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喜歡的老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這是我的部份修煉經歷。

升學的奇蹟

小時候我腦袋摔過,不是很靈。雖然學習很努力,但是也沒考上重點高中。一九九五年正值高二,我和媽媽修煉了法輪功。記的高三那年,爸爸去開家長會,等爸爸回來,我問:「老師說甚麼了?」爸爸說:「你好好學吧!」

後來得知班主任告訴爸爸,我甚麼學校也考不上。結果我考上了一所理想的師範學院。這一定讓班主任驚訝不已!

高考前,每天學習到很晚,不管多晚,我都堅持學法。是師父給我開智開慧,謝謝師父!

就在這一年,我正趕上消業。滿身長的都是小紅包,非常癢,撓破了,就都是膿。但是臉、脖子、手背等露在外面的地方沒長,就連手心、手指縫都是。高考那幾天還很嚴重。身上癢的難以忍受,睡覺都是撓醒的。晚上就用帶子把手綁上,早上又把自己撓醒了,都不知手上綁的帶子怎麼解開的。

入學前體檢時體檢人員問我,怎麼沒去醫院治療?我邊哭邊說:「這是業力,不是病。」她看著我不說話了。在我的體檢表上寫上了甚麼。二姑到大學看我,把我接走了。等我回來聽同學說,學校的大喇叭找我很多次。這是師父的呵護,讓二姑把我接走了。要不,學校有關人員看到我身體的狀況一定會讓我退學的。

到班級報到時,老師也沒看出我有甚麼問題。軍訓很累。沒想到快結束的一天,我一下暈倒了。輔導員來看我,說我身體檢查不合格。我給她講了我修煉消業的情況。她說她本人上學時兩手得過毒疔,那時也吃了不少苦,她特別同情我。我去主任那請假,他要看看我的手。看後,他「啊呀!」一聲,咧著嘴,「快回家吧!」就這樣,我請了幾天假回家了。

回家的火車上很擁擠,我把座位讓給了別人。到家後衣服都粘在身上脫不下來了。襪子、線褲都是媽媽用剪子剪下來的。在家那幾天裏,媽媽給我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我學了《悉尼法會講法》和《美國法會講法》,更深入的理解了師父講的有關病業的法理。

我躺在炕上,身上都腫了,這時臉也腫了,眼睛只有一條縫。二姑和很多同修來看我時都哭了。媽媽問我:「你是不是煉功人?」我說:「我是煉功人。」媽媽很高興的說:「有你這句話就行。」

第二天早晨醒來,我說:「媽媽好擱啊!」媽媽掀開被子一看,我身下都是二分錢、五分錢大小的硬片。一夜脫了一層殼啊!那時我的臉白裏透紅、眼睛睜的大大的,很好看。就這樣,沒吃一粒藥,業消了。

我返回學校。

大學的經歷

在大學,我和幾位同修學法切磋、集體煉功。沐浴在法光中真是學啥會啥。

因為我是煉功人,樣樣得做好,處處為別人著想。班級及公共教室的黑板義務擦了三年,甚麼活都搶著幹。學校打疫苗,我跟學委說我不打。全系只有我一個人沒打疫苗。同學們有不會的題來問我,我都耐心回答。晚上同學都回寢室熄燈睡覺了,我再到樓道裏學習和看書學法。同學們都願意和我在一起。

一九九九年夏,邪惡的迫害發生了。同寢室的同學告訴我:「他們要是來收妳的書,我幫你把書放到我男朋友寢室去。」

有位老師上課時誹謗大法,我正好坐在第一排,就站起來和老師講:「老師,您說的不對,學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不像電視裏說的那樣。」老師沒法回答我,就讓我坐下,同學也拽我坐下。那位老師有一天問了一個問題,問誰誰都不會,學委也沒答上來,最後老師叫到了我,我答的很好,他表揚了我。

因為我是修真、善、忍的,任何科目考試時我從不作弊打小抄,所有的老師都知道我從不作假。畢業時我的成績是當年全系的第一。在綜合測評中,我也被評為第一名。

畢業後大城市的很多學校校長都來我校招聘選拔教師。我和同寢室的一位同學看好了同一所學校。那個學校的校長說:「現在已經招夠了,只差一個名額。」我就說:「要我們倆吧。」他怎麼也不同意,只要一個。按各方面講,那肯定選我了。但是我是煉功人,我說:「那就讓她去吧。」這樣我就和另一個學校簽約了。

