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恩怨千千結 一本寶書解枷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日】(明慧記者沈容台灣採訪報導)林惠憶是抱著祛病健身的想法開始修煉法輪功的,那一年(二零零三年),疲憊、胸悶、失眠、憂鬱、恐慌、千眼、心律不齊、自律神經失調等病痛,一個接一個蔓延全身,才三十三歲的她拖著恍如五十三歲的身軀,看了西醫、中醫,掛了心臟科、婦科、精神科、身心科等林林總總,卻始終查不出病因,也不見身體有任何好轉。

當時已結婚十一年的惠憶,從踏進夫家開始,就和公公婆婆、大伯大嫂住在台北市的公寓裏,除睡覺不在同一樓層外,九口人可隨意上下、自由進出。「我甚麼時候離開家門、要去哪裏做甚麼事,婆婆都知道,不管在哪裏,只要婆婆一聲喊,我就得趕快到她面前。所以我剛結婚時,常處於神經緊繃的狀態,總會幻聽似的問先生說,我好像又聽到媽媽在叫我。」

雖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但身處三代同堂還有大伯一家人的環境裏,婆家的事、先生的事、孩子的事、兄嫂的事、屋內的事、屋外的事,通通匯流成惠憶的心事,而真正屬於她的壓力和委屈,卻沒有人可以分擔。

'圖1:林惠憶修煉法輪功後,生活煥然一新。'
圖1:林惠憶修煉法輪功後,生活煥然一新。

婆婆脾氣剛硬、作風強勢,全家大小都必須唯命是從,沒有任何溝通的餘地。「而我在婆家的地位是最低的,很多粗活都是叫我做,例如要去市場買一家九口的糧食和日用品、要背著幾十斤的豬鴨魚肉回家等,甚至婆婆在罵人的時候,唯一被指名道姓的也只有我,所以以前常覺得很不公平,可偏偏我個性好強,對自己要求又高,就算內心又苦又痛,也不肯表現出來。」

結婚三年後,大女兒誕生,本是一件值得歡慶的大喜事,但婆婆插手干預、主導一切,身為母親的她為求家庭和諧,只能把苦往肚裏吞。隔一年,小女兒的降臨,並沒有讓情況有所好轉,即便惠憶想關心自己的孩子,也會招來一頓責罵。

開始修煉 淨土重現

壓傷的蘆葦不堪折,將殘的燭火不吹滅,惠憶忍受失去自由的日子不斷苦撐,終因無法排解的抑鬱和日積月累的壓力,使得身體警鐘大響,尋醫無效,備受煎熬。就在惠憶走投無路之際,二零零四年,女兒同學的家長向她介紹了《轉法輪》一書。

「我當時身體甚麼問題都有,卻找不出原因,晚上的失眠尤為痛苦,明明累到極點,頭腦仍很清醒,無法入睡,看很多醫生都沒有效。可是我沒有想到看《轉法輪》三、四天後,我竟然睡著了!當我驚訝地發現自己可以睡的時候,我就想知道的更多,想好好閱讀這本書。後來看到書中講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有動作要煉,我就去買教功錄像帶回家自己學。」

「當時看到電視螢幕上的師父,我的目光完全被寶藍色、捲捲的頭髮所吸引住,師父穿著黃袈裟,非常莊嚴神聖。當時還以為是假髮,心想頭髮怎麼會是藍色的呢?就在我疑惑的時候,這個畫面『咻』一下就不見了。直到後來和同修交流學法,才知道我看到的是師父的法身。」

法輪大法是一套性命雙修的修煉方法,除了學法修心,還有煉功修命的部份,不僅簡單易學,也強身健體、生慧增力。惠憶回想第一次抱輪的景象仍記憶猶新。「我煉第二套功法時,光站在那不動,汗就像自來水一樣,一直嘩啦嘩啦地流,即使開電風扇也是一樣,真的不誇張。煉完後我整個經絡都是舒展開的,身體像被重組了一樣,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淨化身體。」

'圖2:惠憶在中正紀念堂晨煉。'
圖2:惠憶在中正紀念堂晨煉。

'圖3:惠憶表示,煉完功,整個經絡都是舒展開的。'
圖3:惠憶表示,煉完功,整個經絡都是舒展開的。

從翻開寶書開始,惠憶就像走入了一方淨土,真、善、忍的法理如同一股清流,浸潤她枯槁已久的身心,原本藥石罔效的病痛與對婆婆盤根錯節的情緒,也在法輪大法的熔煉與修煉實踐中,慢慢消失無蹤。

跳出表面 修出慈悲

從法理中惠憶認識到,人和人之間都是因緣關係促成的,婆婆對她的責難,說不定是自己上輩子帶給婆婆的魔難。且隨著每天學法修心,惠憶發現自己的心胸逐漸擴大,更能跳出表面去看問題的實質,真正站在對方的立場著想,和婆婆之間的關係也變得溫馨融洽。

