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正心純 解體迫害因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四日】我是二零零二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下面是我的一些修煉體會,寫出來和大家交流。

無私為他的正念解體迫害

二零零九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我和同修們出去發真相小冊子、貼不乾膠。正發著,後面竄出一台摩托車,一下就橫在我們面前,車上坐著兩個人。其中一人大喊:「你們往我家發甚麼呢?上派出所!」兩個人叉著腰擋住路,並上前拽我們。

這時我手裏正拿著一個「法輪大法好」的不乾膠。我說,給你看看「法輪大法好」,就舉起手來叫他們看,同時心想我怎麼沒有帶大法真相護身符來呢,給他們一個護身符多好,省的他們騎摩托車不安全。就這樣一想,他們態度馬上就變了,並說你們要注意安全,掉頭騎車就走了。

這瞬息的變化把我搞愣了,回過神來想,他們怎走了呢?剛才還大喊大叫,這時我忽然明白,就是我完全為他人著想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與怕心的善念解體了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

我們這裏是農村,經常和同修白天去各村發小冊子講真相,所到之處,每家大門放一本,看見人我們當面送給他,並和他講真相,勸三退。一天我們正做著真相,突然有人在後面大喊:「站住!」我回頭一看,大約一百多米遠,一個年輕人追了過來。我就問他:「你是在喊我們嗎?」他說:「是,你們站下!」我說:「你是想聽真相吧!我正好找不著人講呢!」

我沒有任何其它想法,就迎著他走過去,邊走邊講,等講到他跟前時,他說:「你還講,你看我是誰?」他就讓我看他胳膊上的警徽。我連想都沒有想,就說:「你是警察,你是保護一方百姓平安的,那你的命比一般老百姓的命更重要。」

他從兜裏掏出幾本我們別在各家大門上的小冊子,問我:「這是你發的吧?」我說:「是,可這裏的內容都是叫人做好人的,你看看就知道了。」他說:「你還說,所長的車馬上就到了。」因為他們發現有人發資料,已經出動警力向這邊搜查過來。

說完後,他就大步往前走,我就在後面不停的講,他說:你們趕緊別發了。我們聽出他是想保護我們。緊接著,他就快步的和我們拉開一段距離,引著追過來的警車開走了。

回家後,我思考,這都是我們遇到邪惡干擾時沒有怕心,完全為救人的正念化解了邪惡的迫害。

發正念、踐行法理 解體邪惡因素

二零一一年七月,鄰縣有個同修發小冊子被綁架,為營救同修,我和同修的女兒到縣國保去要人。說是要人,在另外空間實際是正邪大戰。

我每次出門都帶真相資料,上了大客車,我就給乘務員講真相,並送小冊子。她不但不聽、不要,還指使一個像地痞流氓似的人收拾我。我就向那個人發正念,解體他背後影響眾生得救的邪魔爛鬼、共黨邪靈。

這個人到我跟前說,你是學真善美的?我說是真善忍,接著給他講真相。最後他不但沒傷害我,還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的少先隊,他還讓車上的其他人也過來聽真相。

到縣國保,國保大隊長開口閉口都說他是按照法律辦事,我就從我背包中拿出一本《信仰合法,迫害有罪》的小冊子說:「你口口聲聲說你按照法律辦事,你把你的法律拿出來我們對照對照,看誰符合法律。」我正說著,對面辦公桌一個一米八多的大個子警察騰一下就竄過來,不由分說的擰住我的胳膊,使勁往後掰,並且大聲喊:「拿手銬子來,把她銬起來。」他這一喊,整個樓道二十多個房間都聽見了,各屋的警察紛紛聚過來圍觀,看是怎麼回事,門口都擠滿了人,有照相的,有看的。

這時,我就聽「喀」的一聲,我的胳膊可能被他掰斷了,我感到一陣劇痛,有些受不了。這時我就在心裏和師父說:「師父他們不講理呀!」剛說完,他就把我放開了。

接著開始搶我背包,我說不可以,他就把背包帶拽斷了,資料撒了一地。他就開始擺弄資料,有二十多本《信仰合法,迫害有罪》小冊子,有十幾本《江澤民其人》,等等,他就在地上擺。

我感覺胳膊好疼,心裏想一定是他給我掰折了,我就用手摸著胳膊,心想讓疼痛完全轉到施暴者身上去,就這一想胳膊不疼了。我看到正在地上擺弄小冊子的那個大個子立刻蔫了,手不動了,站起來一聲不吱的回到自己的辦公桌那去了。

後來國保隊長說:「你們回去吧,把這些資料留下。」我說:「那你就好好的看一看吧。」

回來想他們怎麼讓我回來呢?同修是發資料被綁架,後來還非法勞教了一年,我拿資料上他那去,他還讓我回來,真是不可思議。

這次事件使我親身見證了師父講的:「我們法輪大法會保護學員不出偏差的。怎麼保護呢?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

有一次鄰縣夫妻同修被綁架,我在信箱上一直關注著,一天那邊同修打電話讓我去。我在等車時,突然陰雲密布、電閃雷鳴,下起大雨還夾著冰雹。我拿一把傘,傘都打不開,渾身淋個透,我知道這是邪惡干擾,想阻止我去營救同修。

一路上雨下個不停,進入了鄰縣,街道都是水。到同修那,同修問我:「你知道叫你幹甚麼嗎?」我說:「我知道,我在關注信箱呢。」同修說:「本縣同修去要人,國保說,誰再來就抓誰,同修們都有壓力了,才給你打的電話的,想讓你陪家屬去要人。」我說:「行,我不歸他們管,我是新宇宙的生命,我不歸它舊勢力管。」

當天我就和同修女兒去國保要人講真相。上樓梯時迎面正好碰上國保隊長,他說:「你們別來了。」他不但沒抓我們,還讓人把我們領到控申科,又到檢察院,我們如願的講了真相,邪惡解體了。真是「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2]。

還有一次在半夜十一點多鐘,我在路燈下往電線桿上噴「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時被村治保主任看見了,他說是誰整這個呢?我當時一點也沒害怕,說我要告訴所有人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立刻就走了,走兩步回頭對我說:「我沒看見啊。」

還有一次同修被綁架,我去要同修,也被警察綁架。我沒有怕心,一心想救派出所所長,最後把所長說服並三退。這方面的實例還有許多,就不一一寫了,總的體會就是念正心純大法的神跡就會展現!

結語

對於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說,學好法是最重要的,一切正念正行都來源於法,我把《洪吟》、《洪吟二》、《洪吟三》、《洪吟四》都背下來了,《轉法輪》也背好幾年了,短經文我也背。晚上我很少脫衣進被窩裏睡覺,睏了就蓋件衣服睡一覺,醒來就背法、煉功。在講真相方面,我基本是走哪講哪,趕集市講、挨家講。我們村是鎮政府所在地,大約一千多戶我挨家都講完了。

最後我想和同修們說一句:在正法的最後時刻,我們一定要共同精進,完成史前大願,兌現誓約。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