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多金牌銀牌的背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一日】自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六年在全國職業技能大賽中,我們團隊共獲得兩枚金牌、十三枚銀牌、兩枚銅牌,我所輔導的學生共獲得一金、五銀、一銅的優異成績。二零一六年當我們將兩枚金牌捧回學校時,校長設宴為我們慶功,並對我說:「你是這個團隊的靈魂。」

作為一名市級普通職業高中的教師,能協助校領導帶領團隊獲得如此殊榮,源自於法輪大法,是大法淨化了我的心靈,提高了我的心性,開啟了我的智慧,才使我在漫長的、屢次大賽前的強化訓練中,任勞任怨,加班加點,既嚴格要求、又耐心細緻的指導、鼓勵學生們,屢戰屢勝。我將獎牌背後的修煉故事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彙報,與全球大法弟子及有緣人分享。

一、講真相被迫害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類風濕性關節炎折磨我好幾年,讓我痛苦不堪,花了不少錢,跑了不少腿,西醫、中醫、偏方和氣功都沒治好,而修煉法輪大法僅僅半個月就全好了。我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同時,以真、善、忍為原則,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這麼好的大法卻被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打壓,我挺身而出,三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收容所三次、單位兩次、洗腦班一次、行政拘留一次、刑事拘留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長達一年零三個月。二零零九年下半年,我從勞教所回來後,學校讓我上班,而610辦公室指使教育局和學校扣發我的工資,我多次找校長解決,校長也多次找教委和610辦公室,都無濟於事,經濟迫害長達兩年。在610的指使下,被勞教前我就被調離一線教學崗位,安排到後勤燒鍋爐,後又被安排到另一閒置的辦公室,不許我接觸學生,勞教結束又把我安排到教務處,幹些雜事。

作為大法弟子,不管安排到哪裏,讓做甚麼工作,我都是以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在哪個處室的工作都做得很好,燒鍋爐那段時間,因燒水間沒專人管,很髒,我用了一天時間把燒水間清理得乾乾淨淨。與處室的領導和同事都成了好朋友,他們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

二、幾年如一日的工作,贏得領導、同事敬佩

二零一一年十月,學校準備參加第二年五、六月的全國技能大賽,而我所任教的專業學科,我是學校唯一的指導教師,多年來,我的業務水平及教學成績一直是被領導、同事、學生認可的,校長決定讓我培訓學生參賽。

第一年參賽,我們培訓了八個月,幾乎每天白天一邊給其他學生上課,一邊給大賽學生輔導,晚上加班到十點、十一點,我把辦公地點也搬到了訓練室,每天都耗在那裏。我們有四個項目組參賽,要經過市賽、省賽層層選拔,才能參加國賽,我負責其中的一個組,參加市賽時,有二十人參加訓練,因為其他老師經常有事不在場,所以他們就把自己的學生集中到我們項目的訓練室,經常都是讓我一個人在看管學生,以後幾年也是這樣。

我對學生技能要求很嚴格,同時在各方面又很關心他們,關心他們的生活,也經常關注他們的思想動態,教育他們要真誠、善良,多包容他人,在矛盾面前要退一步,看看自己哪裏錯了,教給他們做人的道理。歷年參加大賽的學生們都很親近我,都知道這個老師雖然嚴厲,但是真的是為他們好,畢業回校後都先到我那兒看望我。

二零一二年,我輔導的學生歷經艱難,終於衝進了國賽,並奪得銀牌,突破了我們學校在國賽中的零記錄 。比賽完四、五個月後,又開始準備第二年比賽的訓練,每年都換一批學生,得過獎的就不能再參賽了,真的非常辛苦!在單位,像我這麼大歲數的老師,工作量都很少,就等著退休了,前幾年五十歲就可以內退了,而我這幾年每週要上十幾節課,還要輔導大賽。

之所以能做到這些,是因為我是法輪大法弟子,大法不僅給了我強健的身體,使我能勝任高強度的工作,還提升了我的道德品質,使我在工作中能不計名利,不計得失,為別人著想。

二零一二年一月,我們帶領學生到外地學習,我出現了很嚴重的病業反應,全身疼痛、頭重腳輕、耳鳴眩暈,如果在家裏早就躺下休息了,但是因為我們去學的這些東西對參賽很關鍵,這樣的機會不會再有,所以我咬牙堅持與學生一起認真學習,並給學生錄像,詳細記錄了所有數據。這次學習為我們參加國家級大賽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晚上跑了二、三百里路回到學校後,就想讓其他老師看著學生趁熱打鐵練習練習,我回家休息,還沒說出口,其他兩位老師都說要回家有事,我只好說「那你們快回家吧,我在這就行了。」我一邊堅持和學生討論白天所學內容,一邊心裏念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等十點多鐘回家時,我已經全好了。

在全國大賽的前一天,我帶著學生去開說明會,下台階時摔了一跤,當時就出了一身冷汗,臉色煞白,我發出一念:「沒事兒,我是修煉人。」然後我該幹啥就幹啥,雖然尾骨很疼,但是我能忍得住,一點都沒影響賽前準備,沒有影響到學生的情緒。大賽前幾天,我母親患癌症要動大手術,我非常糾結,一邊是親情,一邊是大賽,學校花了前所未有的人力、物力來準備這次大賽,而我又是主角之一,全校的希望都寄託在我們身上,我家裏還有好幾個兄弟姐妹……最後,我徵得了母親的理解和支持。

在輔導大賽的後幾年中,領導安排一個青年教師輔助我,說我年紀大,讓她多跑跑腿、多耗點時間,她有一雙年幼的兒女,我就讓她晚上多在家照顧孩子。領導說:「你對年輕人太好了,太慣她了。」我說:「拉扯小孩子都不容易,我們也是從那個時候過來的。」她們用不可思議的眼光看著我,對我說:「你這個人真好!」

