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功20天多病痊癒 真心修煉有師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個七十二歲的老太太,出生在離瀋城百里之外的小村莊,在祖宗留下的故土上,這個無從查找的小地方,我經受了人間滄桑。我家是本地旺族,歷代書香門第,可是邪黨來了,給父親扣上一個「地主」的帽子,把我家的財產一搶而光,我們變的一無所有,一片蒼涼。

我從小就多病,也不能上學,上學也受氣,最後我放棄了求知的慾望,頂著病痛一步步走過來。成年後,身體更糟,氣管擴張,心虛氣短,肺子也有病,咳嗽、喘,上不來氣。有時吃飯中途都得歇一會兒再吃,要不就拿不動筷子,還有風濕痛,腰腿疼,尤其是腿疼,疼得腳都歪過來了,就這樣一瘸一拐每天還得幹活,我吃的藥用數字都沒法計算了,遭的罪也無法形容。

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姐姐來了,帶來了法輪大法的信息,說你身體那麼差,脾氣還那麼不好,沒有能解決你的辦法了,你快跟我煉法輪功吧。當時我還有一位很有名望的堂姐也在煉,我覺得這個功不用說,肯定很好,要不她們能都煉嘛。

到煉功點煉功不到二十天,我的病都不知道甚麼時候沒了,幾十年了,我第一次感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弟子跪拜師父,謝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歪著的腳正過來了

我在煉功點煉功不到二十天,一身病都沒了,一家人都樂壞了,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真是說不完,我只說一點吧。

記得煉功的第二天,我剛一抱輪,感覺到「唰」的一聲,從頭頂落到腳底,透過全身,我嚇得一下坐下了,不敢煉了,害怕了。我就跑到煉功點去問別的同修,是怎麼回事?同修都高興的說:那太好了,師父在給你淨化身體呢!我不由自主的哭了。當時我那個高興啊,那個樂啊,都無法形容了。

可我心裏還不滿足,因為我的腳還歪著。

過兩天,我又煉功,還惦記著我這個腳,我就想:煉煉靜功看看?我把腿盤上,聽到音樂很舒服,自己就靜下來了,半小時左右,腿疼,我就拿下來了。我看看我的腳,還歪著呢,我心裏想:這個腳要正過來多好啊!我心裏剛這樣一想,不自覺的話就說出來了:「你正過來吧。」

話音剛落,這個歪著的右腳就正過來了,我當時被驚呆了,我好一會兒一動不動,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如果不是長在我腿上的腳,我真不敢相信這是事實啊。感謝偉大的師父,偉大的法。

真是天書啊!

我一個字不認識,聽說煉功點上請來《轉法輪》書了,我想:我怎麼辦呢?可這是大法,我一下子就決定我要請,讓一家老少得到,該多好啊。

我渴望能認識這個法。我每看到一個字,都問身邊的人,這個字念甚麼?走在街上,看到不認識的人,我也問他們有的字念啥念啥。神奇的是,我不認識字,拿起書,我就能認識,就是沒有別人看的快,讀的流利,但是我能看,也能慢慢讀。我就天天手不離書的看啊,看著看著,整本書裏的字都放著銀白色的光,我激動的就是哭,就是哭……

雪中飛跑

有一年冬天特別冷,總愛下雪,住在城裏的小女兒,家中有事,非讓我去不可,我捨不得離開大法書和煉功點,但最後還是去了。

到那忙了一天,我的心還在大法中,天快黑了,才忙完。女兒說甚麼也不讓我走,要留住明天再走。我說不行,我開門就走了。

坐上晚上的末班車,本來時間是趕趟,由於下雪路滑,車開得慢,車到站之後,就接近晚上煉功的時間了。我下車一看,這怎麼行呢?我跑吧,我這樣一想,我就跑起來了,可是天哪,這哪是跑,簡直就是飛。我流著熱淚,一會工夫就到家了。這一公里的路程我轉眼就到了。

我一進門,看見電視中師父笑容滿面的走上講台,開始講法了。我激動的淚如雨下,這個法也太神了。

家族人明白法輪大法好

家人和親屬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都爭著來學法、煉功,我家成了一個煉功點。我家當時有一個工廠,有幾十名員工,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並有很多受益的。我大姑姐、大姑姐夫都是社會上有名望的人,他們看到大法這麼好,他們拋棄庸俗的觀念,承認神佛的存在,他們夫妻都走入了修煉。親屬中有多人走入大法修煉,所以所有的家人都跟著受益。

僅舉一例,有個遠房弟弟,他三退後,受益很深。有一次,他開一輛轎車,突然前面的車輛發生事故,由於他離的比較近,要躲開已經來不及了,他一看完了,兩眼一閉,不管了。可是過了一會,睜開眼睛一看沒事,他的車根本沒撞上。當時他就把車裏的護身符拿出來說:「多虧這個護身符啊!」他也知道是因為他對大法的善念,大法保護了他,他逢人就講大法好。

師父時時在我身邊

我和表妹之間總有摩擦,她怨我,我也怨她,我找自己,沒按法的標準衡量自己,用親情要說她,指責她,我用的都是人心,不在法上。找到自己錯,我哭著對師父說:「師父,弟子錯了。」剛說到這,我就看到我的身體放射出金光,我知道師父在加持我,真是師父指導我們走在神的路上,師父就在我身旁,處處是神跡啊!

