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師父管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記得二零零四年一位剛得法的老年同修問:甚麼是常人呢?六歲的小外孫稚氣的說:常人就是沒有師父管的人!

是啊,修煉人何等的幸運!我們是有師父管的人。

一、人生無常苦漂泊

我出生在軍人家庭,父母平時工作很忙,五歲時我脖子上掛著鑰匙,領著妹妹們上學,到部隊家屬食堂就餐。幫助母親做家務,誠實善良的秉性贏得鄰里交口稱讚。

我從小喜歡讀書,正所謂: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家長給的零用錢全部用在小書攤上。可是學的越多心裏疑問越多。人從哪裏來?到哪裏去?人生的意義是甚麼?人為甚麼要承受疾病的痛苦?世界上為甚麼有那麼多不解之謎?

我雖家庭環境優越,一帆風順的工作和事業本應無憂無慮,可是疾病的痛苦是每個人擺脫不了的夢魘。一九九六年,我左腿嚴重的神經炎導致肌肉萎縮,膝關節疼痛難忍不能彎曲,打了六針封閉。右側肝部痛,去醫院做核磁共振強化CT,發現肝上長了兩釐米血管瘤。醫生說:肝像豆腐,不宜做手術,目前國內外沒有可治癒肝血管瘤的藥物。從現在起要停止一切劇烈運動,可以試試練氣功。

那時中國正值氣功熱,氣功成為國家體委大力推廣的全民健身項目,我所在的公司成立了氣功協會,還經常組織處級以上人員參加各類氣功講座學習班。公司體育館很大,十多種氣功各佔一個房間。當時修煉法輪功的人身心變化最明顯,紅光滿面,心態祥和,與世無爭,公司修煉法輪功的人日漸增多。病痛使我抱著撈根救命稻草的想法走入了修煉。

一九九六年三月的一天,我正在單位上班,從同事那借了《轉法輪》寶書,我愛不釋手的讀著,從上午讀到下班,回家又讀到深夜。《轉法輪》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打動了我,解開我心底所有的謎團,明白了做好人的真諦和人生的真正意義。敏感體質的我感到小腹處法輪在旋轉,好奇心驅使我將手放在小腹處,試圖控制法輪旋轉的方向。凌晨似睡非睡時,我看到天空中彩色的「法輪常轉」巨型隸書,我的真實境遇中,無神論的荒唐邪說不堪一擊。修煉初期的幾天,我感到左手背和掌部,左腳踝骨兩側法輪急速轉動。彷彿將細細的線從指尖和腳尖抽出。不知不覺中困擾我多年的胃炎、低血糖 、左手疼痛、左腿神經炎、腰痛、肝血管瘤等疾病不翼而飛。過去經常喝人參蜂王漿提神的我,修煉二十年來,告別了疾病的痛苦,真正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身心無比的喜悅。家人不再為我的健康擔心,同時為國家節省了大量醫療費。

修煉法輪大法使我更注重自己的修為,懂得有得有失的理,擔任分廠工會主席主持單位分房子不收職工的禮金、禮品,給單位買獎品物品不收商家的回扣。盡心盡力為職工解決生活困難,把自己的近新棉襖送給單位困難職工,恪盡職守做好工作,得到各種獎狀證書。修煉法輪大法使我精力充沛,任公司美術協會副主席、市青年美術家協會成員、攝影協會成員、省報刊通訊員期間。多次主辦單位美術、攝影、書法、板報展。撰寫論文多次獲市、公司一、二等獎。

儘管我天性善良,修煉前也會因受到委屈生氣,也會因別人竊取自己的利益或爭權奪勢心中不平。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時時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要與人為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單位、家庭、社會中與鄰里、親朋、同事和睦相處,身心受益,豁達開朗。

二、一朝得法有師護

二零零零年給我送資料的同修被邪惡非法判刑。為登錄明慧網看師父新經文,向世人講清真相,我購買了電腦,學習電腦操作、打字、排版,很快掌握了資料點相關技術,之後購買打印機、壓膜機、裁紙機等。二零零三年我辭去單位副處級工作,建家庭資料點,製作並發放真相期刊、賀卡、護身符、神韻光盤、《九評》書籍等,喚醒被中共謊言欺騙的世人。成為大陸資料點萬花叢中的一朵小花。

