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師父偉大、法偉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感謝師尊讓我成為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感謝師尊讓我們全家所有親人沐浴在師父的無限慈悲中;感謝師尊讓無數眾生有了美好的未來!

一、師父救了我公爹

二零一七年大年初一,我七十八歲的公爹突然得了急性腸梗阻,典型的胰腺炎,同時伴有高燒。丈夫給我打電話說:「你在哪,趕快去醫院,咱爹住院了。」聽到此事,我第一念就想:師父,弟子要利用公爹這件事證實大法,救度全家人。我當時就非常堅定的對丈夫說:「咱爹沒事,我馬上去醫院」。我在心中一直堅定一念,一切由我師父說了算,徹底否定舊勢力在正法時期想利用公爹的病痛,耗費我們的人力、物力、財力,來干擾我證實法、救度眾生,干擾我做好三件事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

醫院斷定此病不能進食、進水,進了就治不了了,而且時好時壞不好治。我看初一、初二兩天都沒有好轉。公爹疼的一會叫,一會喊,折騰個不停。初三早晨我去醫院,老人正折騰著要回家,要喝粥、吃飯,醫生拿來針也不配合打,鬧來鬧去。醫生一個勁的解釋不能吃喝,公爹不聽還是一個勁鬧。正巧我趕上,我想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證實法的機會來了,我見勢就說:「您要回家吃飯,那我拉著你去我家喝粥行嗎?」公爹說,行。於是我們收拾收拾就往外走。就這樣我用三輪車拉著老人,一道發正念:老人的事一切師父說了算。此事就是幫我證實法救度我全家來的,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到了家,我們給師父磕了頭,上了香,就準備給老人做飯了。我和婆婆照顧公爹,其他家人都叫他們回家念「大法好」。就這樣,老人天天吃飯,一天比一天好,幾天就和正常人一樣了,甚麼事也沒有。

過了正月十五,老人高高興興的回家了。家人們都高興極了。丈夫還給師父上了香,磕了頭,表示以後做好。家人們都說:法輪大法就是好。

二、師父救了被醫院判了死刑的B同修

大概在二零一六年六月份,我聽說B同修住了醫院,經醫院診斷是腦幹壓迫喉嚨、栓死,無法進食。我馬上去了醫院。B的老伴癱瘓在床多年,兒子還沒有成家。孩子只好把癱瘓的媽媽一起接到醫院照顧。

我見到B,他臉紅脖子粗的正在輸液,我拍了拍他的胳膊,說:你在這幹啥,這治得了你的病嗎?他說:治不了,醫生說腦幹壓迫喉管已經栓塞了,只能回家等死。我說:那還在這幹啥?他說:明天回家。我說,明天才回家呢。他癱瘓的老伴連連說:就走,就走。B這才說:今天下午回家。

我讓他家人們去吃飯,他兒子留下守著我們。我就開始發正念,我想:師父講過,「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證實法來的,是救度眾生來的;而不是讓舊勢力利用大法弟子的不正確狀態干擾證實法,干擾救度眾生來的。我和師父說:師父,我要利用B同修這件事證實大法。我要徹底解體舊勢力妄圖利用B同修的不正確狀態干擾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B同修和我的一切不足都在大法中歸正,B同修的一切由師父說了算,誰說了也不算。

我一直發了四十分鐘的正念,睜眼一看,B同修也在發正念呢。他兒子說,在我沒來之前,兩個大小伙子扶著才能坐五分鐘。這時B馬上叫兒子辦出院手續。真神奇,樂的醫生說:我把所有的藥錢都退給你。

