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父親 正念顯神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在這幾年營救父親的過程中,也是我不斷的去掉執著心的過程。每當我達到標準時,師父都會給我顯出神跡,使當下的形勢發生扭轉。

第一次是在父親被綁架後,我到派出所去要人,去之前怕心較重,因家中就我一個人了,第一次一個人面對邪惡,心裏很忐忑不安。可是當我一走進派出所時,怕心卻消失了。

他們在歸還父親的隨身物品:皮帶、帽子、手錶時,從父親的帽子中滑出來一個U盤(是父親趁他們不注意時塞到帽子裏的),他們很詫異,其中一個警察拿著U盤說:怎麼之前沒有發現這個,正好有電腦,看看裏面是甚麼。我馬上警覺,心生一念,絕對不能讓他們看。當時感覺一股能量充斥著身體,我直視著那個警察,伸出手,對他就說了兩個字:「拿來。」他在接觸到我的眼神時,感覺他震了一下,然後在下一秒雙手捧起小小的U盤,恭敬的交到了我的手上,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等我回家一看,才發現裏面有我們地區幾十個大法弟子的訴江信的電子版、郵寄單號和聯繫方式,心中後怕不已,心裏奇怪為甚麼當時氣燄那麼囂張的警察卻聽我一個女生的話,突然悟到肯定是師父在旁加持才能順利拿回U盤,使當地同修免受牽連。

第二次感覺到神跡,是在法院給父親非法開庭那天。當地610派出了幾十名特警將法院團團圍住,不讓任何人進入,旁邊的路人看到這陣勢都嚇住了,趕緊問別人今天是審甚麼大人物,這麼大的排場。我為了讓更多的人聽真相,就將親朋好友,關係好的街坊鄰居都叫來去旁聽,可在前一天法院裏發旁聽證的工作人員卻故意刁難,說是必須開庭當天早上八點半前來才發。結果就出現了上述的一幕,整個法院被特警團團圍住,並下令任何人不准進入,更別提進去找發旁聽證的人了。當時所有親朋還有同修問我該怎麼辦,我也傻眼了,我也是第一次碰到,當時想:我一個人該怎麼衝進去啊?

可是看到周圍親朋看著我那期盼的眼神,我感到責任重大,我不能被邪惡形勢嚇倒,只能前進,不能後退。我挺起腰板,心裏求著師父,一個人往被特警圍住的入口處走,越走近越覺的自己變的高大起來,直到在入口處看到特警的頭,他說:「你是誰?怎麼敢進來,今天上面下令誰也不能進。」我說找某某法官,他讓特警圍住我,他給法官打電話沒打通,便不讓進。我當時也不害怕,就說:「你可知道我是誰,你不讓我進,馬上我父親要開庭了,旁聽的人進不去,你能承擔這個責任嗎?」他說:「我不管法院的事,我們今天來的任務就是不讓任何人進來。」說著就擋我面前,就在這時,我腦中洪亮的迴響起了一句話:你居然敢欺主!我頓時渾身感到無限的能量,用語言無法描述。我馬上直視著他說:「你讓一個人跟著我上去不就行了。」他當即沒有了氣燄,聽我的話讓人陪我進去找人。

當找到那個工作人員時,他悠閒的喝著茶,聊著天,看到我居然會來,很尷尬的說:「你怎麼才來啊,馬上就開庭了,我等了好久。」他讓所有要旁聽的本人上來才能拿旁聽證,我馬上意識到邪惡的另一個伎倆又使出來了:我進來了,可別人怎麼進呢?我求著師父,往回走,突然感到自己有唯我獨尊的感覺,我看到那個特警的頭後,站在台階上給他說:「我讓誰進誰就進。」那個特警馬上低頭重複了這句話,然後給其他特警下令,指著我說:「她讓誰進誰就進!」就這樣,我手指著親朋好友和同修一個個的讓他們進來了。期間管另外一個入口的特警跑過來看發生了甚麼事,找到那個頭說:「你怎麼聽她的?」那個頭很嚴厲的回了一句:「就是她讓誰進就誰進!」

在進法庭的時候,有個同修來的晚了,被特警攔住不讓進,我當時對特警說:「現在是公開庭審,路上的行人都可以進來旁聽,這是我們的合法權利!」特警一聽,馬上走了。

還有許許多多在營救父親時發生的神奇的事,讓我深刻體驗到師父所說的:「一個不動能制萬動!」[1]而「不動」就是師父說的:「不動啊,是指堅定的正念和正信不動」[1]

在迫害發生的當下,如果我們能堅定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橫下一條心堅定正念,就會破除一切邪惡形勢。在此,我想再重溫一下師父的《正念》這首詩:「疾風電掣上九霄 雷霆萬鈞比天高 橫掃穹宇無盡處 敗類異物一併消」[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正念〉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