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的鏟除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最近去外地,在檢查站我被攔下,檢查身份證後讓我去另一屋裏領證件,家人很奇怪,我說他們查出我是煉法輪功的。

進了屋子,一個小協警也可能是警察,電腦上調我的資料,我問他怎麼回事,他說顯示我被拘留過,我問那怎麼了,甚麼問題?他要了我的電話號碼,查了甚麼,也沒看見,說,問你們當地派出所去。就還了我證件,我就走了。

在這個過程中,我知道這就是網上說的大法弟子身份證信息被儲存入了他們的數據庫裏,讓警察動起來。在過程中,我一直在發正念,我不認可它們的任何迫害。就是要堅決鏟除它。

回家後,我上網查了一下,近期很多這種事情,很多同修外出受到騷擾甚至判刑迫害。這種信息化系統,顯然還把大法弟子作為敵人、罪犯來監控,這是犯罪,是對大法的侮辱。

但是作為修煉人,我自己的想法是甚麼呢,近些年我沒有怎麼再受直接的迫害,有時會有警察上門,我一般態度都很硬,你好好說話,不對我們有任何不好言行,我才理你。有警察上門做調查,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是不是×教,我直接把他們轟出去。我覺得我們對警察不缺禮貌,如果我們軟弱,他們會得寸進尺,讓你這個那個的。

有時也會有一些念頭干擾,要迫害啦,再出現甚麼情況甚麼的。我就在想,我煉甚麼呢,修煉這麼多年的大法弟子,將要有極高層次的覺者,主、王被迫害來迫害去?我是大法弟子,有強大的能力,一定要相信這一點。

很多同修是閉著修的,看不見正念與功能的威力,在面對邪惡,將信將疑中,最後撐不下去,選擇了妥協,但是在去掉常人思想與執著的同時,你也可以試一試,加大發正念解決遇到的干擾。

我也是閉著修的,但是因有漏遇到過邪靈干擾,在夢中遇到邪靈,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發正念,立刻醒了,身上局部發涼,冒涼氣,我就坐起來,發正念,請護法神幫我攔住邪惡,不能再讓它跑了,我想如果我清除不了,我就去找同修幫忙,然後發正念,念完口訣後,後腦突然一股涼氣,身體幾乎凍住一樣,像進了冷庫,我就堅定的發正念,一會涼氣弱了,過一會,又突然一股很強的涼氣,重複幾次,大概二十分鐘左右吧,身體暖和了。一看夜裏二點多。這種情況出現過幾次,表現的越來越弱,我也主動清理,即使以後再有,再敢來,我也只當清理垃圾。

當然,出現這種情況本身也是因為有漏被利用,但這不是我在這裏想表達的,我想說的是,邪惡是真實存在的,而大法弟子的能力也是真實存在的。我曾被抓到所謂的「轉化」班,當時各種人心很重,悟性也不好,但就是堅持發正念,後來他們一直倒班對我進行車輪戰。結果熬我不讓我睡覺的那些邪悟者,反而都睏的實在受不了了,要睡覺了,也不得不讓我睡覺。

我家附近原來有一個看守所,我就老去發正念,結果幾個月後看守所竟然搬走了,非常振奮。一個同修被抓後,有人商量等消息,通過常人打聽判甚麼罪,然後想辦法,我說常人幫忙是好事,但我們大法弟子等它判我們,然後找常人想辦法?根本就不應該承認它,我們去銷毀它後面的東西,同修一聽就說對。後來幾個同修一起去發正念,我又自己去過幾次,後來那個同修無罪釋放。

所有這些都顯得很平常,好像看守所本來就要搬走,那個同修本來就沒甚麼事,我某次被非法關押結束後,一個當時這方面表現不太好的同修說本來也沒打算怎麼著你,意思是邪惡本來就沒打算加重迫害我,所以我這麼輕鬆就出來了。實際上當時警察到我家,沒翻出甚麼,電腦有密碼,也沒非破解不可,就走了,否則據說查到東西要關三年,警察曾問過居委會,該不該把我再關起來,居委會主任非常正直,不同意,結果警察沒動。當時我都不知道,到現在都是他認識我,我不認識他,這裏也向他表示感謝。

我在勞教所時,當時負責轉化的警察列了一個名單,某個同修看見了,說是按「轉化」難易程度排列的,從易到難,你是最後,也就是最難的。今天如果不是為了給同修鼓勵,這些我也就不說了,我從來也沒有說過,也就是說,一個人的表現是要有堅實基礎的。有一個同修被抓進去轉化,有人說看見他直哆嗦,我和同修說這件事,我說我根本就不考慮這些問題,這對我根本不是問題。同修說:對,正因為不是問題,所以沒有問題。有句話,黃鼠狼專咬病鴨子。當然,我當初又何嘗不是怕心很重呢。

我們要甚麼,我們是大法弟子,要在法上提高。我們是可憐巴巴的等人來救的麼?一個人可憐兮兮的等別人把你拉起來,然後你去作偉大的神?我們學法,有師父給予的一切,也有我們形成的能力,雖然不知道他的形狀表現,但你是有的,你行走在社會上,動念時一座山壓住一切,而車站檢查你的警察,他一定是被邪惡控制的,一定有邪惡在旁邊,否則他有甚麼能力做甚麼?即使你有所謂記錄,他看一眼也就不了了之了,還能幹甚麼?一個低下的、醜惡的邪靈在那裏操縱警察對你如何如何,一定是這樣的,鏟除它,世間、宇宙中沒有它的任何容身之地。

還建議大家多煉功,我的體會是,多煉功,你的身體轉變就大,這種體會使你對法更有信心,增強悟性。堅持多煉,堅持多煉,你就發現自己有了質變。

我還想提一個嚴肅的問題,在車站檢查站遇到騷擾的同修,有一部份是沒做好的,我想你應該想想這麼多年,你在要甚麼,這道門檻真的跨不過去,最後是不是你自己的選擇?每一個大法弟子,遇到騷擾,包括車站,沒有妥協退讓的餘地,放下你手裏必須處理的事,不計後果損失,就不退讓了。一步也不退,大家都強硬的對待,寸步不讓,再來看看今天的形勢。當然強硬不是不講理,但確實需要硬一點。

你是強大的大法弟子,一個世間常人,警察,被操縱來迫害你,清除其後面的邪靈,你不會嗎?堅定的相信,試著使用你的能力。我記得有同修文章,相信師父賦予的功能,不產生任何懷疑,就像相信打開水龍頭會流出水一樣必然。

當你克服一些困難,用你的能力鏟除了邪惡,環境隨之改變,警察也對你不惡了,那不理所當然麼,有很多了不起的表現,面對世間險惡如何如何,其實你本來就是極其超常的,你戰勝邪靈、邪惡生命,那是毫無疑問的,你比警察層次高多了,一個常人在你面前對你無能為力,看上去驚險,不可想像,實質上不是必然麼。

我自己很多地方沒做好,有時想萬一結束了,都不敢想,我們感激師父的慈悲,我們共同努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