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保姆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二孫女出生後,請了一位保姆,任務是打掃衛生、看孩子、做飯等,保姆每天上班時間是早八晚六,中午吃一頓飯。我也協助保姆做一些事情。

保姆是很傳統的農村婦女,勤勤懇懇,吃苦耐勞,認真負責,家裏收拾的乾乾淨淨,連我最愛挑剔的兒媳婦也佩服的說:我姐(她稱保姆為姐)幹啥啥行。全家人都滿意,常常為請到一位好保姆而高興,使我省去很多心,騰出很多時間做好我應該做的三件事。

可兒媳婦好指使人,只動嘴不動手,她在家時總是喚來呼去的:姐,今天這衣服用洗衣機,那衣服用手洗(並強調小孩的衣服必須用手洗);姐,今天小孩尿床啦,把大小褥子都翻曬一下(大褥子很重,還得搬到樓下曬);姐,你下班前把曬乾的衣服收拾好,放櫃子裏;把(三個)暖壺灌滿開水;把儲藏室整理一下,廢品賣掉,等等等等,沒完沒了。有時,本來她忙著這活,又給安排那事。我看不下去,過後就說兒媳婦:當保姆多不容易,人家又是五十多歲的人了,也得為別人著想。她卻滿有理的說:「媽,一天一百元不能白花!」

「保姆幹少了,等於自己吃虧」,這就是兒媳婦的觀念,所以盯著保姆,想起甚麼就招喚。遇到這種情況,一看保姆忙著,我立馬從房間出來,把活幹在保姆的前邊,有時暗中和保姆搶著幹。我就是讓她知道,保姆不是機器人,也不低人一等,而且人家也沒偷懶,何必呼來喚去的呢。時間長了,媳婦看我跟保姆一樣幹活,也不好意思啦,改變了許多。

小孩總受大人的影響,一天午休,大孫女剛躺下,大聲喊:阿姨,把我的杯子倒好水,上學要帶。過後我對孫女說,你沒看見阿姨在廚房正忙著嗎?五年級學生了,自己能做的事情,為甚麼不做呢?吃苦就是樂呀,再說小孩也不能隨意指使大人。

在日常生活中,我用實際行動影響、感化她,用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的道理教育她,所以,孫女越來越懂事。

保姆有時愁眉苦臉的,心事重重,我就問:「有甚麼心事嗎?給姨說說。」她會連說帶哭的訴苦,開口就說:「我要與他離婚,沒法過,不幹活,不做飯,不收拾,整天躺沙發上玩手機,時不時就找茬吵架。小外孫(她二女兒打工,把孩子留給她照顧)從幼兒園接回,有時餓得想吃東西,他從來不肯花一分錢,弄得孩子不讓他接送,非我不行。回家又做飯又哄孩子,忙得暈頭轉向,他從不體諒。」

我慢慢開導她,你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離婚那是隨便說的嘛,這句話太傷感情,離婚是道德敗壞後的產物,不能隨波逐流,必須消掉不好的念頭。他找不到活幹,心裏也不舒服,也不平衡,能不煩躁嗎?你應理解,互相理解才是夫妻。幹家務不能依賴男人,慢慢調整心態,都會好的。在我不斷的勸導下,保姆再沒提過離婚的事。

自從知道保姆家庭情況後,大事小事處處為她著想,如,冬天黑的早,就讓她提前半小時下班。有時她小外孫要打防疫針、幼兒園搞活動啦、家裏來客人、趁女兒有時間半晌到商店參考買衣服等這些事情,不管一小時還是兩小時,從不扣工資。一次,洗藍色男外罩衣服,不小心用「84藥水」浸泡時間過長,結果衣服像印花一樣,不能穿了。她一直責怪自己太粗心,新買不久的衣服成了廢品,非要用工資彌補損失。我說:你又不是有意的,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誰沒失手的時候。有時碗打碎了,盤子掉地上了,從不指責,反而安慰她幾句。

