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親人受益於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春天開始修煉大法的。修煉大法前,我患有風濕性關節炎、椎間盤突出、痛經、慢性胃腸炎、神經衰弱及頸椎變形等等多種醫院無法根治的大病。我通過學法煉功,在很短的時間裏,師父就把我的身體全部淨化了。身體上的多種大病,全部一掃而光。我由一個病秧子變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快樂人。

二十多年來,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沒再吃過一粒藥,我身體健康,整天樂呵呵的,單位的同事都非常羨慕我。用我的現任領導的話說:「你一身正氣,充滿了陽光。」我今年五十五歲了,同事都說看上去也就是四十來歲,哪像快退休的人了。同學聚會,都說我變的年輕了,模樣和在高中時差不多,只是更好看了。班長說:「屬你年輕。她們再化妝,也掩蓋不住深深的皺紋和大大的眼袋」。
是啊!這都是大法的神奇;這都是師父的慈悲。這活生生的現實例子,誰還會不相信呢?

一、刺骨的牙根,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在修煉中奇蹟不斷出現。我的下牙中後面的一顆大食牙,牙質不好,露在上面的牙都一塊一塊酥掉了,只留下了牙根。牙根上面露出的那點兒呈黑色。在我修煉以前就這樣了。可是牙根一年一年往下長,而且吃透了牙齦,露出來了,雪白雪白的,而且很尖,充滿了生命力。修煉後我也沒當回事,可是到了二零一六年冬天,我感覺牙床的下面骨頭像被針刺的一樣痛,趕緊一看,牙根已經扎到骨頭了,扎不動就往外長,眼看就要刺破下顎露出來,我有點緊張,但是我很快靜下來了,我就想我是學大法的,有師父管,誰也不配害我。我想起了師父善解的法,我立刻對著這顆牙根說:你也是一個生命,也是我身體的一部份,你不起好的作用就趕緊離開,選擇美好的未來,師父會善解你。如果你動不了就別動,不能影響大法弟子的形像。否則,就要清除你,我清除不了你,宇宙的法也不能饒你。也就五分鐘的時間,我就不管了。

我也不把它當回事,有時候疼,我就在心裏說,疼的不是我,我不疼,結果真不疼。後來,我就把它忘了,也就一個月的時間,一天我在廁所裏,感到那個地方有點異樣,就本能的用舌頭一試,甚麼也沒有,沒有刺痛的感覺了(因為一年多了我都不敢用舌頭去試,它會磨舌頭的)。我趕緊走出廁所,站在大鏡子的前面照看,結果那顆長牙根沒有了,不見蹤影了,再看牙床平平的,連個空都沒有。

我立刻想到了是師父幫我拿走的,我在心裏不住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弟子想甚麼,師父您都知道!是師父把我的壓根弄走了。慈悲的師父,弟子想您呀!」我感動得掉淚了!我立刻讓我不修煉的丈夫看,憨厚的丈夫看了,臉上露出了笑容,也有點疑惑不解(他雖然認同大法,但是無神論對他毒害很深)。我接著對他說:「這就是法輪大法的超常,是用科學無法解釋的,神佛是存在的,只是現代科學還探索不到他,你也要天天敬念「法輪大法好」,你也會有福報的!」丈夫默認了。從此以後不修煉的丈夫,有了很大的轉變,支持我學大法了,還時不時地提醒我:「發正念的時間到了。」

我把這事講給朋友同事聽,他們都說真是奇蹟,不是親耳聽到看到,還真是不敢相信。同樣的情況,本小區,一個同修的親戚,和我的情況差不多,縣級市醫院給她治不了,就到了更大的城市醫院去醫治,結果動了手術,花了三萬多元,還遭受了皮肉之苦。

二、師父給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

那是二零一五年的冬天,丈夫給我母親去送年貨,天冷路上沒人,他把摩托車加大了油門,快速的行駛著,忽然有一條大狗從路邊竄出來,丈夫為了躲避那隻狗來個急剎車,結果摔倒了,摔得很厲害,頭盔摔碎了,他被壓在摩托車的下面,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起來。一試摩托車沒壞,就堅持騎到我哥哥家,然後就跑到我哥哥的炕上躺下了,中午飯也沒吃,臉蠟黃。

嫂子問他怎麼了,他只是有氣無力的說沒事。在嫂子的不斷追問下他才說摔倒了。然後叫我嫂子給我閨女、女婿打電話,當女婿到了,我嫂子才給我打電話。我一聽趕緊對我嫂子說:「不要怕,沒事。」安撫了嫂子,趕緊在心裏說:「師父救救我丈夫吧,他也是個明真相的眾生。」很快,女婿把他用車拉回來,我一看他的臉蠟黃,無精打采的,到了床前,他一下子昏倒了,我和女婿很費力的把他拽到床上,他躺下了,連話都不說了,女婿說:「媽,咱們打120吧。」我說:「問問你爸爸。」我和閨女女婿都問他,他搖頭不去。

我對女婿說:「你回去吧,把你的工作處理好,先不要告訴我閨女。因為她在開車。」女婿沒有立即走,還是堅持打「120」,我又問丈夫去不去醫院,丈夫還是搖頭。我說:「既然你不去醫院,就在心裏趕緊求師父救救你,快念『法輪大法好』!」女婿有自己的事,我就讓他走了。我也不斷的一遍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師父救救我丈夫吧。」

