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同修中見證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深深的知道,在營救同修這條路上,走得很艱難。路雖窄有艱險,但只要大法弟子多學法,放下人心,放下生死,眾神就會加持,師父就為我們開道。

師父說:「你們也沒有想過他們曾經是多偉大的一個生命,冒著這麼大的險惡,一頭紮進來,下到這麼險惡的地方來。就這本身都值得你們去救度他們,把他拉出來。」[1]我聽到同修被綁架後,主動走出來和家屬一起營救,這是我第一次參與這個項目,也是我地第一次請律師。

公安因為訴江之事,把J同修綁架投進看守所,至今已有一年,上個月被非法庭審,我們請律師申請二十來人去旁聽,但當地法院夥同「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百般刁難,威脅律師,恐嚇家屬,最後只准許兩位家屬去旁聽,這兩個名額中卻沒有J的丈夫C。

一、我順利坐進旁聽席

非法開庭前一天,我們幾個參與營救的同修一起和律師進餐,在飯桌上,律師給我們講了申請名額時遭受的威脅和恐嚇:「你們當地的法院和「六一零」太邪惡了,竟然連J的丈夫都不讓去旁聽……」看得出律師已經盡力,滿臉掛著遺憾。等律師說完後,我對律師說:「明天你帶我進法庭,我跟在你身後幫你提包」。律師說:「進去有多道關卡,很多證件需要查,順利進去的可能性不大。」我聽後馬上在心裏否定這種迫害:「我是主佛的弟子,我是來救你們的,你們不得用任何形勢阻止我進法庭正念除惡救度有緣人。」

第二天(非法庭審之日),非法開庭前法院把聲勢搞得很大,氣氛很緊張,連路人都覺的有點害怕。我和C來到法院門前,我站在法院保安亭門口,對著把守的六位保安發出強大的正念:「你們不能阻擋我入內。」半小時後見到了律師,律師和保安用手比劃著說了句:「這些都是家屬。」保安讓要進去旁聽的人手持身份證和旁聽證,我毫不猶豫的第一個先進,保安拿著我的身份證對著電腦,然後對著我本人,一直在驗證,接著讓我把旁聽證給他們,我看到他們打開旁聽證對著身份證,看看是否兩處的名字一致,這個過程持續了五、六分鐘,六個保安輪著來重複這些過程。那時我只感覺到整個場被能量包圍著,他們只是走著這個形式卻沒有自己的思想,因為我給他們的身份證並不是我本人,而旁聽證和身份證的名字也是不同的,我的長相和身份證的那個人也是大不相同,但是他們六個人竟然都沒有發現。當聽到一個工作人員說可以進去了時,我頓時流淚了,我深深的感覺到師父就在我身邊。

後面的兩道關卡和第一道關卡一樣,驗證身份和旁聽證,用儀器搜身,三道關卡,他們都沒有發現甚麼,我順利的進入了法院法庭,等著律師,等著被迫害的同修J。靜靜的坐在旁聽席上發著正念。當律師進到法庭看到我靜坐在旁聽席位時,臉上露出了微笑,我知道他此時的心理:「在法輪大法弟子身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情發生。」

二、鎖著的電梯打開,見到了法官

非法庭審下來,法院沒有直接作出裁決。之後的日子裏我和同修C不斷的奔走法院和公安局要人,但法官一直避著我們不願接見。

有一次我和C,還有律師一大早就來到法院,律師給法官打了個電話,沒說上幾句就被法官掛了,我們就在法院大廳等著,我讓律師協助我們,今天無論如何都要見到負責這個案件的法官。律師很配合我們,靜靜的和我們坐在法院的長椅子上,時不時的跟大廳裏的保安說,讓他轉告,我們一直在等法官。一個半小時後,仍然沒有甚麼動靜。突然,我看到大廳裏掛著的大鐘比實際時間快了一個小時,我想,偌大一個法院,怎麼連時間錯了都不理呢?我想這不是無緣無故的,我馬上想到了師父講的:「講真相我救人急」[2]。我覺的不能這麼等下去,抓緊做點甚麼(講真相之類的),我一人起身朝電梯那頭走去。電梯前有一個保安把守著,外人進入都要他同意,然後用遙控開電梯門,而工作人員則要電磁卡開電梯門。

