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保護弟子走正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二零一七年十月中旬邪黨十九大之際,邪黨不法人員對大法弟子加緊了跟蹤、監控等迫害,市、縣「610」操控本地派出所人員把我綁架到市洗腦班,對外稱「法制學習轉化攻堅班」,指派鎮上倆個維穩人員夾控我,日夜監視,不准我煉功。並指派專人(所謂「幫教人員」)給我洗腦,妄圖轉化我。我正告他們,你們是在搞非法拘禁,精神強姦,迫害好人。

幫教(幫兇)人員先「溫和」的和我談心,目地是想了解我的內心情況,找到我內心他(她)們認為的弱點,幾天後就利用薄弱點來對我攻心,同時夾帶恐嚇,嚇唬,說不轉化,就按新出台的兩高司法解釋,把我弄到看守所或精神病院折磨;或者讓你對大法產生懷疑;再就播放誹謗大法的光盤給我強制灌輸,我基本上不看,不聽、不搭理、心裏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有空閒就背法,發正念。同時向內找自己,認識到這次被迫害又是名、利、情的執著被鑽了空子。

十多天後,他們看我不轉化,就出一損招:說你不轉化,也行,那你就寫個保證書,內容是做合法公民,不做違法亂紀的事,寫了就可以出去,我聽了覺的也行,《憲法》保障公民信仰自由,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修煉法輪功,發真相資料,按中國法律也是合法的,說答應寫。夜裏一點多鐘,開始做夢,夢中就像放電影一樣,一個人懵裏懵懂拐過幾個小巷後,一下就進入一個蠻荒時代,一群人圍住這個人,想吃他。我的思維一下子進入這個人的身體中,我被這群人凌辱,他們下流無恥地扯光我的衣服,去抓我的下身,說是割了來吃,反抗過程中我一下驚醒過來,緊張得出了一身汗。

我清醒的認識到:惡人把我綁架到這裏搞轉化,肉體和精神受他們凌辱,我若答應他(她)們寫甚麼,另外空間的身體就被他們閹割,進而可能我的正念就會鬆動、動搖,我悟到,現在連這個保證書都不能寫,在這個邪惡的環境中寫甚麼都是妥協。這時師父的法湧進我的腦中,「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1]

我的正念升起來了,決定甚麼都不寫,並絕食兩天。邪惡之徒見我答應又反悔,氣急敗壞,甚至發出死亡威脅,說甚麼:我們要讓你豎著進來、橫著出去。我放下生死之心,不為所動,同時用師父的法指導自己,悟到只要信師信法不動搖,師父會保護我的,邪惡是不敢動我的。的確,當我放下怕心後,表面上邪惡也沒敢對我怎樣。

幾天後又做了一個夢,夢中和幾個同修在一間舊屋子吃飯,吃完後要洗碗,我就往土灶上的鐵鍋裏,用有油的碗直接舀熱水,一個聲音呵斥我:怎麼這樣?我心裏很慚愧,因為把整鍋熱水都弄髒了,羞愧中我醒了。我心想師父又有點化,讓我不要做錯事,我警醒自己一定注意。

第二天,我的妻兒被他們批准來看望我。他們先對我的妻兒進行了洗腦毒害,再讓妻兒倆軟化我,想利用親情來轉化我。表面上,妻子被他們哄騙,反覆勸我,求我轉化出去,只差沒跪下來求我。但我知道,整個寰宇無數眼睛在盯著我,我必須走好,走正修煉的路,不能留下任何污點,心裏反覆背師父的法,「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2]

之後,他們繼續進行邪惡的洗腦,但我感覺壓抑的氣氛越來越輕。海內外同修的電話直接打到洗腦班,給他們講真相,要求放人,我的正念也越來越強。他們恐嚇我說:不寫保證就別想回去。我心想:你們說的不算,只有師父說了算。我反覆背師父的法,「最根本上我把握著一切,包括從無到有,那都是不能用人的語言來舉例子來說明的了,是用甚麼方式也無法說清楚的了,那力量最大,襯托著一切生命,襯托著從微觀到洪觀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不管是多高的神,都控制在那裏。宇宙的形式、世間的形勢,從高到低所有的一切,想出現甚麼狀態就甚麼狀態、想做甚麼就做甚麼。」[3]

我悟到,只有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就聽師父說的,按師父的要求去做,奇蹟就會出現。最後幾天,我甚麼都不答理他(她)們,就是集中精力發正念,銷毀操控惡人背後的邪惡生命與邪惡舊勢力,讓表面惡人遭報。之後有個惡人突然鼻子流血;有的惡人晚上失眠,睡不著覺。他們試探著問我:是不是你發正念使他們這樣的。其實我清楚這是全體大法弟子的正念使然。

非法拘禁二十多天後,他們宣布解散洗腦班,無條件釋放了我。非常感謝師父的呵護,感謝海內外同修的正念配合。弟子一定修好自己,多救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