惠憶說:「《轉法輪》中有段話:『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1]所以我謹記法理,時時刻刻把自己當修煉人,一發生矛盾,就先站在婆婆的角度來看待。」以前惠憶容易因婆婆的嚴厲態度和挑剔言語落淚委屈,現在遇到衝突而情緒波動時,反而會抓住掩藏的負面情緒向內找、修自己。

惠憶表示:「三年前婆婆患腦栓,無法言語,她因為愛面子不敢說出自己的身體狀況,當時我放下所有心結,真心抱著她說:『我們在你身邊,你不要擔心。』婆婆聽到後哭了,才願意在大伯的安排下就醫。今年婆婆又因乳癌在六月底做了切除手術,我和家人一起照顧婆婆,常去看他、陪她看看電視、聊聊劇情。雖然婆婆邏輯思維上像小孩,不容易記也記不住,有時還雞同鴨講的,但每當她看到我衣服上『法輪大法好』的字時,就會露出很純真的笑容,我知道她明白的一面是知道法輪大法好的。」

突破自我 只為眾生

由於身心實實在在的受益,惠憶常將自己的親身經歷與法輪大法的美好讓更多人知道。

然而,中國大陸資訊封鎖,任何關於法輪功正面的消息都無法傳播,於是惠憶在安排好時間、平衡好家庭,並取得先生與婆婆的理解支持後,於休假日早晨來到台灣著名景點。她舉著展板、頂著豔陽,向來來往往的大陸遊客講述法輪功在中國遭受的迫害以及洪傳世界的真相。

一次惠憶在國父紀念館向三位抽煙的中年男遊客問好,她友好地說:「你們好,歡迎你們來台灣旅遊,現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可以煉法輪功。當初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時,七個常委中六個都不同意,就他一意孤行,殺了這麼多修佛向善的人,國際上都知道天安門自焚偽案是造假的……」

三位男子聽聞真相不敢直視,就在他們急切走上遊覽車之際,第三位男子突然回過頭來和惠憶鞠躬致謝:「我們都知道。」惠憶趕緊把握機會表示:「先生,我給你取一個化名,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這樣中共幹的壞事,就不會牽連到你身上了。」那位先生笑著表示同意。惠憶說:「我站在原地目送他們的遊覽車離開,心中好感動!因為這是我第一個勸退的人。」

有一次在101大樓,惠憶對著三位年長者說:「您以前入黨時握著拳頭對天發誓,你可想過那是毒誓啊!等於把命給共產黨了。它執政以來殺害很多善良百姓,幹下傷天害理的事,這都不是你幹的,卻算在你身上,就是要您背負它的深重罪業!我們是善良老百姓,它做的壞事不要去承擔,三退聲明很重要,退給老天看的,聲明能自救,聲明能遠離災難,聲明能保平安。」這時在惠憶左手邊的老先生一直猛點頭,中間那位女士也不斷附和說:「是啊是啊,退了退了。」但右手邊的老奶奶卻看著地上不發一語。惠憶沒有放棄,依然平靜說明共產黨的惡行與退出中共的重要性。

「後來當我準備往其他遊客那去時,左邊的老先生迅速起身輕拍女士的肩膀說:『咱們就退了吧!』這時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是一對老夫妻呀!老先生一說她立刻點了頭,我也趕緊遞上化名,老先生還跟我借筆把他和太太的化名都寫在真相資料的空白處!當我小心折好、放入口袋裏,再看那位女士,她笑得好燦爛!我知道只要發自善心地為他好,說的話真的會打動對方。」

惠憶並提到一次印象深刻的例子。「有一次在101遇到一位騎自行車的年輕人,我告訴他展板訊息是內地看不到的,可以用手機拍下來帶給身邊的親朋好友讓他們了解。他很和善的表示:『我都知道。』我接著問他聲明三退了嗎?他搖頭說沒有,我說:『那就用子豪這個名退吧。』他瞪大眼睛、張大嘴巴吃驚地說:『我就叫這個名!』說到這,我整個汗毛孔全開,內心激動地對他說:『正是緣份等著你來的。』」

惠憶在景點講真相的日子已有五年了,有時女兒也會來幫忙舉著展板,「法輪功遭受千古奇冤」、「共產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退黨(團、隊)的人數已經超過三億人」、「記住」、「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清晰有力的標語,已讓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看見和聽見。

惠憶真誠地說:「由衷希望與我有緣的人都能知道大法的美好!並知道共產黨對好人的迫害沒有停止,這不是過去式而是現在進行式。我利用自己的休閒時間在景點風吹日曬,沒有錢沒有名,沒有別的目的,只想讓可貴的中國人了解真相,避免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淪為幫兇,成了真正的受害者。」

在忙碌的現代生活中,人們的腳步總來不及停歇,但一個又一個像惠憶一樣的法輪功學員勇敢站了出來,他們希望,登上未來方舟的人們能不帶遺憾,擁有真正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