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思一念中否定「病業」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五十歲剛過的老弟子,可二零一七年五月突如其來的病業魔難,真是弄的我措手不及,真感到難以應對。

以前總是聽到和接觸到其他同修過「病業」關,那時總感到與自己沒啥關係似的,還要說同修這放不下、那放不下的。如今到自己頭上了,才對那些突破「病業」魔難的同修那堅不可摧的正念敬佩不已。下面就這次過病業假相關與同修們交流,希望同修們都能更好的走修煉的路,不被邪惡鑽空子,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煉者。

那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一陣噁心嘔吐起來,一下午嘔吐好幾次,到了下班時我就騎自行車回家,這時感到全身無力,隨時都有跌倒的危險,只好半路停下幾次扶在車把上休息,這樣走走停停,不遠的路感覺好漫長,剛進家門,就又嘔吐起來,妻子也很擔心就把我扶到床上躺下,突然感到身體那麼的沉,好像鐵塊一樣往下沉,雙耳發出刺耳的鳴叫,頭部似乎要爆炸似的,眼睛模糊、手也不好使,感覺生死一線,我想這樣躺著不行,我就強堅持坐起發正念,過一會有些緩解。

當時我心裏很不穩,就和妻子去了醫院急診,一檢查血壓200mmHg多,打了一瓶降壓的點滴。回家後,走路要靠別人扶著,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有時那邪惡的東西過來時,自己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疼痛、每一個細胞都感到那恐懼的壓力,一分一秒都感覺很難過,感覺每時每刻都有被奪去生命的危險。

身體的疼痛使自己看問題更在事物的表面上了,就想到醫院用藥緩解下、治好了以後再好好修吧,就這樣我住進醫院,住院後用藥將血壓暫時的降下來了,可頭暈的症狀沒改善,走路得慢慢走,總要跌倒的感覺。

住醫院後我才明白,醫院治不好我的「病」,我原來的想法錯了。冷靜下來我也真的好好找找自己的問題了,看看從修煉開始到現在自己究竟修的怎麼樣?

細心一找,從九九年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後,自己跌跌撞撞的也算走過來了,可是沒有了當初那種精進的勁頭了,法也在學,卻沒有用心的學到心裏去,也不能堅持每天必學,功煉的也是今天煉明天不煉的,發正念也是得過且過,救人上也是只靠用手機打真相語音電話,面對面講真相也沒突破。這些都是明擺著沒做好的地方。

那再找找心性上的問題吧:色慾心很重,自己雖然和妻子同修已分居十來年,但色慾心並沒去掉,時常還瀏覽網上的圖片,和網友有時還聊的挺熱乎,混同於常人啥話都說;特別是色慾心造成的思想業對我的干擾,在學法或煉功時常常出現,干擾很大。

怨恨心也很大,對以前一些認為對自己不公的事,多少年了還念念不忘、懷恨在心;利益心也很強,表面上好像對利益看淡了,真遇到碰自己利益時又不偽裝了,就和人家幹起來了;恐懼心更強,怕這怕那的,處處怕自己的名、利、情受到傷害,這次「病業」魔難更害怕自己會死掉。當然還有妒嫉心、顯示心等等…

這時才感到自己修的太隨便了、太安逸了,這哪夠一個大法弟子的標準啊!

通過學法、看同修的《走出病業假相》的體會文章,法理清晰一些了,這樣我白天在醫院,晚上就回家煉功、發正念;醫生來查房時,我就告訴醫生說:我都好了,要求出院。我又側面給病房的人講真相,這樣在醫院住六天就出院了。出院後所開的藥我就不吃了,雖然頭暈的厲害、身體也很虛,我都堅持每天學法,長時間發正念,晚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一、從一思一念中歸正自己

這次「病業」魔難雖然來勢兇猛,但通過學法我還是把心靜了下來,同時也看到了自己修煉上漏洞,讓邪惡抓住把柄,對我下毒手。同時我更感到修煉真的很嚴肅啊!絕不是兒戲,幸虧恩師保護,師父又利用這事讓我從中提高和精進起來。可邪惡不甘心失敗的下場,還時不時利用夢境和直接往我腦子裏打一些意念來消減我的意志,夢境中讓我看到深不見底、立陡的石洞,讓你感覺在洞裏根本無法爬上來;意念中又告訴我:這關你根本就無法過去;還告訴你:你沒做好就要被修理的;那時自己心裏真是很頹喪。一次想到以前自己沒做好地方,心想邪惡還要迫害我啊?頭腦一暈幾乎跌倒,這時我才知道,要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絕不能再承認舊勢力那一套了。以後每次頭腦中有不對的想法時,只要發現我就及時的抓住說:我不要你,你不是我。當腦子裏反應出:血壓那麼高,不吃藥,弄不好……我就抓住這想法:不是我想的,那是常人的理,我不承認你。腦子裏又出現:沒做好就要被修理時,我就抓住這種想法並告訴舊勢力:做好做不好,我有師父管,和你們一點關係沒有。有時又冒出:要想走出魔難,就要多做事。我又抓住它並說:大法弟子救人做事那是在兌現自己下世的誓約,是法徒必須做的,不是為了「病」好。

二、從一言一行中歸正自己

在一言一行中我也不斷的歸正自己,儘量做到表裏如一、言而有信,不說些假話、空話,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處處體現出一個大法弟子的風貌。

在講真相這塊我也開始突破自己,彌補以前的不足,這樣我就從單位開始面對面講真相,這一講好像一堵牆被我推倒了,局面很快就打開了,單位很多的有緣人都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選擇了美好的未來;有時想在哪裏、甚麼時間給哪個人講真相,就很巧合在那個時間、地點遇到那個人,那人也很順利做了三退,真是感到很神奇,更感謝師父的加持和鼓勵。

當然在這過程中我也要克服身體上干擾,渾身無力、吃飯也吃不下去,體重也瘦去二十多斤,頭昏的老要跌倒的感覺。每當出門時我就說:我就不承認你(舊勢力),我的身體我做主,我就要去做好師父教給的三件事。

這期間,我單位由於管理不善而解體,這樣我就上午學法、下午去講真相,晚上十點前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十點後煉功。每天下午都騎自行車去幾個農貿市場講真相,從夏天到冬季、不管啥天氣,天天如此,特別是面對面講真相,感覺講得越來越好,幾個月下來講退了四百多人,當然和其他同修比還是有很大差距,但對我來說畢竟是剛剛開始對陌生人講真相,所以心裏感覺很欣慰;

我又自己打印真相單張去樓道裏發放,因現在樓房都是電梯樓,需要卡才能用電梯,我就只好步行到最頂層,最多我走到三十多層,大冬天身上的毛衣都被汗水浸透了,滿身冒著熱氣,幾個月下來發了幾千份,雖然累點,但一想到眾生能得救心裏就美滋滋的。

自己的身體狀態也越來越好,但是沒有恢復正常的狀態,有時心裏也很迷惑,幾個月來一直的在不斷的深挖向內找,不斷的用大法歸正自己,到底是甚麼心在阻礙我的身體沒有恢復正常呢?幾個月了這「病業」魔難怎麼還沒過去呢?有時找也找不到就暫時不找了,一切都放下吧!既然我是大法徒,就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吧!做好三件事不就是在走師父安排的路嗎?不就是在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嗎?那麼既然在走師父安排的路,就有師父的保護和加持,還怕甚麼?還擔心甚麼呢?

師父說:「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不足的認識,不對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