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修煉中的奇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感恩師尊把這麼好的大法傳給了我們,傳給了眾生。感恩師尊給了我未來,給了眾生未來。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我把自己修煉路上所經歷的一些片段寫出來,證實大法。

一九九八年十月的一天晚上,我抱著喜悅的心情從有緣人家中捧著大法寶書《轉法輪》騎車回家,真像書中講的「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1],身體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

一進家門,就覺的燈光很刺眼,一翻開書便看到了師父的照片,倍感親切,好像甚麼時候在哪裏見過一樣。之後便開始讀書,直到深夜。看到書中講的「其實不是刺激你的眼睛,而是刺激你的松果體,你感覺到好像是刺眼了。」[1]我明白了剛才為甚麼會感到燈光刺眼。入睡後做了一個非常清醒的夢,夢到自己是一個修道人的形像,去到了天上,那兒非常乾淨,還聽到了美妙的音樂。我當時心想:不是還有一本書嗎?!念頭一出,瞬間從空中發來巨大的條幅,上書「大法千秋萬代」六個大字。醒來後感覺是那麼的真切,從此每天下班吃完晚飯第一件事就是看書學法。

有一天深夜,看到書中「師父」兩個字散發出紫光,當時明白了「師父」兩個字的一層含義:師父是給我講法的父親。我激動得看不清書上的字,淚如雨下,口裏喊著:師父啊,弟子相見恨晚呀!以後無論發生甚麼事,弟子都會堅定的在這條路上走下去。

一、放下執著

開始修煉大法不久後的一天,一群稅務局的人到我剛裝修好的門市上,以我沒交稅為由,要將我所有的東西劫走,要不就要罰款八百元。

當時,我所有的錢都投在門市裝修上了,借了幾百塊才把罰款交上。下午又聽說某某品牌要招加盟商,有意向的可先交八百塊定金,次日早上簽合同交貨。交完定金,我便乘車去到外地與家人商量,爭取加盟代理那個產品。然後當時由於經濟狀況原因,便沒能加盟,心裏很沮喪。

晚上閉著眼睛躺在床上思考著該怎麼辦,清晰的看見一個彩色的法輪在我頭頂上轉著。我當時就想,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呢嗎?我都得法了,還那麼難過幹嘛?心情頓時輕鬆許多。第二天去找他們退定金,然而負責人說我沒守約按時去,加盟權給了別人,定金也不退了。當時我就想,我是修煉人,爭甚麼,不退就算了。師父講過:「所以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2]別人大老遠派來這兒難道就是為了你這幾百元錢嗎?欠債要還,也許是我哪輩子欠他的吧。我的心性提高了,心放下了,身體淨化了,心情和身體都輕鬆了。

下午,騎自行車馱著小孩兒去省體育館學游泳,一看錶只剩十多分鐘就要開始了,心裏著急的想著:師父啊,弟子不能遲到,不能讓別人等咱們啊,不能耽誤別人的時間呀!突然間,好像有人推著我的車一樣飛奔了起來,我一路上甚麼都沒想只管騎車。到了一看時間,剛剛好,心裏喊道:師父啊,我是怎麼做到的呀!平時怎麼也得四十多分鐘的路程,今天居然十五分鐘就到了,真是神奇。因為師父講「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我想到了、做到了,這就是修煉,「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師父就讓我走了另外空間的時間,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二、都是真的

我與許多同修一樣,因修大法,證實大法,講真相救人而被中共迫害,遭非法勞教。剛進去的時候因為床墊、棉絮都沒有,我只能睡在只鋪了薄薄一層床單的冷冰冰的硬床上,我心裏想「難忍能忍」[1],睡了半個月覺都不覺的背疼,一定是師父在幫弟子承受。