我走到後讓保安給我開電梯,保安向我表示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法官不願接見,然後讓我還是坐那頭去等著吧。我這時沒有聽他的指揮老老實實坐那,我對著他發正念,請求師父讓我上去見法官。這時突然來了一個辦常人事的律師,和看守電梯的保安談話,我順勢按了一下電梯,保安沒看見我這個舉動,「叮──」電梯開門了,我一腳跨進去。

在電梯內,我又一次流淚,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啊,我只是有這個願望,師父就給我做了。我上到同修告訴我的樓層,一間間詢問,一間間的找負責這個案件的法官(因為我不知道法官在哪個辦公室)。最後我找著法官了,我和他講了同修是公認的善良人,還講了責任終身制。他表示出很無奈。但我相信,他在這件事情上還是會去思考。

和法官講了真相後,我下到一樓大廳,此時看到家屬和律師仍然坐在長椅子上,當律師見到我從電梯出來,遠遠的向我揮著手,又一次向我投來發自內心的笑容。

三、律師說:「是李大師在做。」

我和J、C同修也只是見過幾次面,J被非法拘留期間,不讓家屬會見,C一年內都未曾見到J。我決定陪C去看守所的前一天,發出強大的正念:「絕不允許舊勢力用任何形式阻擋我和同修J見面,同修不是犯人,誰阻擋誰犯罪。」

律師和家屬先來到看守所,自己單獨在看守所裏會見同修J,那天因為臨時有事,我半小時後才到達。到達看守所後,我讓家屬和我一起進去見同修,家屬很無奈的說:「那是不可能的啊,他們不會讓你見。」我只說了一句:「你連提都不提要見面,這個願望都沒有,那肯定就很難見著了。」隨後我自己一人朝鐵門處走去,邊走邊發正念:所有的人及電子眼設備都看不到我,請眾生擺放好自己的位置,不要對大法弟子犯罪。那個時候似乎真的沒有人看到我的存在,我來到第一道鐵門,我就讓保安給我開門,保安乖乖的就給我打開鐵門。之後每道鐵門都為我敞開,共經過四道鐵門,我來到了律師會見同修的房間,J和律師兩人看到我時,都非常的驚訝。律師向我雙手合十,不時的重複著:「你是怎麼進來的!? 」然後哈哈哈的大笑起來,那時看到律師笑得那麼開心,可愛極了,就像個小孩。我抓緊和同修在法上交流,讓同修在裏面不要害怕,告訴他現在的形勢,同修表示以後會做好。

和同修說完話後,我又從四道鐵門走了出來,獄警們看到我的背影,才恍過來,然後像在熱鍋裏的螞蟻,到處亂撞,大聲的向在外面的家屬問:「那個人(指我)到底是誰?」C不回答他們的問話。獄警問不出話來就恐嚇家屬恐嚇律師,還要把律師證扣下,並說以後都不會給這個律師會見同修了。家屬義正詞嚴的對他們說:「你們誰敢扣押律師證,誰敢行惡,我就曝光到國際網,曝光到明慧網上去。」獄警聲音顫抖著說:「不要曝光,不要曝光。你幫我們問問那個人(指我)進去有沒有給我們錄像,有沒有給我們拍照?」

同修正念的一句話,解體了獄警背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律師會見完後和同修C說:「你告訴你的兄弟,我太佩服他了,太崇拜他了,他真的打破了歷史記錄」。同修C說,是神讓他見到黑窩中的同修,律師說:「對對對,是李大師在做。」同修過後跟我說:「在這一年裏,一直都很害怕,很被動的營救,但是那天我才真正感覺到,那個怕甚麼也不是。」

結語

在營救中,不要執著被迫害同修和家屬的狀態如何,只要他們敢走出來配合我們一起營救,剩下的舞台就是我們的了,因為師父成就的是每一個人!

我們是主佛的弟子,因為我們是修神的,我們的存在就是在證實大法,證實神的存在。在救人的這條路上,完全可以運用神通,心有多純,威力就多大。

在營救過程中,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沒有同修發正念,我們甚麼都做不了,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喚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