幾年如一日的工作,學校的領導、同事都很敬佩我,校長經常在大會、小會上表揚我,這是史無前例的,沒有哪個老師能被領導表揚好幾年的,連續幾年的銀牌,使校長很有信心,鼓勵我要爭取金牌。

我在當地是出了名的大法弟子,工作中使許多領導、老師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團隊中的一位同事,常年與我配合,經常能感受到我身上的那種善的力量,他由衷的說:「某某(我的名字)老師,你就是我們團隊的定海神針!」

三、大學教授:「你的心這麼大,就是煉法輪功煉的」

我們為了在參賽中獲勝,二零一二年學校邀請了專業內某大學精英──李華教授(化名)為我們指導,我在外地與李教授一起工作中,她看到別的地區的老師出門搭車,工作中花公家的錢一點兒也不心疼,而我卻非常節儉,出門總是坐公交車,她說:「你們校長真派了個好人!」 我給她講了大法真相,告訴她:「我煉法輪功」。

連續幾年,在李教授的指導下,我們的參賽作品水平很高,已經達到了一等獎水平,但是都只拿了二等獎,李教授很難過,也很抱歉,我坦然地勸她說:「我們都盡力了就行了,二等獎已經很好了,我很滿足。」

二零一四年,李教授讓我在我帶的兩個學生中推薦一個重點培養,甲同學是我的親戚,而我推薦了乙,兩個學生技能上差別不大,乙靈活一點兒,李教授很吃驚的說:「你怎麼不推薦自己的親戚?」我說:「我認為乙稍勝一籌,我不能偏心,那樣不好。」

二零一四、一五年,為了拿金牌,李教授讓我推薦三個項目中比較好的做重點,作為主攻方向,我都推薦了其它項目,李教授說:「你怎麼不推薦自己的項目?我看你的那個就不錯。」我說:「我覺的他們的也挺好,不能每年我都是重點,只要能為學校拿到金牌,哪個項目都行,我都高興。」

李教授說:「你這個人真的挺好!我去過很多學校做指導,他們老師為了參賽名額爭來鬥去的,誰都不讓誰的,還從來沒看到像你這麼高的思想覺悟!」她接著說:「我知道了,你是煉法輪功煉的!」李教授後來在吃飯的時候跟我們校長說了這個事,並對校長說:「某某(我的名字)老師這個人沒有慾望,沒有私心!」校長很高興。

我與李教授經常聊天,她非常信任我,將其家務事、與她先生之間的一些難言的矛盾都與我訴說,我一再勸善,勸她要換位思考,替她先生想想,要寬容、大度一點兒,不要鑽牛角尖,凡事想想自己有沒有不對的地方等等,她覺的每次與我談話後,心裏很亮堂。她說:「你心這麼大,就是煉法輪功煉的!」

我鄭重的向她推薦《轉法輪》,李教授接過寶書說:「我們這裏也有煉的,由於受電視廣播的影響,不理解學法輪功的,也不了解真相。」表示回去要好好看看這本書。我們成了好朋友,經常電話聯繫。

四、兩度被610抹殺的「優秀教師」

我在屢屢奪銀的工作中,局領導、校領導和全體教職工都看在眼裏,記在心裏,二零一二年獲獎後,我被評為市優秀教師,這個榮譽將在當地報紙上公布。然而,當我的名字被教委報送到市政府時,卻被610辦公室一票否決,校長逐級探究原因,要求挽回名譽,被610辦公室拒絕。二零一三年,我又被評為優秀教師 ,校長當著我的面撥通了610辦公室主任的電話,校長與該主任的親戚關係很好,一口一個哥地叫著,依然被他拒絕,他說:「政府有規定:計劃生育和法輪功問題一票否決。」

在以後的幾年裏,我沒有因為個人利益受到傷害而消極怠工,而是用大法要求自己努力工作。從二零一二年到二零一七年,我負責的這個專業,從開始時的一個教學班,發展到六個班,並且班級人數都很多,因為現在職業高中招生都很難,有的專業由原來的五、六個班減縮到一、兩個班,所以老師們都說:「某某(我的名字)老師你真行,自己頂起了一個專業!」

校長因為我報不上市級的優秀教師很無奈,他勸我說:「不要難過,你的成績、你的為人已經得到了大家的認可,我認可你,老師們認可你,你的學生們認可你,社會也認可你,你看咱這個專業辦的多好!」所以校級的稱號都沒落下,如校級十佳師德標兵,局級技能先進個人,校級優秀教師等等,還有比賽時直接發的全國優秀輔導教師,省、市優秀輔導教師。

五、校長說:「你是這個團隊的靈魂!」

二零一六年,經過團隊成員的一致努力,校長的全力支持,共三個項目,我們贏得了兩枚金牌。當我們凱旋而歸時,校長專設慶功宴祝賀。宴會上,校長在我耳邊說:「你帶領這個團隊很好!」我趕快說:「不是我帶領的,是人家某某主任帶領的。」校長接著說:「不,你是這個團隊的靈魂!」

我的言行讓校長明白了大法真相,並痛快的選擇了三退保平安。這位校長退二線後,一直有人想通過經濟問題將他扳倒,但每一次都有驚無險,他得到了福報。

我能做到這一切,歸功於偉大的法輪大法和師父,法輪大法是我人生的指路明燈,師父時刻在我身邊,指導我、保護我,不管我經受多少迫害,經受多少不公平的對待,心中有法,絕不迷航。感謝師父!感恩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