有一天,幾個吸毒人員把我叫到牆角讓我趴在牆上要打我一頓,強迫我放棄修煉。當時我想:師父啊,這些人好可憐啊,她們被關在這兒,根本不知道外面大法的情況。剛想完,她們突然說:「真修弟子啊?快過來坐吧!」我不信的轉過頭去,她們說:「對,就是叫你呢,快過來坐吧,給我們講講法輪功是甚麼啊!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現在這些當官的瘋了嗎?我們吸毒吸自己的錢,但是犯了國法,但你們啥都沒幹,又沒犯法,還把你們這麼多人都弄來關著。」就這樣我給她們講明白了真相,她們後來都幫著同修們傳遞經文,有的後來還得了法。當時我就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幫我化解了這次魔難。

勞教所的惡警、壞人強制大法弟子每天勞動十三個小時以上,並用各種方法強制我們放棄修煉。但我們邊勞動邊背《洪吟》,從未間斷。有一天吃飯的時候,大家都從樓上往下衝,我也被擁擠著下樓,可是突然大腿按不住的往起飄,當時有點興奮也有點害怕。旁邊的人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事兒,腿就不飄了。飯後與同修說起這事,同修說師父還在管著你呢,師父沒有放棄我們大家。師父說:「其實只要你修煉,我就在你身邊。只要你修煉,我就能夠對你負責到底,而且我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你。」[3]我當時就明白了:師父講的都是真的。

三、正念的威力

由於邪惡的謊言對世人的欺騙,害得世人抱著仇恨的心理對待大法與大法弟子,使得他們不能得救。為了講清大法真相,一天晚上我與同修騎著摩托車去送真相。有一次我感到真相袋扔到農戶家旁邊去了,別人可能看不見,便下車將袋子撿回來恭恭敬敬的放在那家人的門口。剛回頭,突然看見六、七米遠的十字路口邊上好像蹲著兩個人。這時閃過一個念頭:蹲坑的。我瞬間大聲喊出一句話:鏟除他們兩個人背後的邪惡!同修還沒反應過來咋回事,那兩人立馬站起來飛速的消失在黑暗中離開了,當時倍感大法的神威。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們平安的離開了。

在這場史無前例的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下,許多被邪惡迷惑和操控的人也都胡作非為的幹出了許多犯法的事。當時許多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戶口都被他們非法註銷了,孩子因升學,學校必須將學生戶口統一交到上級教育部門審批。不在學校所在範圍內的和戶口是畢業前半年內遷過來的都不得在本處升學。那天中午,班主任打電話給我說,明天下午就要交走了,就你家孩子還沒交。我急忙跑去所在地遷戶口,新來的戶籍人員只找到了我孩子的戶口,但是沒有我的。她自言自語的說:「一個未成年人怎麼能單獨立戶呢」。最後在註銷人員戶口裏找到了我的戶口,她又自言自語的說:「怎麼勞教還把戶口註銷了,這不亂來嗎?」最後她告訴我沒有戶口就沒法遷。

第二天早上,我下定決心,一定要辦好,雙手合十,對著師父的照片說:師父啊,我知道有一部份大法弟子的孩子也面臨這種情況,就算是給大法弟子開創一條修煉的路,今天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辦成。

然後我與同修一起發著正念去派出所。所長在三樓上開會,我們在樓下一直發正念。等了約四十分鐘,平時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工作人員從我們身邊跑來跑去的也沒看見我們。

所長開完會,我們直接去他辦公室,理直氣壯的問他:是誰判我勞教的?是誰把我戶口註銷了的?所長像個洩氣的皮球,有氣無力的癱在椅子上。我告訴他:你今天必須把戶口給我上了,我修煉大法沒有錯,我按真、善、忍做好人錯了嗎?他說:「又在給我宣傳了,好好好,我給你辦!」然後打了個條兒蓋了章,讓我拿去辦。到辦證處,主任叫我要寫甚麼「證明」,我拒絕了。他便自己去操作了,不到十五分鐘就將一個嶄新的戶口本交給我了,剛好中午十二點。這下孩子可以順利的升學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4]。

這場舊勢力的安排,師父是不承認的,我們也不該承認。今後我會繼續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自己該做的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