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清廉的稅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在稅務部門工作的中年公務員,修煉法輪大法之前,在現實社會的大染缸中也曾追名逐利,隨波逐流,縱情聲色,以權謀私。修煉後,我嚴格用真、善、忍的標準來指導自己的一言一行,心性昇華,身體康健,成為這濁世中的一朵清蓮。

寫出自己的經歷的幾個小故事,以見證法輪大法真、善、忍給人類帶來的福祉,見證正法正道對社會道德的顯著提升。

「他是咱單位唯一不收禮的人!」

我在工作單位是業務骨幹,修煉人的身份也是公開的,多年來對從事房地產、建築安裝的納稅人進行管理與檢查。工作崗位在單位算是「肥差」,經常接觸大老闆、開發商,納稅規模大,在管理方面以往存在著吃拿卡要等行業不正之風。因領導對我平時人品的信任,我被安排到這一很多人嚮往的崗位。

修煉後,我就給自己定了個廉潔清正的目標:高標準要求自己,不給自己以後的人生留下任何的污點,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地。

我對納稅人提供高效、優質的服務,簽字審批中不推不拖不卡,受到納稅人的一致好評。為表示感謝或拉近關係,他們經常會送紅包、購物卡、代金券和一些特產禮品,對於這些非勞動所得,不義之財,我都會善意的推辭,分文不收,一物不取。這樣,企業既節省了腐敗打點錢,又享受了「貼心無憂」的服務。

有一次,一企業過年前給所在部門每人送了一張20斤牛羊肉票,我當時不方便推脫就先收下了,下班後就讓司機開車送我到該企業財務處退回了,並對他們的盛情表示謝意,但我不能以權謀私,不能因為職務原因收受任何禮品。師父告訴我們:「懷大志而拘小節」[1],信仰使我對自身細微之事、獨處之時更加註重。

我的一言一行中證實了大法的純正、純善與美好,也贏得了領導與同事們的認可。他們議論紛紛:「他是咱單位唯一不收禮的人!」局長也私下對我說:「我從來不說一句法輪功不好。」

退還多年前多收的錢

在我年輕時,某企業會計繳稅時多點了五百元錢卻不知情,她以為是正好的錢,而我由於貪心,知道多了卻沒有說明並退還。我修煉大法沒有幾個月,中共就開始迫害、打壓法輪功,三年後才又從新走回修煉,並接著讀了三年研究生,回來時距離這件虧心事將近七、八年了。

再次回到單位上班時,學習期間的工資有扣減,學費還沒有按比例報銷,在家庭經濟緊張的情況下,我想辦法找到了已在外地打工的那位會計的電話,向她說明了原委,誠懇認錯,另外多寄了兩百元錢算作是歉意和補償。

岳母絕處逢生

岳母患風濕性關節炎癱瘓多年,平時依靠坐著帶萬向輪的凳子挪動,兩年前又得了食道癌,不能進食,喝水也會在腮底下鼓出包來。市醫院專家覺的她體質弱,怕下不了手術台,而且手術部位有風險,就不給治療。最後在我們的強烈要求下,醫生給岳母胃部插了一根管,叫我們回家後用注射器推食維持生命。

岳母曾多次因病住院,這次家人也不抱甚麼希望了,妻子開始準備後事了。「久病床前無孝子」,時間長了,兒女們對岳母就有些不耐煩了,經常有些嘮叨、呵斥。看著老人可憐又無奈的眼神,作為女婿的我時常開導、鼓勵她,承擔起了悉心照顧她的責任。

岳母每天起床後,我先幫她疊好被子,穿上襪子,把毛巾放在水溫合適的臉盆裏讓她洗漱後,再擰乾毛巾,倒水;吃飯時給岳母端過飯碗,及時加菜,再洗碗筷;去衛生間時要從凳子上抱起來坐在馬桶上,等方便後再抱起坐到凳子上;晚上鋪好被褥,放好便桶,關燈;偶爾我也抱岳母下樓,推著輪椅自己陪她到街上轉一圈,散散心。

岳母因為骨質增生和風濕,手掌關節變形,尤其是指甲向肉里長,所以剪指甲就是件讓人頭疼的事,剪一次要很長時間,還可能剪到肉,誰都不願給她剪。這活自然也是落到了我身上,忙裏偷閒地幫她洗腳、搓腳後,再認真、耐心、小心翼翼的剪著摳進肉裏的手指甲、腳趾甲……

岳母以前對我修煉也不是完全支持,對法輪功也有誤解,這次從醫院回家的一個月時間,從我身上實實在在地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感受到了修煉人的善良、無私、忍讓、做事為別人著想的純正心境。岳母跟來看望她的親友們經常說:「別人不在都行,有女婿就行了。」所以岳母有甚麼需要幫助時就常常喊我,即使妻子在家閒著看電視。我開始告訴岳母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身體恢復有好處。岳母也相信了,她說:「我現在最佩服的就是你們煉法輪功的了,我也儘量天天按照真、善、忍做人。」

又過了半個月,一天,家裏蒸饅頭,我就跟岳母說:「今天不推食了,您試試吃點饅頭看看嗓子還疼嗎?」岳母半信半疑答應了。吃了幾口沒問題,再吃還沒問題,和以前一樣正常,全家人的笑容、驚喜、感歎在房間裏久久不散。