二零零八年,一外地同修給我安裝電腦系統,驚奇的說你用98聯想牌電腦上明慧網,沒有安裝國外防火牆和殺毒軟件,資料點安全運作了這麼多年,真是「太了不起了」。其實我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每天讀一講《轉法輪》,煉法輪大法五套功法,整點發正念次數達九次。端坐在電腦前發正念並請師尊加持,每天都可以突破網絡封鎖上明慧網下載資料,師父就在身邊照看著我。一次我的照相機不小心滑落時拍到我的電腦桌前飛旋的法輪。

在邪惡瘋狂迫害,黑雲壓頂的日子裏,每天出門發資料前,我都雙手合十請師父加持,一路背誦著師父的詩句:「神佛世上走 邪惡心生愁 亂世大法解 截窒世下流」[1]。無論白天晚上,風雪無阻,將大法的真相和福音傳至重點高中、大學城、部隊家屬住宅及城市居民區。

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上,時時刻刻都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從東北邊陲小城到煙雨江南古都,法輪在天地間旋轉。修煉中的神奇比比皆是,幾天幾夜說不完。

「骨質增生推走了」

二零零三年,我從單位辭職,有人拉我去做傳銷,很久我都沒有動心,可是礙於親情,我被拉去聽了幾堂課,身體便被邪惡迫害,我經常看到一些可怕的場景,看到空間場有很多老鼠,傳銷真的是「老鼠會」。每天我都喊著「師父!師父!」才能入睡。不久我脖子後面新增了一個東西堵在那裏,壓迫頸部神經,影響到血壓,非常痛苦。家人讓我去醫院看看,X光片子顯示骨質增生堵在頸部。我知道自己走錯了路,修煉人不能做傳銷,我不再去聽課,每天就是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學法煉功、講真相、發正念。

一天早晨彷彿在睡夢中,看到一男士豎起大拇指對著我的脖頸椎用力往下一推,並對旁邊站著的倆人說:你看就是這個東西。從那以後脖子上的骨質增生沒有了,頭腦不適,血壓異常的狀態消失了,我知道師父幫我推走了另外空間的不好的靈體,又一次把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從危險的邊緣拯救回來。

「鼻血瞬間止住了」

一次半夜我發完正念,因家中所有的燈都關閉了,在黑暗中摸索的我鼻子重重撞在新買的大屏幕電視機鋒利稜角框上,就聽「砰」的一聲。鮮血流在地上,止不住。我急急忙忙跑到衛生間沖洗,緊急之下我大聲喊「師父!師父!」鮮血一下止住了。感動的淚水不知不覺流了下來,我知道師父為我承受了疼痛。慈悲偉大的師父每時每刻都在我的身邊。看護著我,保護著我這個懵懵懂懂粗心大意的弟子。

「快找人來修燈」

二零零八年,我在南方的一所高校臨時小住,那是剛剛新建的幾棟學生宿舍樓,學生學期剛剛開學,同學們正在往宿舍樓搬行李。學校每天整晚都是燈火通明,我站在院子裏想:師父我要去發資料,讓宿舍燈都關了。瞬間,一片漆黑,學生宿舍的燈全關了。我迅速將製作的真相小光盤和護身符、真相小冊子放在兩棟樓每層的窗台和一進門的告示櫥窗上。回到我居住的那棟樓時,我看到許多同學到宿舍管理員辦公室七嘴八舌的說:燈怎麼壞了?我趕忙也湊到前面對宿舍管理人員說:快找人來修燈啊。我知道是師父加持我完成救度被謊言毒害學生的心願。

「再忍忍」

二零零八年的夏天,我在東北邊陲小城居住,三十多年沒見面的老同學來電話興奮的說:我們準備去南方聚會,那是從小在空軍大院一起長大的同學和一些自發的軍人聚會。買了火車票,我們在上海相約,之後去小時候生活在那的嘉興部隊營房,一路上我對身邊的兩個同學講真相,勸她們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她們都有較高的職位,但懼怕軍人家父的權威,我講的嗓子都啞了,她們也沒有痛快的答應三退。我有些焦急,心想不陪她們玩了。我獨自買了汽車票準備離開,順便去接在南方上學的女兒一同回家,我用手機給女兒發短信,我打的字是:下午四點我到你們學校。可手機顯示的是:「再忍忍」。我悟到師父讓我繼續給她們講真相,我沒有去退汽車票,與她們買了一同去安徽蚌埠的火車票,那是我們小學時住過的又一個軍營。路上我對她們講了天安門自焚是中共一手導演的騙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這回她們都聽進去了,不時的表示贊同。

訴不盡師父的慈悲,道不盡大法的殊聖。有師父管的人,真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普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