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的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日】我是自一九九八年冬開始修煉大法的,修煉還不到一年,江澤民邪惡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就開始了。這些年來不管邪惡迫害多麼嚴重,各方面干擾不斷的情況下,我始終沒有離開大法,直到今天中間沒有間斷過,師父看我有這顆堅定修的心,所以在我這十八年的修煉過程中,一直在看護著我,點化著我,鼓勵著我,為我操盡了心,說實話在這個世界上真正為我好的只有師父,師父是我唯一的和最大的恩人。

下面,我就把在這十多年的修煉過程中,師父點化我、警醒我、鼓勵我、出現的神奇小故事寫出來與大家共享。

一、會轉頭的雞冠花

二零零零年夏天,邪惡迫害相當嚴重,我經常被鎮包村幹部帶去辦洗腦班,派出所警察三天兩頭來我家騷擾,家人怕我受罪,怕連累孩子上學,極力反對我修煉,特別是老伴,跟我鬧得很厲害,吵吵鬧鬧成了家常便飯。

家庭的阻撓,社會上的壓力,使我喘不過氣來,精神上的壓力太大了,在最苦惱時自己在想,我是修還是放棄?思想上產生了動搖,就在我心神不定的時候,神奇出現了。

我家院裏有一棵雞冠花,平時花冠總是朝向東,一天晚上在院子裏吃飯,我突然發現花冠朝了西,我就對老伴說,你看這花冠還會轉呢!她說:是你看走眼了吧,盡在那說胡話!我說若不信咱明天再好好看看。第二天早上一看那花冠又朝向東了,再到晚上又朝西了,我說這回你信不信?她還是不信,她以為那花冠是我用手扳過來的,她就用手去摸了摸那花冠,覺得不像用手扳的。轉天那花還是繼續轉,為甚麼轉?當時愚笨的弟子也沒悟懂,就在那天下午我給師父上香,我點了一炷香插在香爐裏,過了一會我進屋一看,怎麼香掉到桌面上了,香不但沒跌斷而且兩頭著起來了,兩頭著的進度一樣,桌面上還留下了烙印,這回我一下悟過來了,我淚流滿面,我哭著說:師父啊!是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讓您操這麼大的心,實在是對不起師父。師父啊,今後我一定專心修煉,不再想著南朝掛著北海,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神。弟子決心在今後修煉這條道路上不管有千難萬險,都要堅定不移的走下去,一修到底。我對老伴說: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

從此雞冠花不會再轉了,結果花冠再也沒轉過。通過師父的點化,我便堅定了修煉的信心,從此以後不管邪惡迫害形勢多麼嚴重,壓力多大,我每天學法煉功從不間斷,發資料、貼不乾膠、講真相做救人的事。

二、強悍的女人服了

二零零二年邪惡迫害很猖獗,警察三天兩頭上門騷擾,老伴害怕,她承受不了這種壓力,極力阻止我修煉大法。我不聽,結果把她惹怒了。這是一個夏天的一天,為我煉功的事老伴又跟我吵了起來,我就出去了。老伴氣不過就想狠狠的治治我,她拿來一些桃子,在我的被褥上搓,把桃子上的毛全搓在了我的被褥上,想叫我睡覺癢的睡不著。就在這天剛吃過晚飯,她突然渾身癢起來了,她叫孫女在她身上狠狠的撓,但還是鑽心的癢,她就叫孫女沾著水搓。就這樣一個強悍的女人,在這時也顯露出痛苦難耐的可憐相。

過了兩天女兒來家,老伴向女兒訴說了此事,最後她說俺算服了,再也不干擾我了,並囑咐女兒:不要跟你爹說。女兒叫我到一旁問我前天晚上睡覺有甚麼感覺,我說沒甚麼感覺,睡的挺好。她就把她母親搓桃毛的事說了,我當時聽了後心裏非常感激,是師父幫了我。同時,我也向內找自己,平時沒有對老伴耐心講清真相,還有人的情沒有放下,更沒有表現出大法弟子的善和對別人的寬容,夫妻間才出現這樣的局面。

