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 邪惡自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在這些年的反迫害中,每走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精心保護。把我訴江後遭當地「六一零」騷擾迫害,自己按照大法否定迫害的經歷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指正。

警察騷擾家人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九日傍晚五點多鐘,兒子打電話告訴我說派出所打電話給他,詢問我控告江澤民的事。兒子問:「你告江澤民啦?」我說:「是,沒錯。」兒子怨我說:「媽,您這是何苦呢?派出所說了,這一兩天要找你做筆錄。」我說:「不用理它,我沒做錯。」兒子又說:「派出所在電話裏叫我和你一塊到派出所去一趟,如果你不去,他們就到單位來找我。」

聽得出兒子被他們嚇住了,話語中有些擔心,我的情也出來了,就說:「等你回來再說吧,我去。」話一出口,我知道錯了,被情帶動了,心裏開始有點緊張。我趕緊下樓回家發正念。

發了四十五分鐘,所有壞的物質全部解體,感覺心裏很輕鬆,像甚麼事沒發生。兒子下班回來說了事情的經過,我才得知派出所的人特意打聽到了我兒子的電話號碼。

晚上,到整點我就發正念,一直到十二點,發完正念就學法,向內找。那幾天有點放鬆了,心性提高不上來,救人效果也不好,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還有,控告江澤民的事我不想讓家人知道,怕他們不理解反對,特別是從明慧網上看到有同修因訴江被邪惡迫害,我就更不想讓他們知道了。因我被非法勞教期間兒子承受了一個年輕人很難承受的痛苦。找到根源──還是情。

警察也是人,更需要救度

五月九日那天傍晚,天空下著小雨,兒子又打來電話說,派出所叫他晚上六點來鐘帶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答應了,當時心裏特別坦然。那幾天我在不斷的找自己,找到我不願救警察,從來沒給警察講真相。找到這顆挑人救的心,慈悲心也就隨之而來。師父在《洪吟二》<法正乾坤>中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我想:「現在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那些高官那麼多,低層這些執迷不悟的還跟著江氏流氓集團瞎跑,這些人太可憐了,既然他們找我,我就要救他們。」

晚上發完六點鐘的正念,派出所又打電話來讓我和兒子一塊過去。在車上我一路發著正念。前幾次發正念時解體邪惡保護自己,這次是替他人著想,解體他們背後邪惡不讓那些警察對大法犯罪,讓他們能夠得救。

到了派出所,我下車後,整了整衣服,心裏很坦然,感覺自己很高大。一個便衣在門口等著,見到我們說:「來了?」我說:「來了。」他問:「多大年齡了?」我說:「六十六了。」他說:「哎呀,老太太,別煉法輪功啦……」我沒讓他再多說,在他肩膀拍了一下:「你可不要這麼說!我要不煉法輪功能有這樣的好身體嗎?」那輕輕的一拍,感覺他身體顫了一下,那意思好像是說:「這是甚麼地方?你還那麼輕鬆隨便?!」我兒子也看了我一眼,好像在說:「媽,你的膽子也太大了!」其實我心裏明白:只要我念正,師父法身早就幫我把這裏的空間場清理乾淨了。師父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師父給了我膽量,所以我才不害怕。

他讓我兒子在外屋等著,兩個穿警服的警察帶我進了另一個房間。其中一個問我說:「你告江澤民啦?」答:「對。」問:「信是你自己寫的嗎?」答:「是。」問:「誰讓你寫的?」答:「我自己。」問:「你是不是組織裏的負責人?」答:「法輪功沒有組織,也沒甚麼負責人。」他嚇唬我:「你要老實交代,我們已經關押了六個了。」開始那個年輕的警察還挺兇的。在談話中我心裏一直發著正念,解體他背後的邪惡物質。

