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裏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七日】我的職業是一名內科醫生。有一天晚上值夜班,快半夜十二點的時候,來了一位老年男性患者就診。這位老年人一進屋,就坐在床上,頭髮花白,有點稀疏,像是很長時間沒有打理,頭髮長過耳朵,還有點蓬亂。身上套了一件舊還有點髒的外套,瘦瘦的,愁眉苦臉,像是被病痛折磨很長時間的樣子。雖然看起來有點潦倒,但感覺不像是沒文化的人。

我就開始問老人:「大爺,您哪裏不舒服啊?怎麼就自己一個人來看病呢?」他費力的先喘了口氣,稍稍平穩才對我說:「我在一個離家近的小醫院裏住了將近二十天,心臟不舒服,錢花完了,大夫就讓我出院了。可是,我心臟和原來一樣,唉!整天難受,沒辦法,開了支,我又換了一家小醫院住,大醫院我住不起啊!太貴了,我還得吃飯,買藥呢!我就一個人生活,孩子在外地,不想拖累孩子,自己能動彈就不告訴孩子。」他停了停繼續說:「大夫說他們醫院的超聲壞了,還得做一個腹部超聲,才能確診,否則不知道怎麼治療,沒辦法我就來這兒了。」

聽到這裏,我就想大爺就自己來的,怎麼掛號啊?再回來開單子,還得上三樓做檢查,做完檢查,還得下樓回來看報告單,折騰幾圈,能吃的消嗎?我就對他說:「這樣吧!我找一名護士推著您,陪您做檢查,我先幫您掛號。」老人沒想到我會這樣周到的安排,連連說謝謝。

我先把老人扶上輪椅,叫了一名護士跟著,推著輪椅轉過診室,到達後面的大廳掛號處,我先和老人說:「做超聲的費用是一百元錢,您先給我錢,我先幫您掛一個免費號,再把錢存在裏面,好嗎?」老人從內衣兜裏掏出錢遞給了我,因為晚上看病,院裏規定不能掛免費號,我和收款處的工作人員說了一下情況,破例給老人掛了一個免費號,然後把錢存在卡裏,讓老人稍等一下。從大廳又回到診室,把檢查單子開出來,卡消費後,拿著卡又跑回大廳,把卡交給護士,囑咐護士推著老人去做檢查。

沒多長時間,護士推著老人下來了,把單子遞給我,我一看報告單,顯示沒有異常情況,就安慰老人說:「大爺,超聲報告沒甚麼問題,挺好的,您回去給主治大夫看吧!」老人聽了很高興,又連連說謝謝,起身往門口走,這時護士把輪椅推走,也回值班室睡覺去了。

看著大爺孤單的背影,心裏頗酸,就叫住老人,「以後還是和孩子一起住吧!還有個照應。」「唉!我都老了,就不拖累孩子了,哪天不行了,我也就解脫了!」說完就開門往外走,我不放心,連忙推了一個輪椅追上他,老人剛開始怕麻煩我,一再拒絕,而我就堅持說:「沒事兒,這樣把您推到大門口,打個車回去,您還不累,多好!」 就這樣老人又坐上了輪椅。

邊坐在輪椅往大門口走,老人邊和我說:「你一直在這上班嗎?以後怎麼找到你,我來的時候還愁看病的事兒,沒想到我今天真碰到好人了,我從來沒遇見過像你這樣的大夫!」

「其實,我是有信仰的,我煉法輪功,法輪功是被迫害的,」我說,老人聽到這兒,突然回頭,怔怔的瞅了我一會兒,說:「你說的我信!因為我今天見識了!以前,樓道裏我看過你們的人發的小冊子,但我不信,今天我信了!」

我告訴老人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遇難呈祥,後來他也同意三退了。就這樣,我推著輪椅,把老人送到醫院大門口,叫了一輛出租,親自扶老人坐好,關上車門,目送老人走了。

對我來說,做這點小事兒,對老人來說,真是微不足道。不是做給別人看,而是發自內心的,這樣做就會讓別人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美好,就會使對方對法輪大法的誤解煙消雲散,不是嗎?

學了大法之後,我就知道如何做人了,就像師父寫的詩《洪吟二》<香蓮>:

淨蓮法中生
慈悲散香風
世上洒甘露
蓮開滿天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