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教我做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九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我是一身病:腦梗塞、頭暈、頭疼、風濕病、膽囊炎、痔瘡、胃疼、神經衰弱、經常感冒咽喉疼痛,大病小病接連不斷,全身無力,吃藥如吃飯,可哪種病也沒見好,還越來越重,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艱難度日。

一九九六年弟弟通過學煉法輪功,僅僅兩天時間他十年的類風濕、淋巴癌症狀就消失了。我從弟弟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於是我也走入了大法修煉。修煉後不久,我也變的無病一身輕,真正體驗到了沒有病的滋味。從此,我堅定了修煉法輪大法的意志,並心生一念:這麼好的功法,別人都不煉了,我也要修煉下去。

一、正念闖過病業關

一次我的痔瘡病突然發作。修煉前我一直吃藥治它,還做過手術,可它仍然會復發,有時症狀還挺重。這次發作一連三天無法方便,便不出來,每次便都是一堆血,疼痛難忍,坐臥不安。於是我就空腹吃香蕉,又買來一些玉米花。這時女兒來了。女兒也是修煉人,她對我說:「媽,你說它是不是病啊?」我突然明白了,說:「不是病。」「不是病你買這個吃幹啥?」女兒的這句話提醒了我,我知道自己錯了,這是常人的思維、常人的行為。既然不是病,我怕啥呀!於是我就坐床上打坐煉靜功。煉了一小時。第四天情況還沒有好轉,我想我是大法修煉人,怕甚麼?就到衛生間去了,結果不費勁就便了下來,只是帶點血。第五天痔瘡不見了,一切恢復正常,從此,痔瘡病徹底好了。

我在給大法書改字期間,腰部放射性的疼痛使我根本站不起來,想站起來就得一條腿先跪下,兩手扶著或拽著東西才能起來,起來後腰彎成九十度,再慢慢直起來走路。

一天,我腰疼的實在受不了了,但我堅持改字,忽然在頭上方出現一行字:「死都不怕,還怕疼!」一想對呀,死我都不怕,還怕疼嗎?我不是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想到此我一下就站了起來,直著腰往前走。

真是「正念顯神威」[1]!我就這麼擺脫了腰疼這個病魔。

二、大法救了老伴兒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老伴兒出了車禍,造成腦出血和多處骨折,住院治療了四十天。出院時,老伴兒不認識人,生活不能自理,近似植物人狀態。

這次車禍僅醫療費就花掉了六萬元,加上其它費用,一共花掉了十二萬元。回家後又雇請了一個人幫我照顧他。待他自己能起來後由我照顧他。

和肇事主結賬時,我們只要了六萬元醫療費。可他仍不想負擔。我想,車主是農民,收入微薄,醫療費不給就不給吧。師父讓我們做事要先考慮別人,要為別人著想,我是大法弟子要聽師父的話,於是我不再和車主計較了,那筆醫療費也沒再向他要。

不修煉的孩子,都說不行,幾次要去法院告他。我好說歹說才攔住了他們。我勸孩子們:「我們遭不幸了,就不要再給別人帶來不幸了。這幾萬元誰也不許再去要了。」

因為我有正念,所以師父幫助了我,最後孩子們終於接受了我的意見。

我修大法老伴兒也受益,車禍後他完全康復,頭腦思維正常,生活也能自理了。一天,他深有感觸的對我說:「李大師對我有恩啊!李大師救了我的命!」說完他哭了。接著又說:「我支持你修煉,我佩服法輪大法。」我知道這是他發自肺腑的心聲,而在這之前他對我並不理解,甚至反對我修煉。

一天,老伴兒洗澡時不小心摔倒不省人事。我當時沒有害怕,心想:「沒事。」我把他喊醒後扶到床上。查看一下,哪兒也沒摔壞。可不一會兒,狀態又不對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先張著嘴喘氣,瞬間沒氣了,昏死過去。我想,不能讓他就這樣結束一生,大法一定能救他,我就趕緊在他的耳邊不停的念誦:「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很快他緩過氣來,我忙讓他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他很快醒了過來,脫離了危險。女兒勸他退黨,他想了想大聲說:「我退!」

三、師父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

我和老伴兒結婚後兩地生活。當年他在外邊找女人,根本不管我和兩個孩子,他往家裏寄的錢很少,對妻兒不負責任。我們娘仨沒有房子住,常年住在自己搭的防震棚裏。裏面非常濕潮,夏天熱的呼吸都困難,冬天冷的滴水成冰。我自己帶兩個孩子過日子,大事小情都得我一人跑,還得上班。我的工資低,每月生活費不夠用,就得向同事借,時間長了還沒錢還,就去跟其他同事借錢還這個同事的債,等開工資後再繼續還。

我是個爭強好勝的人,無論生活多麼艱難,我都要幹好本職工作。幾十年工作中,我年年被評為優秀教師。

由於常年勞累,退休後我的身體垮了。這時老伴兒提出離婚,我知道他另有新歡,但為了兩個孩子,我不能讓這個家破碎,我就一直想如何正確對待這件事情,想辦法維持著這個看似完整的家。從表面看,孩子雖沒有缺爹少娘,可我的心裏非常悲觀,對老伴兒非常失望。我在心裏默默的抱怨他,夫妻之間產生了一道深深的鴻溝。

修煉大法後,師尊博大精深的法理讓我懂得了很多天理,於是我處處善待他,感化他。我從法理中悟到,我和老伴兒之間的恩怨肯定是有歷史上的因緣關係的,知道自己受的苦遭的罪是還以前欠他的債。這樣漸漸我的心裏平衡了。

可是無論我對他多麼好,我們在生活上還是格格不入。他的退休金只顧自己大吃二喝,就是不管這個家,我為家購房欠了幾萬元的債,他不聞不問,好像根本和他沒有一點關係。他的所作所為氣得兩個孩子都讓我和他分手。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必須按「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我要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不能離異,無論旁觀者看著怎麼不公,我自己的心裏得平衡,我要做師父的真修弟子,我要善待他,還清我前生前世欠下的債。這就是讓我修的。

老伴兒出車禍後,我處處為他著想,頓頓給他做好吃的,讓他吃到可口的飯菜,我精心的照顧他,堪稱體貼入微。在我的正念之場的作用下,在我從法中修出的慈悲的感召下,老伴兒終於變了。現在他支持我修大法,支持我講法輪功真相。孩子們也開始尊重他了。

不失不得。為別人做其實就是在為自己做。這期間我最大的收穫是老伴幫我修去了怨恨心和氣恨心。

如今,我們已是耄耋之年,夫妻之間和和睦睦,相敬如賓。我高興,老伴兒高興,孩子看著更高興。正如師父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2],法輪大法賦予了我們一個完整的家庭,是偉大的師尊教導我做好人的結果。

我們全家感謝偉大的師尊!感謝萬古不遇的法輪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新年問候〉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