三、倖免落於險坑

二零零三年,中共新班子上台後,聽別人說可能會給法輪功平反了,我心裏可高興極了,覺得終有出頭之日了,可以舒舒服服的在家煉功了。這念頭一出可壞了,甚麼執著心都來了,歡喜心、求安逸的心、執著迫害結束的心,一度對自己的要求放鬆了。

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非常清楚:我在一個大水坑邊上睡覺,坑中的水深不可測,坑的邊沿是個斜坡,我就睡在這斜坡上,只要身體一動就能滾下去。我知道掉下去就沒命了,這時坑邊上好像有人走動,我就大聲呼喊:快把我拉上去!喊聲把自己驚醒了。醒來後我就想,師父為弟子的修煉真是操盡了心,自己到現在還有這麼多常人之心不去,真是多麼危險啊!師父啊,您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只會給您添麻煩,沒有給您多一些欣慰,在今後修煉這條道路上弟子要勇猛精進,奮起直追。

四、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早在修煉前我有過胃病,修煉後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我的老胃病好了。

可是到了二零一一年,我的老胃病又犯了,一年犯了七、八次,每次長達五、六天,胃像刀割一樣疼痛難忍,天天嘔吐,吐出來的都是黑糊糊、血淋淋的髒東西,飯也不能吃。到了二零一二年,情況更加惡化了,三、四天就要吐一次,漸漸的發展到兩天吐一次,再後來一天吐一次,飯也吃不下,人也瘦下來了。後來不光是嘔吐,肚子也開始疼痛,腹部發脹、板硬。

在這種情況下兒女們都很著急,女兒將車開來哭著對我說,你身體都這樣了,實在不住院治療,我們和您去醫院檢查一下我們也算盡到孝心了。後來看到他們難過的樣子,我說:去也行,但有個條件只做檢查,決不住院治療,檢查完馬上回家。

在醫院經過多處檢查完後,我見醫生小聲和兒女們說,前面我聽不見,只聽到最後一句說;那兩個東西都很大了,需要住院做手術。一會兒女們看瞞不過我,只好將檢查結果告訴我,說胃上長了兩個瘤子(其實是胃癌。只是他們不敢跟我說),勸我住院做手術治療,我說咱們不是早就說好了只檢查,不住院嗎?要叫我做手術你們就連想也別想。兒女們知道我的犟脾氣,沒辦法只好拉我回家了。

我為甚麼這樣堅持不看醫生,不做手術治療呢?因為我要始終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修煉人是沒有病的。師父講:「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作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執著心,同樣會給你帶來麻煩。」[1]我知道這將是對我生死的大考驗,師父講:「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2] 我的人生道路是由師父安排的,只有放下生死之念,去除自己的一切執著和人心,同時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迫害。白天我就堅持學法,不斷的發正念。

一天晚上十一點左右,我似睡非睡,清清楚楚看到從我大便處排泄出兩塊像柿餅子大小血淋淋的東西,心想可別把褥子弄髒了,趕緊拉起電燈找手紙擦,結果甚麼也沒有,我立刻悟到是師父從另外空間把那壞東西給拿下去了。從此以後再沒犯過,幾十年的老胃病,幾秒鐘就消失了。師父啊師父,您又為弟子承受了這麼大的痛苦而換來了我第二次生命,弟子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

結語:

在自己十八年來的修煉過程中,出現的神奇事太多太多,如:無意中被開水澆到腳上,不但不起泡,不發紅,還感到涼涼的一陣。魚刺卡到喉嚨裏,不知不覺化掉了。要講的話神奇的事太多了,由於篇幅限制在這裏就不多講了。

同修們!精進吧!我們在這樣高德大法中修煉,有這樣慈悲偉大的師父,在這與師同在的正法時期助師正法,師父還賜給了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3]的稱號,我深感無比的幸運、自豪。正法修煉已近尾聲,我要更加珍惜這有限的寶貴時間,多學法修好自己,放下名、利、情,去除一切人心執著,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圓滿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