就滿口答應了。我就跟著那個小工去看有多少磚渣,去了一看大約有兩立方米左右,正好把那些坑坑窪窪填上。我就對那個小工和另一名開三輪車的人說:「我給你們五十元錢,你們自己去買煙抽,但你們要做點善事,從那段沒住戶的地方開始填坑,一直到有住戶的幾戶人家的門前都填好,有多的磚渣就放在那沒住戶的地方,方便以後路面壞了我有時間再填。」那二人滿口答應,高興地接下五十元錢。

我以為這下心願了了,晚上收了工我就高興地去查看路面。誰知一看心都涼了,那些磚渣全堆在一個空地上了,他們連一個坑也沒填。我心裏有些不平衡了,光是花錢不說,我還得花時間,花力氣,眼下正忙得不可開交。但轉念一想,我是修煉人,怎麼能跟他們一般見識呢?他們沒填我去填不就行了嗎?於是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用兩隻桶一擔一擔地挑磚渣把路面填補好了。雖然吃點苦,但心裏很踏實。

周圍的人知道後都很敬佩我,但又為那五十元錢為我抱不平,就極力讓我母親去把錢要回來,那小工自知理虧,就將錢還給我母親。我知道後,還是給那個小工十五元錢讓他買包煙抽。

二、讓電讓水

連續多年來,我都是以種菜為生。現在中國大陸道德下滑,菜民為了利益,不考慮他人身體健康,總是打些增長劑促使菜快長,這種增長劑對人體是有毒的。我是修煉人,寧可少收入一點也不給菜用不好的藥物,但年年蔬菜都有好的收穫。

菜農種菜第一就是需要澆水,澆水就需要大的水池,還有抽水、供電等問題。然而這一切蔬菜社卻根本就不管,都是菜農自己想辦法解決,可菜農中也沒人願意為大家出力出錢。我就把自家的水池和一個長三米、寬兩米、深一米五的公用水池用自己的電機一次又一次地抽滿水,以方便大家澆菜和洗菜用。有時供電的開關、電路板壞了,就默默地自己掏錢買了換上。別人大量用我水池的水澆菜我也從不計較。

常言道:日久見人心。這天長日久的,誰也知道煉法輪功的人好,也都知道法輪功好。

去年年底,公用的大水池已灌滿了淤泥,基本不能裝水了,這樣以後菜農澆水就成了問題。我就在繁忙中擠出一天時間清理水池,用大鐵鍬一鍬一鍬地往外翻泥土,一直從清晨起幹到天黑,終於清理完了。看到露出水泥底的大水池,我深感欣慰。菜農日後又能方便地取水澆田了。

親愛的朋友,您也許覺的不好理解是嗎?其實也好理解,修煉人就是這樣的心境,以他人的快樂為快樂,以他人的憂愁而憂愁,這就是偉大的「真、善、忍」精神鑄就的為他的生命。但願朋友聽了我的小故事能有所思考,願朋友早日了解法輪功真相,您也會得到很大的福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