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人院上夜班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個已經年過半百的美籍華人婦女,去年在一家華人超市外面的玻璃廣告櫃裏面,看到一家老人院急需人上夜班的廣告,於是應聘到一家老人院上夜班,做護理員。

夜班可不是誰都能上得了的,特別是在現代人的意識裏面,多多少少都有著「熬夜是健康第一殺手」的常人觀念。因此,公司請人上夜班特別不容易。而且,每一個新員工剛來的時候,為了學好工作中的各種技能,都往往被安排先上早班(6:00-2:30)和下午的中班(2:30-10:00),因為據說夜班(10:00-6:00)學不到甚麼東西。

等到在早班和中班學得比較能上手的時候,才會安排上夜班,但是往往試了一次兩次之後,大多數人不是幹不了就是不願再幹了。而我卻恰恰相反,就是願意上夜班。因為這樣一來,我每天白天都有很充裕的時間做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啦。

大約半年之後,當上夜班的員工在主管面前抱怨如何睏如何累的時候,主管馬上就拿我擺出來擋箭:從來也沒聽她說如何睏如何累的,你怎麼就這麼困這麼累啦?這時我會打打圓場對主管說:「你還不能拿我來跟她們比較哎。因為我是煉功人,她們不是。」

當秋冬季節流感肆虐期間,公司會要求員工打流感預防針,否則必須上班戴口罩。夜班的領班叫我趕緊去打流感預防針的時候,我說:「不打。你去問問看,全世界有哪個煉法輪功的人去打流感預防針的?如果煉法輪功了還像你們這麼弱,還煉功幹甚麼呀?」「總之,煉了法輪功之後呀,無論甚麼痛苦的感覺都會減掉四分之三。比如說感冒,假如這個人本來註定在某一天會感冒十二天才能好,但煉了法輪功了,那麼可能只三天時間就好了,即使發燒亦不需退燒藥就能自動降溫,而且難受不適的感覺也比其他人輕微的多。就是這樣的。」

因為有的時候,我們有消業的現象被常人關注到甚至非常關心,此時,我可以很自然的慶幸道:幸虧自己修煉法輪功,否則,這個麻煩最起碼大三倍以上。人家會覺的我說話實在,不吹牛,容易理解。其實,說心裏話,煉了法輪功之後呀,無論甚麼痛苦的感覺都無一例外的減掉百分之九十九亦不為過。可人家聽了不一定能理解呀,甚至還可能說我很會吹呢。

還在上中班時,我因想減肥而長期不吃公司提供的免費晚餐,同事們常常故意逗我:今天吃魚哎,你要不吃,我可要把你這份餐的魚給吃了。有的說:「你不餓嗎?這麼長時間不吃東西你怎麼受得了?不怕把胃餓出毛病來嗎?」我就說:「以前還沒煉法輪功的時候我還真的受不了,一頓不吃就餓的慌,就感覺腳軟虛脫,根本不可能做到長期不吃晚飯的。但現在不一樣了,餓的感覺僅僅幾秒鐘就消失了,而且依然有力氣感覺良好。真的不擔心。」我的言行潛移默化的令同事們對於煉法輪功的印象起到了很正面的作用。

一天,主管在聽完一位夜班領班抱怨上夜班又睏又累真不想幹了的話,臨下班的時候主管就跟我說了:「某某,你能不能去找幾個煉法輪功的人來上夜班哪?」

我一直想幫主管這個忙,當我真的確定修煉人幹這個工作是蠻不錯的時候,就寫了這篇文章,如果這篇文章能夠發表呢,也許無形中也就幫了主管的忙了。但願如此。

感恩師尊和大法,以及不辭辛苦堅持早晨去公園洪法傳功開九講班免費教功的所有同修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