我和B同修的兒子定好,我要和他的父親一起配合證實法,因此我每天下午和B同修一起學法、發正念,時刻歸正自己,不能被假相帶動,思維不能和舊勢力站在一起,一定要和師父站在一起。我知道B同修不太精進,甚麼關難都沒有在法上過,孩子們都反映他不像個修煉人,啤酒也喝,只是知道大法好。到他家,我每天看到的就是B弄點水放到嘴裏,不停的喊咽、咽、咽,總是憋的臉紅脖子粗,但是滴水也進不去。一天、兩天、三天都是這樣。B表露出來的思維一點也不在法上,而且難受的翻騰,甚麼準備後事呀,用點葡萄糖啊等等。我知道此時不能要求他甚麼,是在考驗我動不動心,是不是會被這假相帶動。在這過程中,我也時常會冒出怕B同修萬一不行,家屬就會埋怨我的顧慮心與怕心。在第五天的晚上,我找出了這顆心,發出強大的正念,說:明天早晨B同修正常吃飯。從那一刻起我時刻嚴肅的盯著自己的一思一念,時刻在法上看問題。

果然就在第二天早晨,也就是第六天頭上,奇蹟出現了,B同修正常吃飯了。原來,B同修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的時候,跑到師父法像前上香,跪下哭著說:師父我不行了,我要死了。最後他使足力氣說:師父,我就是到嚥氣的那會兒,我也得記住師父說了算,誰說了也不算,我得救人啊。剛說完,他就覺得喉嚨熱了一下。緊接著賣油條、豆漿的小販來了,他馬上說,兒子打豆漿去。就這樣奇蹟出現了,油條、豆漿都吃進去了。

我們馬上商量著到醫院講真相。在醫院裏護士、大夫聽了我們的敘述,看B的狀態,都覺得大法神奇。後來B同修用自己的親身體會,到村裏挨家挨戶講真相,又到集市上講,因為村裏人很多都知道他活不成了,這使很多世人又明白了真相。

三、師父救了C同修

同修C的家族中有遺傳精神分裂症導致死亡的病例。C同修現已七十四歲,老伴雖然已七十四歲了,但經常看黃色錄像,招來色魔,如果C不同意,就打、罵。C因為怕羞,不敢對人言,不敢與同修交流。導致C精神高度緊張、錯亂,病業假相在身,吃不了,喝不了,睡不了。家屬給看了好多地方的醫院也不見效,都說她活不過一個月了。

而且家屬發現她有精神分裂症的症狀。拿了五天的治精神病的藥,C也不吃。沒有辦法,家屬緊急商量,因為醫生說,這五天的藥若不吃,此人就得徹底瘋掉,所以家屬決定送精神病院。

C的二兒媳明白大法真相,提前找到我,和我說明情況。我讓她通知家人到我這,他們正在去精神病院的路上呢。一會兒,載著C的兩三輛家屬的車停在我院。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維護大法、證實大法的機會。我堅定一念,一切由師父說了算。我把C同修讓進屋,對她的家屬們說:你們都回去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我師父今天下午就讓我們出奇蹟。他們說:那是好,能不能先把這五天的藥給她吃了。我說:我們不用這個。而且我提出暫時不讓C和她的老伴接觸,他們同意了。他們走了,去精神病院諮詢去了,他們很擔心,因為C的母親就是這樣去世的。

我找了幾個同修緊急交流了一下,C的女兒也是同修,我們安排了配合學法、發正念的事。第一天晚上,幸虧C的女兒沒走,和C一起住。就在後半夜一點多,出現干擾,C全身疼痛滾在地上,還有色魔附體的樣子。C的女兒趕緊喊:媽,快喊師父,解體它,一會就好了。就這樣連續出現了四、五夜,後來就不再有這種干擾了。師父救了C,邪惡解體了。

家屬給C單獨租了房子,暫時與她老伴隔開。這樣C同修每天上午講真相,下午到學法點學法發正念,生活自理,身體與精神狀態都很好,現在已經兩、三個月了。

後來我用三輪車拉著C到幾個兒子、親人中講真相證實法,他們看到她的狀態,都非常的高興,一直讚歎法輪大法好。原來家屬都反對大法,現在他們和周圍的人都改變了對大法的認識,兒女們都爭著給錢,贊助做真相資料。我們覺的這錢不能要,告訴他們:只要你們如實的告訴別人你媽是怎麼好的就行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