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回來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爺爺回來了,我日夜盼望的爺爺真的回來了!

我是大法小弟子,我一出生,奶奶就給我放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帶,我從小母乳不夠吃,全靠餵養,經常肚子痛,嘔吐是家常便飯。奶奶說,在我四歲的時候,有一天,我肚子痛,又嘔吐,奶奶叫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奶奶也幫著念,念著念著,我睡著了。

我看見師父來了,師父摸我肚子問我脹不脹,問我肚子疼不疼了?我忽的坐起來喊:奶奶,奶奶,師父來了,摸我肚子,問我脹不脹,疼不疼了。我說不疼了。從那以後我好了,肚子不疼了,也不吐了。

小時候,我經常流鼻血,流起來就沒個完,全家人跟著著急上火,師父也給我治好了。我們全家人都感恩師父,我是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到現在,我每天都站在師父法像前合十給師父問好。我是初中生了,有時候,一忙起來,就忘了給師父問好,奶奶可不饒我。

雖然我很幸福,可是,我的爺爺因煉法輪功,在山東省監獄被非法關押近十五年了。

奶奶說,早前我爺爺一身病,都不能上班了,要不煉法輪功,早就沒了。江××發動了歷史上從來沒有的邪惡迫害,專門打擊好人,打壓全世界修真、善、忍的好人,毒害全世界所有的人。

我爺爺被壞人抓去了,被非法判刑二十年,在山東省監獄已被關近十五年了,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在山東省監獄,爺爺突然腦出血昏迷,家裏聽到消息都去了,以為這回該釋放了,可是仍然不放,說我爺爺不配合,拔了鼻管,又拔了滴管,這叫「自殘」,就這麼個理由,就不放人。

奶奶說,那麼昏迷的患者,甚麼事都能做出來,那個狀態是很難受的,很痛苦的,奶奶說拽那些管子也是正常,因為是腦病嘛,他就要躁動,拔管子都是正常的,沒有人精心護理,甚麼事都可能做出來的,在正常醫院對這樣病人是特級護理的。就因為拔了管子,警察就不放人,還弄個罪名「自殘」,我看到奶奶天天唉聲嘆氣,姑姑常流淚,爸爸發燒、流鼻血,姑父咳嗽,我心裏難受極了。

爺爺當時七十四歲了,被非法關押十四年多了,生活不能自理,半身癱瘓,說話含糊不清,還是不放人,那些壞人根本就沒想叫爺爺活著出來。

監獄給我家發了三次重危通知書,可就是不放人,奶奶說咱們得營救爺爺呀,我問怎麼營救啊?奶奶說去監獄找他們要人哪!不然的話,爺爺就會被迫害死的,那裏死個人可不當回事,那裏也有好人,也有善良的人,可是他們不知道迫害大法弟子要下地獄的,他們不明白(法輪功)真相啊!更不知道真、善、忍普世價值,更不知道善惡有報是天理。《西遊記》中一首詩:「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要不報,乾坤必有私」。我得去告訴那些可憐的警察,法輪大法是偉大佛法,傳世是叫人向上向善,叫人做好人,做高尚的人,誰要迫害煉法輪大法的人,百分之百下地獄!我得去告訴他們,叫他們知道法輪功真相得救度,有個美好未來。

我奶奶都七十多歲了,我們都不讓她去,可是奶奶說:咱們的親人沒有犯罪,只是信仰不同,信仰自由是憲法規定的,法輪功弟子所作所為沒有超出信仰範圍,所以是合法的,更不是犯罪。咱們的親人在監獄受到非人待遇,你能無動於衷嗎?咱們的親人遭受嚴重迫害,你能不動心嗎?咱們的親人遭受痛苦的折磨,正在死亡線上掙扎,你沒有責任去營救他嗎?怎麼能不去要人呢!煉法輪功的人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監獄給迫害致死致殘,還不去要人,等待何時,古人有句話「人命關天哪」!

白髮蒼蒼,七十多歲的奶奶,懷著她那顆慈悲救人的心,懷著她那顆牽掛爺爺能不能營救回來的沉重的心,獨自一人踏上了遠隔七、八千里以外,跨越五個省的路,出發了。到了濟南,奶奶感到氣氛不對勁了,給家來了電話,我爸爸姑媽急速坐飛機前往濟南。

爺爺只剩一口氣,從監獄要出來了,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出獄,沒有回家,直接進醫院搶救,又做了手術,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回到家鄉,沒有回家,直接進醫院,積極搶救治療,先後住呼吸科、消化科、普外科,爺爺身上帶八個管子回來的,這些管子都拔掉了後,於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出院,在家康復治療。

現在,爺爺還不能自己坐起,用人幫忙扶起,我都不敢看爺爺的肚子,掀起衣服,一眼看見直角形大刀疤,橫豎各有半尺長,很嚇人的,還有更嚇人的,看看下腹部,怎麼有六、七個肚臍眼?很像《西遊記》中,唐僧過盤絲洞遇到的蜘蛛精的肚子,那些蜘蛛精會從肚臍眼吐絲,爺爺肚子上也有那麼多眼兒,就是吐不出絲來,我好害怕呀。我問奶奶,爺爺肚子怎麼這麼多「眼睛」?奶奶對我說:爺爺從監獄出來時,全身浮腫,身上黃黃的,肚子大大的,獄服已脫不下來了,是用剪刀剪開,才脫下來的,腳腫的買不到合適鞋襪可穿。先住了齊魯醫院,又轉千佛山醫院,在千佛山醫院做了手術,爺爺腦出血,無人照看,在肝上形成個大膿包,膿包越長越大,大到最後就破了,滿肚子是膿,這些「眼兒」就是做完手術後放的引流管,往出排膿的。膿流完了,管子拔了,刀口癒合後,形成的疤痕,很像「眼睛」。

我問爺爺怎麼能活過來了呢?奶奶說:爺爺是九死一生,是師父給他第二次生命,本來小鬼把爺爺元神抬走了,奶奶求師父,快點把爺爺元神攥在師父手裏,讓他肉身不丟啊!我們都在這等著呢,奶奶不斷求師父,爺爺才慢慢清醒過來,也是一陣明白,一陣糊塗,糊塗時多,明白時少,眼睛能睜開了。奶奶說,搶救爺爺時,那個驚險,那個危險,那個艱險,沒法形容,奇蹟出現了,爺爺活過來了。

聽了奶奶這段敘述,我都感到像神話一樣,師父真偉大。我更是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我爺爺回來了,我爺爺真的回來了。

謝謝師尊慈悲救度!
謝謝所有關心我爺爺的人!
謝謝幫助我們要回我爺爺的所有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