這時進來一個人,問:「怎麼晚上還辦案?」他說:「本來今天在家休班,接到電話叫我來辦案。」我聽他帶著牢騷的口氣,就說:「江澤民迫害了全世界的人,你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本來在家休班可以好好陪伴家人,一個電話叫你們來審好人。我知道你們也身不由己,為了飯碗,昧著良心幹這種害人害己的事。所以,我們告江澤民而不告你們這些直接參與者,這也是給你們選擇自救的機會。認同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就會有未來。」

聽到這,那個年輕警察撲哧一聲笑了:「你還真會說,好像真的是為我們好。」我說:「這是事實。」他們一說對師父不敬的話,我就給他們打住,我不願他們犯罪。在我的正念作用下他們再沒說對師父不敬的話。

最後他問:「你告江澤民的目地是甚麼?」答:「叫他受到法律的制裁。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功清白,還大法弟子自由,給我們合法的修煉環境。」又問我對法輪功的看法,我說:「法輪功利國利民。比如說:以前農民種地交公糧,沒學大法之前,我和其他人一樣,先把好的留下,剩下的交糧所。學大法後,把好糧食交公糧,剩下的自己留著。你說這到底好不好?」他們不說話。「還有,鄰里之間不為利益爭鬥,你說好不好?這就是師父教我們的,做事要替他人著想。」

最後他們讓我簽名,我說:「這名不能簽,因為這上面有『X』一詞。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是做好人,不是×教(共產黨才是邪教)。再說了,現在法律規定警察辦案實行終身追責制。今天你們在這審我,明天給法輪功平反了,那你們就是罪人了。為了你們好,這字我也不能簽。」

那個便衣警察在另一房間嚇唬我兒子:「現在鎮派出所已經關了六個了,不簽名最少要關五天。今後派出所不給出任何證明。」(因我取遺屬金要派出所開戶籍證明,所以他們要挾我)。他們三人匯合又當著我兒子面要我簽,我還是不配合。最後審我的警察說:「你也可以寫上『法輪功不是邪教』。」我想起師父說:「你回家也寫兩筆字兒,字不在好壞,可有功啊!」[1]我決定簽上「法輪功不是×教,真正邪的是江澤民。」我想:「就讓這幾個字帶著師父給我的神通去鎮邪滅亂吧。」

簽完後他們收起來了,我轉身就往外走,誰也沒說甚麼。出了門,我兒子吵吵嚷嚷地埋怨我。我說:「把嘴閉上,趕快走!」

在師父安排的各層護法神和師父法身的保護,我順利走出派出所大門。一路上我兒子哭著說:「媽,你不知道你被勞教那一年我是怎麼過來的。反正那一年我不敢想像。媽,我回家過年一個人在院子裏哭誰知道?我只能望著天空訴苦。」我說:「那樣的日子不會再有了。這就是我告江澤民的原因。這場殘酷的迫害就是它一手造成的,它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我一直沒給兒子講明白真相,總是以長輩的身份跟他說話,沒把他當成眾生。

識破詭計 邪惡自滅

五月二十五日下午,派出所的警察又打電話騷擾我兒子,說要來抓我。我兒子打電話給我:「媽,你出去躲躲吧!」我為了不讓孩子們跟著害怕,就決定回老家,我要自己跟派出所的人面對。我打算回家後打電話約派出所的人見面講真相。當時我有一份真相小冊子也想送給他們。我開始收拾東西,家裏沒電還要帶照明工具,平時我用的小手電幾天前就沒電了,裏面的電池不是普通的,小商店沒賣的,天已晚了,怎麼辦?無奈隨手打開看一看,不亮,隨手放到床頭去。該帶的東西都準備好了,轉身要把小冊子放包裏,這時奇蹟出現了:床頭的小手電唰的一下亮了。我不由自主地說:「來電了!」小手電是出奇地亮。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謝謝師父!已經幾個月過去了,小手電一直出奇地亮。我給它起了個名字叫:「永亮」。