二零零三年,有一天我正在發資料,被一個中年男子從後面摁倒,拽著我的胳膊不撒手,直接就要舉報我,他當時手裏也沒有電話,一直把我拽到六樓他的家裏,打電話報警。

警察來了,就把我綁架了,給我綁架到洗腦班,直接強行「轉化」。開始他們騙我:你檢舉一個人,我就放了你。我心中想:打死我也不能出賣同修。問我資料哪來的,怎麼打我都說撿的。

後來他們又讓我「轉化」,有兩個被轉化的人對我拳打腳踢,逼我「轉化」。我想,師父講過不配合邪惡的法,說甚麼也不配合,也不「轉化」。一個男警察從後面狠狠地踹了我一腳,大皮鞋的印很長時間都留在後腰上。當時冷不防從後面踹,我「哎呀」一聲,差點沒背過氣去,我突然想起師父,我就想:師父啊,弟子有難了。別人再打在我身上,都沒有甚麼感覺了,一點也不疼。我心裏說:謝謝師父替我承受了。十三天我就回家了。

回家後,我兒子找了幾個人要教訓教訓舉報我的人,也找到那個舉報人了,我對那幾個人說:「萬萬不可那麼做,你們這麼做不是和壞人一樣嘛?我是大法弟子,你們也得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要不你們就是壞人了,這也是我前世做過壞事,有這個因緣,所以今天才有這個果,師父在給我善解這些冤怨,所以你們不要以惡制惡,要善待一切人。」最後他們放棄了這個想法,沒去找那人麻煩。

講真相中去怕心

我每天學完法就出去講真相,講過的人數我也記不清了,神奇的經歷也寫不完了,總之師父給我的太多太多了,我心裏只想著,師父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一邊救人,一邊修自己,時時向內找。

講真相的過程也遇到過很多危險的事情,但是在師父的呵護下,都化險為夷了。

二零一七年春天,我帶著真相資料、粘貼、護身符等出去,當時發現天陰要下雨,我想:快點發完資料好回家吧!一想這個念頭不對,這不沒把眾生放在心上嘛,師父說救人這麼急,我還想著回家。

這時對面走過來一個男子,大約五十歲左右,我想這是師父找來要得救的人,我上前跟他問好,說兄弟送你一份資料吧,給自己保個平安吧,他接過資料看了看,態度很生硬的說:「你跟我來這個,你知道我是幹啥的?我是警察,我是專門抓你們法輪功的。」我當時一愣,笑了笑,沒吱聲。他又接著說了幾句威脅的話,這時我心裏想:我就是要救他,求師父加持弟子,能救他是我的使命,我心不動,笑著說:「警察更應該幸福平安哪,我是真心的為你好,咱們是有緣人,你才能聽到真相,你才能有得救的機會,這對你是千載難逢的好機緣,我是為了你好,為了救你,也沒有惡意。」

我平和的又說了許多,他的態度暖和了,拿著資料,又看了看說:你走吧。我說:祝你平安幸福。離開後,我心裏有點不穩,我想:他會不會跟蹤我啊?立刻想:這不對,我是大法弟子,師父就在身邊,誰也不敢動我。我腦子想著師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

修去利益之心

大年初二的一天,丈夫的弟弟妹妹來家拜年,我們熱情招待,他們吃完飯一會兒都回家了。第二天早上我開開櫃門一看,發現給孫子拜年紅包的二百元錢沒有了,我回想昨天家裏誰也沒來,就是他的弟弟妹妹來過。我回憶當時的情況,我和丈夫都在做飯,我看見小姑子在屋裏,一探頭又縮回去了,當時我沒想太多,難道她把我的錢拿去了?因為弟弟妹妹在廳裏看電視,就她在屋裏,我就懷疑這錢是她拿去了。

我很生氣,我甚至於看到她就生氣,她不是修煉人,她的人品也特別不好,對老人也不孝順,八十六歲的老母親,她從來不管,不侍候也不出錢,卻把老太太的工資錢都拿去了。我耿耿於懷,這一次她來家,錢沒了,肯定是她拿走了。

我生氣地跟丈夫說,丈夫也很生氣,也說了很多不好的話。因為丈夫是長子,他脾氣也不太好,對這個事也憤憤不平,也想教育教育她。後來,我倆想了一會,都樂了,都笑了,我們都想了:咱們是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發生。師父不是講過:「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咱倆向內找吧,是甚麼心促成的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們發現了長期以來一直存在著嫉妒心、爭鬥心、怨恨心,利益之心更嚴重,一直認為小姑子太自私,老認為老人把錢都給她了,把所有的活都扔給我們了,卻一分錢都沒給我們,心裏一直憤憤不平。

但是今天想到這,這是對金錢的執著,也是怨恨心、爭鬥心沒去,也一直沒看到這個利益在後面促成的怨和恨,找到這個利益心就解體它,滅掉它。這就是明明白白的在去我們倆的怨恨心和利益心,不再找她理論了,她幫我們在心性上提高,我們從內心謝謝她,我們都高興的去學法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