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堅定的正念開闢出救人的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三日】看了明慧網四月十九日新疆同修寫的交流文章:《讓我們共同精進 解體新疆的迫害》,才知道新疆的迫害情況非常嚴重,邪黨在新疆對大法弟子和世人的嚴密監控,及各種法西斯式的暴政迫害使新疆成了一個大監獄。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這幾天我在四個整點外平時各個點發正念時,都加上了一念:清除新疆地區所有毀滅眾生、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同時讓其中的惡人遭現世報應,不能讓邪惡在那裏為所欲為的毀滅眾生和阻擋眾生得救。我在向新疆發正念時明顯感到師尊的加持,注意力集中,能量很強……

今天我們學法小組就相關的一些事進行了交流,下面我就把我們交流的一些認識寫出來,供更多同修參考,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我們對邪黨的任何監控迫害形式不能有絲毫的承認、默認

在《讓我們共同精進 解體新疆的迫害》中,同修寫到:「許多大法弟子思想深處認為中共邪惡迫害少數民族也許有防範暴恐的合理理由,也從一定方面加強了此次迫害。中共惡人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要將眾生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它所做的一切都是醜事、壞事,我們一定要清醒,不能理智不清。」

對此,我深有同感,邪黨在各地搞的那些各種監視、監控系統和手段,無一不是打著「反恐」、「防盜」、「防止犯罪」等等掩人耳目的理由,比如當初火車票實行實名制,就是以打擊「票販黃牛」為藉口,實際上是限制大法弟子或被迫害的民眾出行或上訪;手機卡強制實行實名制,是以防止通訊詐騙為藉口,實際上是阻撓大法弟子用手機講真相救人……當我們在被矇騙中,在麻木中,在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中,在無可奈何的人心中等,邪黨一步步把這些對民眾的犯罪行為搞成以後,我們才發現那一切給我們正常生活、出行,證實法、講真相、救眾生已帶來了很多困難和障礙。我們過後再來後悔沒有重視、沒有警覺、沒有用正念否定時,損失已很大了。

我們對邪黨本質一定要有清醒的認識,對邪黨不能抱有任何幻想和指望。我們對邪黨所有監視監控民眾的方式,對一切不利於大法弟子證實法、講真相救眾生的表現,我們都應全盤否定,用正念銷毀和解體,思想中不能絲毫的承認、默認。其實那些方式和表現就是在毀眾生、阻擋眾生得救,是罪大惡極的,我們對它們的麻木,相當於就是對殺人放火的無視。

二、用堅定的正念開闢出救人的環境

如今全國各地,哪一個地方不是大街小巷安滿了密密麻麻的攝像頭,不少地方已非常密集的安裝上了高清長距攝像頭(人臉識別系統)。有同修說,我面對攝像頭時,用正念和它們溝通,讓它們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弟子,讓它們攝壞人不攝好人,或用正念讓它攝不到我。這是對的,是大法弟子應有的正念。

但今天,我想,我們可能應該站在整體的角度,救度眾生的角度去從根本上徹底破除邪惡的各種監控。在理智的注意安全的基礎上,發出正念,徹底解體邪惡的所有監控形式,讓表面的一切監控不起作用,把安排這些罪惡形式的舊勢力徹底清除。

如果我們更多同修能這樣發正念,那肯定是威力無比的,一定能改變那一切。師父告訴我們:「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1]。

其實,我們只要能從內心認識到,動真念時,就起作用了,我們不能小看了自己,舉兩個本地同修正念否定邪惡監控的例子:

(一)

本地兩個月前突然開始逐街逐巷的砍剔行道樹,我們最初不知他們要幹甚麼,後來才發現他們是在人行道上安了很多人臉識別高清攝像頭,砍剔行道樹是為讓攝像頭不被枝葉擋住。我們開始有一種無可奈何的感覺,眼睜睜看著邪黨人員一條街道、一條街道的把原本很繁茂漂亮的行道樹砍得光禿難看。但後來,砍剔的行為突然半途停下來了。

在學法小組交流時,有一位同修說出了原因:她有一天突然發自內心感到很憤怒(不是人的氣和仇恨),覺得邪黨太壞了,瘋狂的監控民眾和大法弟子,他們把樹砍成那樣,那不就是在殘害生命嗎?不行,必須得讓惡行停止。

同修說,她動了這個真念,就在一、兩天後,邪黨人員砍樹的惡行突然停下來了,戛然而止。這麼久了,也沒再看他們出來砍,真的是銷聲匿跡。本地很多街道的行道樹得以保全。我們相信大法弟子的真念一定起作用,因為這事停止了確實是事實,如今那些砍剔過的街道和沒砍剔的街道形成鮮明的對比。

(二)