有緣份才能相會,既然是一家人,就不能對保姆有等級觀念、有分別心,比如,好吃的共同分享,吃飯時不分碗筷,同桌吃飯,把好的位子留給保姆等等。習慣成自然,時間一長,就成固定位置。下午有時小孫女睡覺,幹完家務就催她早走,時間一長,她也不好意思,我說沒甚麼,不必客氣,打工兩不誤,雙方把事情辦下來為目地。保姆時常說:在你家幹活,累點心裏也舒展,像在自己家一樣。

有時兒媳婦下班、孫女放學,看我忙著做飯炒菜,就抱怨說,(保姆)又提前走啦,總該把晚飯做好吧,你這不是自己拿著錢賺忙活嗎?我就包涵說,不是人家不做,是我不讓她做(其實真的是這樣)。飯做的早,下班後又涼了,還得重新加熱,不如新做的好吃。其實,晚飯也很簡單,沒必要非等到六點才讓保姆走。這樣反而能給保姆多點富餘時間,減輕點壓力,能給她帶來一絲笑容,我心裏也舒坦。

時間考驗人心,我們配合的很默契,慢慢無話不談,心想這樣的好人應該得救,我就試探著講法輪功真相。

我記得第一次講法輪功真相時,她有點驚訝的樣子,沉著臉瞪著眼說:那多嚇人呀,又殺人又放火的。我說:你看我像殺人放火的嗎?她立馬轉變態度,連說帶笑:「哪能呢,你這麼善良。」我認真的說:「我就是煉法輪功的。」說著從自己房間捧出《轉法輪》,展示在她面前,你也看到了,我每天讀的、學的就是這本寶書。她笑著直打量我,好像第一次認識我,又好像說你這麼善良怎麼會是學法輪功的?怎麼也沒走火入魔呀?!我正面看著她說:你看到電視宣傳的全是謊言,是騙人的。我正因為學了法輪功才變的善良,才分辨出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正與邪。正因為學了法輪功我身心才發生巨變。

我告訴她:得法前,我身患多種疾病──心肌缺血、失眠症、關節炎、過敏性感冒、婦科病、右半身麻木病等,犯病時不吃不喝、不願動、不能聽大聲喧嘩,心煩意亂只想靜靜躺著。隨著年齡增長,心理壓力很大,上有年邁的父母,下有兩個未成年的孩子,總有種不好的預兆,怕病情繼續發展、怕突然一天倒下、怕厄運來臨。湊些錢,去北京301醫院檢查。醫生診斷:植物神經功能紊亂,慢性病,得慢慢調整,最後開了很多西藥回家。四十多歲時,老病未好又添新病。患有心肌缺血病,胸悶、乾咳、長出氣。每晚睡覺時乾咳的很厲害,震的內臟疼,乾咳後一身冷汗,過後又像重感。那時腸胃不好不敢大量用西藥,所以時好時壞一直在病痛的折磨中徘徊。藥沒少吃,可病一樣沒減,那時病痛把我搞的焦頭爛額,苦不堪言。一九九八年春我喜得大法,通過學法煉功身心發生很大變化,心情舒暢,心靈昇華。在沒吃一片藥沒打一次針的情況下,全身的病不翼而飛,由原來藥簍子變成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真是托大法的福!感恩的心時時激勵我:一定聽師父的話,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好人,更好的人,做個心地善良、處處為別人著想的高尚的人。

我的敘說牽動著她的心,看得出她那時而疑惑時而明白的麵部表情,好像一下解開了心鎖,明白了一切,忽然脫口而說:原來法輪功是這樣啊。

自從保姆知道法輪功真實情況後,給我提供了很多方便,只要我學法煉功,就給創造安靜的環境,隨手把孩子領出門,在外邊玩,從不干擾。中午發正念時,有意騰出時間或提醒我:「幹你的事去吧。」此時,我真的從內心感謝明真相的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