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終於改變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當年的除夕夜),江氏集團誣蔑、謊言造假、迫害法輪功再次升級,自編自導自演「天安門自焚」偽案,開始又一輪的栽贓陷害法輪功。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四月底我從拘留所回家。

當夜,我丈夫把家中的剪刀,刀子及水果刀收藏起來。並對我說:你不要像電視裏的那些人一樣把我殺了或你想不開自殺。我當即告訴他,我師父講:「自殺是有罪的。」[1]別人怎麼說我不管,你我夫妻一場你難道不了解我嗎?他說:我了解你,可這電視播放的這麼多用剪刀剖腹的、上吊的、跳樓的等等那是怎麼回事呢?當時告訴他這全是假的,命都沒了那還修煉甚麼?當時我悟性不高,也沒有從根本解除他對法輪功的疑惑、誤解。後來幾年我又多次被綁架到當地的洗腦班,工作又被非法開除,並非法勞教。所以丈夫的心病一直就沒解開。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我找到一個臨時工作,但用人單位除要身份證外還要高中畢業證(因多次搬家及已工作多年,高中畢業近三十年了,畢業證早已丟失),而且只在當天下午辦理臨時工作牌,用人單位辦事人說去辦個假證吧。我心想:我修法輪功就是以真、善、忍為標準的,怎麼能辦假證呢?

我就求師尊幫幫我,開啟我智慧。突然就想到了,用當年的高中畢業班的集體照片。我到當時上高中的學校,找到教務處,說明情況,誰知這個教務處的老師與我原來班主任是好朋友(原來班主任在我們畢業後就出國了)。教務處的老師問了照片中哪個是你,又問我原來班主任叫甚麼名字後很快就開好了證明(這教務處的老師說,你是找到我了,找別的老師她們還不認識你班主任呢?!)拿到證明後,剛好趕上最後一個辦理了臨時工作牌。

這事對我丈夫觸動很大。因為之前他想了許多辦法:借或買別人不用的高中畢業證貼換我的照片,或拿錢辦假證都不行。而我求師尊,不花一分錢,問題解決了。

自二零零一年十月我被非法逼迫辭退工作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整整六年間,我沒有任何的經濟來源,全靠丈夫的工資來維持著一家的生活,這其中還要供給女兒上大學。

二零一二年五月中旬,丈夫的哥哥過生日,請我們一家及小姑子聚聚。大家難得在一起,就問起我現在工資問題。大家的意見是去找單位問問,就約定五月中旬週四早八點我們妯娌倆及小姑子一同去單位問,像我這樣失去原單位的人被告知不在這辦(單位二零零七年就破產了,把我的檔案轉到省人才交流機構),要到檔案保存處去問。

我們三人又去市養老保險機構,告知檔案不在此,正不知所措時,一個人從我身邊過去說你們到省人才交流機構去問,但是我們三人都不知坐甚麼公交車能到那,身邊剛好駛來一輛空的公交車,停在我們身邊,我們三人茫然的上了車,一問就這車可到我們去的省人才交流機構。到省人才交流機構都十一點二十了,一進門辦理的工作人員就說,怎麼才來,好像專門在等我們似的。我一直發著正念,妯娌給我應酬周旋要問的事,小姑子填寫所有要填寫的表格,半個小時就辦好了所有的手續,並告知下月二十日來拿退休證及工資卡。

這十一年沒著落的工資問題,不到半天得以解決。妯娌、小姑子連連說:不可思議,這一定有神助,否則不可能,不花錢,不送禮,連出租車錢都沒花,就把事辦好了(因經濟所迫,沒有交過一次養老保險費用)。

六月,當我拿到退休工資時,丈夫自言自語的說:根本就沒有想過你還會有退休工資。你是有退休工資的人了!我告訴他:這一切都是在師尊的保護下才會有的。師尊講:「我叫你在常人中修煉,那麼你就得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也就是說,你真正放下的是那顆心。人就是放不下那顆心,當你那顆心真能放下的時候,你發現你甚麼都不會失去。」[2]

通過在我身上發生許許多多看似平常,卻超常的經歷終於改變了丈夫對法輪功的許多方面的誤解,中共的謊言也一個個被揭穿。從那時起,每年師尊過生日,都是丈夫把生日蛋糕買回來給師尊恭恭敬敬的呈上。平時買的新鮮水果及糕點不時提醒我,先敬師尊。

去年因與同修在一起給師尊過生日,沒有來得及給家裏買,晚上回來一看,丈夫早給師尊買了特貴的壽桃。我恭恭敬敬的給師尊敬上一炷香,祝師尊生日快樂!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使我在有生之年有幸與大法結上聖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