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迫害中養成的「迫害性思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本文所說的「迫害性思維」,是指習慣性的首先往「遭受迫害」上想的一種思想模式。初期,它只是一種條件反射,漸漸形成了比較定型的模式,也就是一種習慣性的思維了。

這種思維模式的形成,有內、外兩個方面的因素。內在的因素,是以怕心為主的種種人心,它們以維護自我的私利為總根源;外在的因素,則是舊勢力通過十八年來的迫害,強加給大法弟子的一種觀念(邪惡物質)。內在因素往人的大腦上反映的想法是「怕」;舊勢力強加的外在因素反映到大腦上的想法是「叫你怕」。直接的念頭和感覺,都是一個「怕」。無論是內在的和外在的因素,無論是「怕」或「叫你怕」,都不是大法弟子真正的自己,都是應該通過正念分清這個「假我」,堅決排斥和徹底否定的。

現把常見的「迫害性思維」舉例如下,並結合聽說過的情況和自身的體會,交流一下正念破除這些思維的思路。常見的迫害性思維還有很多,這裏只是拋磚引玉,請大家舉一反三。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迫害性思維:真相資料是邪惡判刑迫害的證據,資料越多,判刑越重。

正念破除:講真相是師父讓做的三件事之一,神聖無比。真相資料是大法弟子救人的好幫手,它們在宇宙中金光閃閃,正能量很強,是邪惡害怕的。它本身就具有鎮邪滅亂的威力。它不但不是舊勢力迫害的藉口,相反,它是大法弟子威德的體現。一旦被非法抓捕後,千萬不要圍繞資料多少判刑多少年想問題,自己無形中承認了迫害的發生。

我市郊縣一男同修,被邪惡綁架後,抄走不少真相資料。知情的同修們,因此為他擔心。但該同修正念很強,排斥迫害性思維,排斥對真相資料的一切負面想法,智慧的回答邪惡關於資料的問題,一個月後正念闖出黑窩。

還有一例,也是我市郊縣的一個女同修,在發真相資料時被邪惡綁架。當時她的包裏還有沒發完的資料。在邪惡綁架她時,她發出一念:不讓邪惡翻到包裏的東西,那是救人用的;家裏的資料也不許邪惡動。就這樣,邪惡真的沒有翻到她包裏的東西。非法抄家時,其它屋子都搜了,只有做資料的屋子沒進去。

迫害性思維:資料點是邪惡的眼中釘,不安全。

正念破除:講真相是師父讓做的三件事之一,神聖無比。資料點在宇宙中也是金光閃閃,威德巨大,是邪惡最害怕的。邪惡的最終目地,是想毀滅眾生,而資料點是作真相救人的,當然資料點是它重點破壞的目標,但同時資料點更是師父法身和正神重點保護的目標。只要大法弟子平時注意排斥怕心、幹事心、顯示心、歡喜心等等人心;只要資料點同修和取資料的同修,都能按照相關安全要求做好,資料點的安全是完全有保障的,也不要有資料點在安全上「特殊」的想法。

迫害性思維:從黑窩裏闖出來威德大,修的高。

正念破除:黑窩是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場所。在那裏,失去正常的學法煉功環境,被大量灌輸邪惡理論和邪悟觀點,再把人的生存環境壓迫到生理極限,要保持清醒和正念是很難的。因此,從裏面出來後,有些人長期處於邪悟狀態,有的走入其它宗教。一句話,黑窩是舊勢力安排的一個極其邪惡的毀人的地方。

即使能在黑窩裏始終不向邪惡妥協,能「正念闖出」,也不可能因此而修多高。我認識一個在黑窩裏十二年沒向邪惡妥協的女同修,她說起在黑窩裏的那些年,其實根本就沒有真正實修,當然也就談不上在法中的提高;很多的堅守,其實都是為私的。走出黑窩後,有了正常的修煉環境,才真正從原來的個人修煉步入正法修煉,這才是大法弟子修煉的正路和坦途。

迫害性思維:做真相數量和次數越多,被抓捕迫害的可能性越大。

正念破除:講真相是師父讓做的三件事之一,神聖無比。做真相本身跟迫害發生沒有任何關係。相反,真相做的好,明白真相的人多,清除邪惡快的地區,才是迫害案例發生少的地區。

「講真相就被迫害」,完全是一種舊勢力強加的一種謬論。講真相本身不會引起迫害,被鑽空子的真正原因是人心。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1]

我認識這樣一個老年女同修,從黑窩出來後,由於怕心重,只在家裏學法煉功,不敢出門,煉功時還得把窗簾拉上才放心,做真相的事甚麼都沒有。後來這個同修出現嚴重病業狀態,動了大手術,此後,只能臥床。

師父說:「特別是在今天這樣一個社會環境中,大法弟子承受著那麼大的壓力,你只要放棄修煉,邪惡就給你一個正常的日子過;你不放棄修煉,你就得承受著迫害,甚至是更嚴酷的迫害。」[2]邪惡迫害的藉口,除去人心,沒有別的。不是這樣的人心,就是那樣的人心。

迫害性思維:在黑窩裏被迫害致死是最嚴重的迫害。

正念破除:這是一種非常隱蔽的迫害性思維,也是應該引起重視的。這種思維的最大危害在於,給在黑窩裏向邪惡妥協找藉口。邪惡把大法弟子非法關押迫害的主要目地,不是把大法弟子迫害致死,而是通過洗腦和高壓逼迫轉化。

其實,被迫害致死的同修都圓滿了。師父說:「神都在管,大法弟子早走晚走都是圓滿。」[3]而真正被迫害最厲害的,是那些在邪惡的壓力下被轉化和邪悟的人。因為他們如果不能清醒過來並彌補過錯,就將面臨生命全部被淘汰的危險。

迫害性思維:「敏感日」不安全,小心點兒。

正念破除:「敏感日」是誰的「敏感日」?是邪惡的「敏感日」。邪惡為甚麼把它看成「敏感日」?因為邪惡作惡多端,惡貫滿盈,末日在即。舊勢力和共產邪靈怕被徹底清除,中共政權怕倒台。大法弟子沒甚麼可敏感的。平平常常,該做甚麼做甚麼。師父說:「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不要害怕,任何事情都要堂堂正正的,是邪惡在害怕。」[4]

迫害性思維:北京是邪惡的中心,邪惡多,不安全。

正念破除:北京是邪惡的中心,邪惡多,這是事實。但北京同時也是師父和正神加持的中心,也是全世界大法弟子正念除惡的重點。師父在北京辦班最多,到過北京許多地方,為了破除這個邪惡中心,日後為北京大法弟子開創正法修煉環境,師父早已布下了強大的能量場。北京有眾多的大法弟子,只要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安全上與其它地區沒有甚麼不同,完全有保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