大約過了三個多小時,丈夫醒了,讓我扶著他上廁所,剛走到廁所就咳嗽起來了,並且開始吐血,咳嗽的時候看他特別遭罪,不敢咳,他說肋骨那個地方疼。看著痛苦的樣子,再看他吐在便盆裏的血,我也害怕,我就又問他去不去醫院?他還是不去,說天亮了再去吧。我說:「好吧,但是從現在起,你必須在心裏繼續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父救我。」他雖沒吱聲,但是我看到他的神情是在念。

第二天早晨,女婿早早的就把我倆送到了市中醫院。路上我不斷的發正念:「徹底清除另外空間迫害我親人的一切共產邪靈和黑手亂鬼,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丈夫的一切迫害,我的親人有師父管,誰也不配來迫害。」

到了醫院掛了一個專家號,醫生問明了情況,又仔細的盯了我丈夫看了看,笑著說:「你沒事。」我丈夫說:「我一直咳嗽吐血,肋骨好疼,怎麼沒事?」我接過話茬說:「醫生說沒事就沒事。多好。」丈夫說:「用不用拍個片子看看,我的肋骨好疼。」醫生說:「一點硬傷,還能一點不疼?你想拍,我開個條子你去拍吧。」我們拍了兩張片子,一張是拍肺的,一張是拍肋骨的。醫生拿過來一看,對我丈夫說:「沒事,肋骨沒斷,只碰了硬傷,肺裏有瘀血,吐出來就好了。拿點消炎藥走吧,沒甚麼,七天後再來看看就行了。」就這樣我們走出了醫院。

回家後的七天,丈夫繼續咳嗽吐血,吐得越來越少,吐了半月才把肺裏的血吐淨,後來也不咳嗽了,藥也不吃了,一個月丈夫就恢復了體力。

事後,我對丈夫說:「這是師父救了你。」我就把求師父的過程,說給他聽,他也認可了。親戚朋友聽了,都說是奇蹟,我說:「他這是沾了大法的光了,是俺師父救了他,師父給了他第二次生命。」俺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

三、九十歲的母親摔倒後能在短時間內康復

我的母親今年九十三高齡了,小腳,還是自己單過,自己住一個院,不用哥嫂照顧,還能做飯炒菜。我母親年輕時就心地善良,性格開朗,愛幫助窮人,還孝順公婆,村裏人看到繞村轉悠的老母親都會豎起大拇指說:「這才是個大好人哪,看她的體格那樣健康,能活一百歲也不止。」

我母親除了耳朵聽不大清之外,甚麼病也沒有。尤其自從九七年聽聞了大法後,母親的身體更好了,即使一年半載的有次感冒,也不用吃藥,說「法輪大法好,師父好」就好了。

母親八十九歲那年和我們姊妹說:「我經常磕到,但我心裏一點也不害怕,爬起來就走,啥事沒有。」一次和她的老伙伴們去趕集,快到家了,由於農村的土道不平,母親一腳沒踩實,一下子蹌倒了,臉朝下,一大會兒沒起來,鼻子往外流血。我的一個鄰居嫂子比我母親小十多歲,就把我母親拉起來,給她不住的擦血,兩卷衛生紙都幾乎用完了,嚇的直對我母親說:「趕緊,我告訴你兒子,領你到衛生室看看。」我母親說:「沒事,不用怕,不用看。」說著鼻血就不流了,母親說回家洗了把臉,啥事沒有,只是胳膊有點痛,很快就好了。我知道這是師父保護了我母親。

母親九十歲那年,準備到果園去,結果在橋頭上又磕倒了,這一次是磕在水泥道上,地很硬,磕得很厲害,自己很吃力的爬起來,忍著痛回到了家,讓鄰居給我嫂子打電話,嫂子正在澆地,就打電話給我,我趕緊和丈夫開著車回家,路上我又求師父救救我母親。

一到家,看老母親的臉色很難看,痛的嘔吐幾次,我看有點快不行了的感覺。我立即讓母親說「法輪大法好,師父好」。我趕緊求師父救救母親。趕快把母親架到車上,快速的到了鄉醫院,正是醫生下班的時候,沒有管的,我只好截住拍片子的醫生說:「耽誤你的一點時間,請你趕快給我母親拍個片子吧,看怎麼樣。」在等的過程中,我又發出強大的一念:「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母親的一切迫害,我母親有我的師父管,誰也不配迫害,母親的身體是證實大法的,誰迫害就滅誰。」結果照了以後,醫生說只是傷了骨頭沒骨折。給開了點藥,我就把母親帶回我家。母親只在床上躺了一天,第二天,我扶著她就能下床上廁所了,第三天就自己慢慢的拄著拐杖上廁所了。母親天天說:「大法好,師父好。」一週就扔掉拐棍自己能走了,第十四天痊癒,回家,又開始找她的老伙伴們玩耍了。

村裏人見了我都說:「你母親好的這麼快,我們認為最起碼半年才能敢下床,傷筋動骨一百天哪,不到半月就好了,真是不敢相信。」我說:「這是師父保護了她。」我就讓她們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把護身符送給了她們。她們高興的接過去了。其中一個嬸嬸,就得福報了,在一次煤煙中毒的事故中,她中的程度比她老伴重,可是老伴出院後很快就去世,她老伴不信大法。而她現在還很好。她說她天天念,睡不著覺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會就睡著了。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念得福報!這是真的,願善良的人們趕快誦念這「九字」吉言,得到大法師父的護佑,躲過人類的大災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