等待簽約結果時,那個學校的校長在我面前路過幾次,總能看到我。雖然他沒要我,但每次我都對他微笑。後來他把我叫到一個屋裏,指著另一個學校的校長說:「這個學校也很好,你去他那裏吧。」我說:「我不去,要去就去你們學校,我是奔同學去的。」不知為啥,他當時非常高興,馬上幫我辦了改簽。

真的是「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

由此同學們更欽佩我的為人,也更知大法好。

學生喜歡的教師

到了工作單位,教師們看到我都很熱情。後來得知:校長在我來之前,把簽約經過告訴大家了,還說:「選了一個成績優秀、品德又好的好老師。」還安排了一個大家都嚮往的最好的一個班讓我當班主任。

剛開學,班級每人收了四十元書費,可是並沒有給學生買來書。問另一個班的班主任,她說:「這錢做班費。」示意我這錢歸班主任所有。每人四十元,五十多個學生,兩千多元啊。那時一月工資才六百多元。

我是修大法的,這錢不能要。可別的班都收了,怎麼辦哪?和媽媽商量結果是:把錢存起來,等到這班學生畢業時還給他們。就這樣辦!三年後,這個班的學生畢業了,我一個一個的找,把錢還給他們,告訴他們我是因為修大法才這樣做的,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多少年後,一次乘火車,一位穿著非常時尚的女士叫住了我,她說她是某學生家長,也是教師。她對我處理所謂「書費」的做法很欽佩,明白了大法好,也做了「三退」。

大校長和書記知道我煉法輪功找我談話,讓我放棄修煉。我給他們講,學了大法一身業力都消下去了,講大法的美好。他們說:「那你就把感受寫出來。」我看到了他們的意圖,我說我不寫。大校長說了很多對大法非常不好的話。之後他們不讓我當班主任了。

很不幸的是,沒過多長時間,書記去世了,大校長得了喉癌。

那個把我特批來的校長沒參與迫害,現在已經七十歲,退休了。這幾天,他來學校,我對他說:「校長,感謝你把我要到這所學校,我已經工作十幾年了。」他說:「你人好啊,甚麼都好,就是……」我說:「香港、台灣、外國都隨便煉,大法確實是好的。您沒事時常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身體會更好。」他笑了,說:「行!」我說:「從心裏把黨退了吧?」他說:「我退。」我也笑了。

在教學過程中我經常給學習差的學生做輔導,還讓學生來家裏補課,從不收錢。把學生買的資料費的回扣都用在學生身上,用自己的錢資助貧困學生。

教學組內的教師說:「你教過的學生別的老師教不了,沒法教。」學校考核教師,讓學生寫一篇作文,題目:《最喜歡的教師》。學生們寫了很多有關我的故事,寫了我的點點滴滴,就連不經意的把廢卷子訂成作業本給貧困學生都記在了他們心中。真是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得做好啊!

這次教師總測評,我這個科任老師被評為了第一。

二零零七年我教高三,學校召集「重點學生」(即學習差的學生)和老師一起開會,要求老師在會上說出學生的缺點。我心想這不就跟批鬥會差不多嗎?會搞的學生情緒很低落。我要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對學生也要用慈悲的心態對待,學生有問題、有缺點可以單獨和他們交流。於是會上我講了一個女孩考大學的故事:「原本老師對她的父親說她甚麼學校也考不上。可她經過努力,卻考上了一所理想的大學,讓老師和家長都感到驚訝!現在這個女孩就在你們面前。我相信,只要大家有信心,堅持不懈的好好學,一定會產生奇蹟。」話音剛落,大家不約而同的都笑了,響起了掌聲。這是這次會場上唯一的掌聲。

二零零七年學生高考,我在考場外陪考。我只要看到是我校的學生走出考場,我就笑著對他們說:「笑一笑!」孩子們也都向我揮手,對我微笑。其他學校的家長說:「頭一回看到像你這樣做的,用這種方式鼓勵學生。」是啊,他們是我要救度的眾生,大法弟子用心去做,做法就不一樣。

高考成績出來了,我所教的學科學生單科成績全區同等學校第一。這是我校從未有過的好成績。學生畢業了,我藉著這個契機到各個學生家祝賀,給他們講真相,並勸「三退」。

這年的秋天,我因講真相被人舉報。學校又一次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還答應如果放棄大法,就讓我當一個小官,我拒絕誘惑,沒有配合他們。