以後妻子也不需要再用豆漿機打飯了,家裏做甚麼,岳母就跟著吃甚麼,但還是不放心,不敢把插管拔下來。又過了兩個月,快過年了,我們才決定送岳母去醫院找給她接插管的醫生取管。面對當初病得奄奄一息現在卻聲音洪亮、胖胖的岳母,醫生覺的太不可思議了!小舅子悄悄問醫生:「大夫,是不是誤診了?」醫生說:「我們的儀器設備都檢查了多少了,不會是誤診的。」拔管回家後,一顆心終於放下了,沒有吃藥、化療,食道癌確實是好了,岳母又一次躲過了一次大難。妻子也說:「別人像她這樣的,早都去世了。」

現在岳母回到了自己的家裏,和兒子一家在一起生活,自己也可以上衛生間了。從岳母的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真、善、忍給人類帶來的福祉,見證了師父對世人的慈悲付出。

禮讓拆遷款

岳父幾年前已經去世,岳母留有兩大兩小幾間平房,原來的小房有些破舊,前幾年幾乎都是在妻子的張羅下買料、僱人又重新翻修並裝修起來的,我自己也出了不少力。去年房子被拆遷,補償金給了三十多萬。妻子共姐弟倆,弟弟離過幾次婚,出過幾次車禍,不過還有工作。年初弟弟又找了個對象,準備結婚,岳母就把拆遷款全部都給了弟弟。妻子很是不滿意,覺的小房是她蓋起來的,平時弟弟幾乎都不怎麼照看岳母,拆遷款卻一分不給。岳母還幫著弟弟,要妻子把弟弟讓我們騎的舊電動車按原價給弟弟頂賬。妻子一氣之下,和岳母鬧僵了,很長時間不去看望岳母。別人也說妻子應該至少分得三分之一。

我自己倒是心一點不動,對利益看得很開,沒有任何的不平。反過來勸說妻子:「咱家相對來說還有樓房,有結餘存款,孩子讀大學也夠用,你弟弟結婚需要樓房,那些拆遷費還不夠房款的,就是給你分點,他錢不夠用是不是還會跟你借?你不幫嗎?我這當姐夫的都不想往家裏撈錢,都同意幫你弟,你這當姐的更應該想得開些了,再說,媽畢竟還是媽,還得不時去看看,她也是幫助兒子心切。」說實在的,如果我不修煉,還真可能比妻子更想得到拆遷費呢,那小房我也是汗流浹背幫著一磚一瓦蓋起來的。妻子看我寬容大度,說的也在理,也就放下了恩怨,一家人又和睦相處了。

路邊扶人

三年前的深秋的一個下午,我騎著電動車走在大街上,看見有人躺在路邊,一輛舊摩托車壓在那人身上起不來,行人和道兩旁擺攤的、開商鋪的都遠遠地站著看,沒有一個人過去幫助,可能都怕連累自己,怕被訛詐吧。現實社會見死不救的事情也多,見義勇為被人反咬一口的也有。我是大法弟子,是超越常人的人,是引領人類道德回升、正氣回歸的人。我沒有考慮任何自己的後果,只是想先救人。我馬上把車子停在旁邊,把摩托車從那人身上小心地挪開。那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穿著舊軍棉大衣,像是農村人。他慢慢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活動活動身子還都好,叫我幫他把摩托車推到路邊,告訴我他是被後面開過來的一輛三輪車撞倒的,三輪車沒停早跑了。老人謝謝我,讓我幫他把摩托車車把扭正,再幫他踩著火,他說還有事,就騎著摩托車晃晃悠悠地走了。我騎著電動車跟了一會兒,看他沒事就放心了。

泡腳屋

我修煉大法後,不抽煙,不喝酒,沒有任何社會上的不良習氣。同學們都知道我在修煉,我和同學們都相處的很好,經常在一起聚餐。

一次,大家飯後準備各自回家,有兩個非常要好的同學非要拽著我去泡腳屋泡腳。我知道他們的意思,那裏面有異性甚麼服務。我堅決不去,他們把我拖到快到泡腳屋門口了,我還是掙脫著不進。一位同學說:「我就不信你一點油鹽也不進!」我只說了一句:「你怎麼拉也不行,我是金剛不破、百毒不侵的!」同學一聽馬上就改變了態度:「佩服!我們尊重你的信仰。」最後我們握手「再見!」

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要潔身自好,要像大法師父說的「截窒世下流」[2],不能隨波逐流,隨著下滑的道德水準去為所欲為,大法弟子是人類道德回歸的希望。

考駕照

我去年參加了科目三考試,因為要熟悉場地強化培訓,大家都提前一天到外地的駕校。

那天下著小雨,強化培訓前後很多人在候考大廳的一排排椅子上坐著,地面上到處是腳踩的泥水和煙頭。我看見這裏的衛生都是由駕校的教練們負責打掃的,他們也很辛苦。想到應該為他人著想,我就在快下班學員都出去的時候,自己一個人拿起笤帚先掃地上的髮絲和煙頭,再用墩布一排排拖地,把地打掃的乾乾淨淨。裏邊的工作人員和進來的教練看見陌生的我在幫他們打掃衛生,這是他們從未遇到過的,有人要過來幫忙。我說:「反正我也沒事,這地面都是我們學員弄髒的,那就由我來打掃吧,你們也可以安排早點下班回家。」

其中一位教練考官像是駕校的領導,高聲對其他教練說:「記住這麼好的人,明天考試一定要讓他通過。」那位教官告訴我明天早早來排隊把身份證給他,要電腦隨機選車選考試順序。

第二天,我並沒有按那位教官說的做。拉關係、走後門是不對的,但是教練宣讀考試編號時,我被排在了第三位。第一位是在駕校工作的年輕女孩,第二位是她的對像,前一天從談話中知道了他們的關係。當然,最後我的考試順利通過,隨車的教練我從未見過,也沒有任何指點,我不會需要他們額外的「幫助」,成績也必須是真實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普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