本地電瓶車、摩托車,前段時間,被邪黨強制要求安裝防盜定位器,車主被要求必須安,否則以後交警要檢查攔截、扣罰沒安裝定位器的車,現在是新買上戶的車已全部安裝,當地邪黨政府要求在二零一八年底,把以前買的車全部安完。

前段時間,本地同修交流已認識到,邪黨以防盜是藉口,定位監控大法弟子是實質,但大家也覺得無可奈何,也多少有些麻木。

一段時間以來,各個派出所警察在各交通要道瘋狂攔車檢查,很多人被迫安裝,安一套一百六十元,有不少大法弟子也被迫安裝。邪黨在市內設了好幾處「志願安裝點」。但前段時間,這件事也突然停止了。

交流時,有一位騎電瓶車的同修說,他每天必須騎電瓶車,開始是想儘量不讓警察攔截,每遇到警察檢查,他都發正念,他們還真沒攔過他一次。但有一天,同修突然認識到這樣不是根本的辦法。同修認識到所有荒唐的理由後面,實質是邪黨想定位監控有電瓶車的大法弟子,而且這件事有巨大的經濟利益在裏面,相關邪黨人員有斂財的嫌疑,其實這事對常人也沒甚麼好處。

同修想清楚後,發正念解體這事後面的所有邪惡因素,同時發出這一念:讓常人去告發相關邪黨人員巧立名目斂財貪腐,讓這件事立即終止。

同修動真念後,很快奇蹟又發生了,大約在半個月前,在各路口所有瘋狂攔車檢查的警察和各個所謂「志願安裝點」突然消失了,有些「志願安裝點」的牌子還在那兒立著,但再也沒有人出現。

說出這兩件事是提醒同修,我們面對邪黨的各種迫害行徑,不管它表面怎麼掩蓋、玩花招,一時之間如何瘋狂。我們真的發自內心覺得它們不該存在時,我們用堅定、純淨的正念否定和解體它們時,它們就一定會被清除。

我還認識到,當我們的願望在法上時,其實是師父為我們做了這件事。從上面兩個實例看,一個同修動真念都有那麼大的效果,如果更多同修動真念呢?發出堅定純淨的正念呢?那邪惡還能存在嗎?背後的邪惡因素沒了,人的這一面還能那麼兇惡瘋狂嗎?

其實,現在的每一刻都是師父用巨大的付出和承受為我們延續出來的,是為讓大法弟子儘快提高上來,更多救眾生的,世間不是邪惡瘋狂表演和毀眾生的樂園。此刻,我們可以讓惡人立即遭報,但那絕不是出於爭鬥、怨恨和報復,而是出於對他們的慈悲,是要讓他們從中警醒,能夠懸崖勒馬,少幹壞事,因為幹多大壞事要償還多大,幹多少還多少。「現世現報」才是正理,而且幹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壞事立即遭報,才能讓深受無神論毒害的、身在邪黨中的世人警醒和思考,才能達到讓他們吸取教訓的作用,知道大法的威嚴。讓他們從此以後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有改過和贖罪的機會。當我們的心是純正為他的,是符合法的時候,一切都會在大法弟子的真念下、正念中發生變化。

我想,所有邪黨惡人只不過是被舊勢力、邪惡生命利用的可憐的生命,他們不知悔改的這樣幹下去,等待他們的將是無生之門中的永罪永刑,那是最可怕和悲慘的下場。當我們發自內心生出對眾生真正的慈悲時,恐懼和仇恨都會蕩然無存。

還有,在新疆這件事上,我們是這樣認識的:世間的壓力和困難其實是成就大法弟子永恆威德的階梯,師父是在反過來利用邪惡的表現來讓大法弟子在法上成熟、生出應有的慈悲、堅定,錘煉出堅不可摧的意志,因為那是新宇宙不同層次王與主應有的素質。

此時,所有的負面思維和人心包括:無奈、悲觀和消沉等等都是邪惡用來干擾我們發出正念的障礙,那是邪惡的一種手段,我們不能把它們當成自己。其實,當我們把思想放入法中時,當我們想到偉大的師尊就在我們身旁,還有那麼多正神在我們周圍時,我們就一定會獲得加持,瞬間就能發出無堅不摧的強大能量。

我們一定要擺正自己和眾生的關係,徹底放下對邪黨的幻想,放棄對一切常人的指望,沒有任何依賴,心才會堅強。其實每一位大法弟子都對應著龐大的天體,都有巨大的力量,把法真正學入心,就一定能在法上生出堅定的正念,讓我們全國的大法弟子把正念合成一體,橫掃一切邪惡,解體邪黨最後的瘋狂,用堅定的正念,開闢出能救更多眾生的環境來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