第二天八點鐘,我發完正念就給派出所打電話,鈴聲響完了沒人接。九點我又打一次,還是沒人接。這件事情可以看得出:邪惡只能玩那些低級的流氓手段:騷擾常人,給家人施加壓力,擾亂民心,讓家裏人給我們施加壓力,離間家人,讓家人反對我們,想用這一損招達到他們的目地。真正對大法弟子他們沒有辦法,只能自生自滅。

心中有法 邪惡自滅

八月十六日早晨六點十分,突然有人敲門。我正在立掌發正念。在我結印時,就聽見外面「嘀」的一聲鎖車的聲音,我全身一震,結印的手鬆開,小腹前像過電似的。我沒理它,接著立掌發正念。這時有人叫門了。我兒子從貓眼看見有我們村的村委主任,還有610的。這時我也出了房門,兒子跟我說了情況,我說:「不要理他,門不能開。」兒子說:「到點我得上班啊!不開門他們不走,我不能總在家吧?」他們多流氓,就是鑽了這個空子。過了一會兒,我兒子說:「媽,你到陽台那間,他們進來我就說你不在家,他們看你房間沒人就走了。」我一看,兒子把衣櫃門打開了。我明白了:他想讓我到衣櫃裏藏著。我的第一反應:「我才不呢!我是修『真善忍』的,做好人還要到衣櫃裏藏起來嗎?要是一個佛會那樣做嗎?我不用人的辦法,我可有師父保護呢。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有師父大法身看場我還怕他們嗎?再說,我要藏起來,他們到我房間亂翻怎麼辦?大法的東西一點也不能損失!」時間緊迫,外面的敲門聲不斷,也容不得我多想,進了房間把門反鎖上了。求師父保護,不停地念發正念口訣。運用師父給我的神通解體邪惡。

這時他們已經進門了,在我房間門口叫門,罵了我幾句。我說:「今天這門說甚麼也不能開,有甚麼事就說吧!」他們說關於訴江的事。我說:「這是法律賦予公民的權利,我沒錯!」最後他們給自己找台階下:「我最後跟你說一句,今天你要不開門,以後被我們抓住沒你好的!」我說:「你們說了不算!」就這樣,從叫門到撤走僵持了半個來小時。過後兒子告訴我,他們總共來了五、六個人。

他們走後,我問孫女:「那些壞人來你怕了沒有?」她說:「剛開始有一點點,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怕了。」我問她:「你怎麼想起來的?」她說:「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想起念那九個字。」我鼓勵她:「你真是師父的好弟子!你心中有大法,關鍵時刻師父就保護咱們了,壞人就嚇跑了。」她天真地一笑:「嗯!」她今年九歲了,從四個月大的時候,我就讓她靠在我懷裏看師父講法錄像。

就在這有驚無險的情況下,還是被師父將計就計利用來去掉了我的愛面子心。事隔前一天傍晚,鄰居大哥說:「在前面聽人說今天有警車來這裏,還有好幾個警察,可能又有爬高的(指小偷)。」我的心當時咯登一下:「該不會是……」我馬上停住不想了。可是事情還是發生了,畢竟我的怕心出來了。當時我想:「如果我被抓,被鄰居看見多難看!」這就是面子心,再深挖,面子後面是私心。第一反應怎麼沒想到:他們要抓我那不是在犯罪嗎?真正找到根源,這心立馬就挖掉了。第二天在樓下看到我家對門鄰居,心很坦然。那麼多人敲門她家都能聽見。

有人可能要問:「你怎麼這麼幸運,總是有驚無險?」其實,秘訣是我心中有法。關鍵時,師父總是把法打到我心裏指導我怎麼做。師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中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我在法中多處看到法網,有一天看到一篇《法網在收》,我突然醒悟:「我求師父給那些邪惡爛鬼下上網!」悟到做到,從此我發正念就求師父給它們下上網。這幾個月邪惡騷擾迫害,都被收在網裏,所以我才能有驚無險,順利過關。

感恩師父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