工作中救人

學校不讓我接觸學生,自此我開始做後勤工作。我利用有利的時間到我大學同學所在的各個學校講真相,勸「三退」。有時沒有預約,心想我是來救人的,見不著人怎麼辦呢?可每次總能見到他們。一次事先也沒預約,就到一個女同學的單位找她,進了學校忽然看到她正在院內跳繩呢,周圍沒人。真是神奇啊!她欣然的接受了真相,做了「三退」。很多大學同學都明白了真相。

學校讓我賣東西,給我安排了一個辦公室。很多學生下課圍著我讓我講故事。我就給他們講大法弟子辦的網站上看到的善惡有報的故事,最後都講到大法真相。校長、主任發現後就看著學生不讓他們進我的辦公室,攆走一茬,又來一茬,看也看不住。有的學生遠遠的看見我笑著喊:「功女好!功女好!」(就是煉法輪功的女士)。有的一看見我就說:「給我講個故事吧。」

有一天,有幾個學生來我的辦公室,一個學生拿著一元錢,上面全是字。他說:「我給你念念吧。」就大聲念了起來:「大紀元鄭重聲明: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我們靜靜的聽,他念完了,大家一起笑了,笑個不停,同時退出了團、隊。

做後勤工作,需要應用電腦軟件。很多學校的後勤工作人員都不會用,很著急。師父給我打開智慧,很快就遊刃有餘。校長說我操作的好,就介紹其它學校的後勤主任等來向我學習。我就把操作過程教會他們。我也到別的學校去教或請其他學校的相關人員到我校來學。在這過程中,幾乎遇到的所有人都做了「三退」。

有一次,正值假期,主任要做報表,不會操作,找我幫忙。在學校連續幹了六個小時。有一學校的校長和主任也來了,幫他們做完後,他們要請我吃飯。我說,我在校工作這麼多年,回扣從來都不要,這點事算甚麼,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你們別客氣。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他倆都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主任笑著對我說:「謝謝!」

我還參與了圖書館錄入工作,來了很多學生和實習的大學生幫忙。一下子,接觸了這麼多學生,是講真相的契機。我給他們帶去了月餅,給他們榨豆漿,還自製了糕點麵包給他們吃。他們非常高興,也都聽明白了真相。

有一次,學生上體育課排隊,一位學生看到我,就從隊列跑向我,跑到我面前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我說:「對,記住啊!」他非常高興的回到隊列。同學們都笑了。在走廊裏、在上下樓時,學生看到我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好!」

這成了學生與我特殊的問候方式。

有一天,我遠遠的看到一位女老師和孩子一起走,孩子脖子上扎了個紅領巾。那位老師看到我,趕緊告訴孩子:「快把紅領巾收起來。」我一看,紅領巾都摘掉了,得把孩子救了。這個孩子退出了少先隊。

學校保安的門衛室經常換新人。可能因為我的身份特殊,他們都知道我。有新人來,我就給他送去大法書籍和真相光碟。我每次路過門衛室,他們總要和我打招呼。一個保安總是舉起手打招呼。有一次他正在掃地,看到我時舉起手來打招呼,旁邊的人都笑了,原來他把笤帚舉起來了,他也笑了。

搶人救人

參加舅舅家表弟的婚禮,我和媽媽提前一天到,先去新房,再到舅舅家。看到很多人,就給他們講真相。婚禮當天,陸陸續續來了很多人。我在酒店門口,見人就迎上前去問:「您好,請問參加哪家婚禮?」然後把他們迎進大廳,指示方向。如遇參加親戚婚禮的,先自我介紹,人少就講大法好,勸「三退」。等到熙熙攘攘的人群過後,酒店的人說:「在這開店這麼多年,從沒見過你這樣的,主動對所有的客人打招呼。」我笑了笑。

在宴會前,看誰沒聽到真相,我就一個一個的去講。媽媽一直在宴會大廳發正念。那天救人效果不錯。真是不在人多少,只要有救人的心,關鍵在於配合的好,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每次參加學生的婚禮,我都打扮的特別漂亮,調整心態。我要多救人,請師父加持,每次都會有幾十人得救。我所在學校同事特別多,其中也有同修。我們共同配合,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同事都「三退」了。師父把有緣人送到面前,我都抓住時機講真相,搶人!

我慶幸自己得到了大法,師父給了我新生!在修煉的二十三年中,師父時時呵護著我。大法已在我生命中紮下了根,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時間在推移,角色不斷轉換,但堅修大法的心永遠不會變,一定跟師父走到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