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道的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當年我三十出頭,一身的病:鼻炎、風濕、婦科病、神經衰弱等,而且最糟糕的是脾氣暴躁,成天抱怨不斷,好像世上的一切都不順我的心,總是吃藥。

一九九六年三月,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聯繫上了高中時的同學,見面後,我就訴說生活與工作中的不順心,她制止了我,隨後給我放了李洪志師父在廣州的講法。剛一放師父的講法,法輪圖形一旋轉,我不由自主的往後倒,不由自主的說,這個功這麼厲害,再加上是同學告訴我的,當時我就信了,要學這個功法。同學也說,你學這個功吧,你就知道為甚麼你有病了。

我抱著好奇心,就把師父的講法抱回了家,一晚上看了三講師父的講法,好多也沒看明白,但心裏就知道好。三天後,走路輕飄飄的,半年後,一切病症皆無,脾氣改好了許多。從此,走上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之路。

九九年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和千千萬萬個大法弟子一樣也承受了這強加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的八月,由於院裏的鄰居們被中共的謊言矇騙,把我告到了區公安分局,隨後警察把我送到勞教所,迫害了一年零五個月。回來後,我非常憎恨惡告我的人,心裏總是憤憤不平,忘記了惡告我的人是最可憐的,因為是中共邪黨的謊言把他們給騙了,他們沒有修煉過法輪大法,不知道這偉大的佛法、偉大的師父在人間是救度世人的。

雖然心裏憤憤不平,但還是經常打掃樓道。我所住的小區是單位分的房子,自購房後,單位就不再給出物業費了,隨之樓道也沒人打掃了,所以很髒。我在被迫害之前也掃也擦,我被非法關押一年半的時間,回來一看,樓道已經很髒了。

剛開始打掃時,心裏總是憤憤不平的打掃,總是冒出你們告我,你們怎麼不掃樓道?說我們煉功的不好,可是你們誰打掃過樓道?有的時候,前腳打掃完,後腳就有人扔煙頭紙屑等髒物,心裏就更加的氣憤。有的時候正掃著,就想怎麼沒人出門哪,出來看看,是我在掃樓道,你們還說我不好。

這種狀態持續了好一陣子,靜下心,仔細的想想,是不對的,用大法的法理真善忍一衡量,就感覺自己太不對了,師父一再告訴我們做好人,要無怨無恨對待一切,修煉的人要慈悲,就在寫到這的此時,我的眼淚出來了,我愧對了大法,愧對了師父慈悲度我。

大法的法理告訴我們遇事要找自己,和常人有了矛盾,百分之百的是修煉人的不對。我想我應該給他們講真相,我把在勞教所裏警察對我的迫害講給他們。剛開始講的時候,還在抱怨鄰居的告發,逐漸的,我堅持去掉這些不善的念頭,儘量的想他們很可憐,他們不知道真相,很無辜,一點點的改變自己,有的鄰居也在開始變了。

我丈夫曾經是單位的負責人。大陸的人被黨文化薰陶,只要樓裏出了如停電或與福利有關的事,總想讓我家出面解決,也就是讓丈夫的單位出錢、物。我和鄰居講,如果我們總是讓單位出錢,那錢是誰的?出的錢是工人的血汗錢,咱們不能這樣,我更不能這樣做。這樣,和鄰居的大姐這樣和善的一說,她說你是好人。

幾年前,由於樓裏的水管管道年久鏽蝕、漏水。地下室的樓道滲的水已過腳面,我家的地下室已做了鐵架子,鐵架子離地面有二十公分,地面上幾個紙箱子一搬,就避免了浸濕,我想就這麼呆著吧,何況我家的地下室裏沒進水。轉念一想,我很自私,這樣是不對的,我是修煉人不應該這樣。

隨後,我和鄰居們商量,我們把水淘出去吧,大多數的鄰居們都動手,只要家裏有人的都出來參與淘水。四十分鐘,就將水淘淨了。有的鄰居不幹,也有做樣子的,也有說明天叫單位用抽水機抽吧,我都沒被這些人的表現所動心,就想著,我別自私,不管這些人如何,就是和其他的鄰居淘完,水別進到地下室的房內。

五十多歲的我一馬當先,端上一大盆水,就從地下室往上走,一鄰居小伙說,大姐,你別端了,我們男的往上提水,你就組織女的把水淘到桶裏吧。參與的鄰居們有老有少,各個都幹得汗流浹背,滿臉通紅。

事後,鄰居大姐說,你真有大將風度,否則你不出面,大家不齊心,搞不好,水就進了小房裏了,你組織的真好。我說,我是煉功人,不能我家沒事,我就不管。

第二天,單位出面給修水管管道,我和行政的負責人說,別因為我家在這住就遷就,該出維修費就出,按規定辦。看著維修師傅們大熱天的挖坑太辛苦,我買了大西瓜給他們解渴。

打掃樓道,我自己堅持了十年。有一年臘月二十八,因每天都出去把法輪功的真相講給世人,自己的家也沒搞衛生,可是我還是擠出上午的時間把樓道清掃乾淨,樓梯的扶手擦乾淨,我家住三樓,只要大掃的時候,就從六樓到地下室全都掃了,全都擦了,平時哪髒了,就掃了。

記得有一次,我剛掃到一樓,一樓的大姐出來,說我,你掃可以,但是你不能要求別人。我說,我掃了這麼多年了,我沒有要求別人,但是我們維護我們居住的環境也是應該的,維護好樓道的衛生就是在尊重我們自己,這是人居住的地方。沒成想,幾天以後,這位大姐也開始打掃一樓的衛生了。

現在樓道比以前乾淨了很多,已有兩、三家參與了打掃。有一次,我姐來我家,說你們的樓道真乾淨,我說是我們幾家自己打掃的,她說,還以為是保潔工清掃的。

鄰居們都主動為樓道做好事,其中的一家大哥不僅掃,還擦樓道,還有一位鄰居大哥買來紗窗,自製擋蚊簾。樓道只要髒了,就有人掃,我對參與的這兩、三家說,咱們掃,就是給兒孫在積德,而且我們做好事,我們的孩子都在看著,潛移默化的對他們做人都有好處。其中參與打掃的一位大姐告我說,行政來收水費時,我就告訴他們打掃樓道的是你和我,我馬上說,也有其他的鄰居。

為了給鄰居們節省樓道的電費,我自費購買了觸摸式的開關,換下了聲控開關。還自費請修鎖的師傅修理過單元門的鎖。在我購買鎖後,去請物業的電工師傅換上,物業的負責人問我,現在費用卡的緊,我說,您放心,鎖是我自己買的,我知道現在單位不給這部份的開銷,如果是單位出錢,就是在花工人的血汗錢。他說,你真正,我說我有信仰,他說我知道。他把這種做法告訴了丈夫單位的同事,他說,沒想到某某的媳婦(指我),人真正直。

我約了時間,給物業的負責人講法輪功,他說我知道,我還保存著一張大法師父的法像,我說,您真了不起,您怎麼有啊?他說,「我去五台山,一個出家人給我兩張,我給了保衛處處長的媳婦一張,她不敢要,我勸她說法輪功肯定會回來,是正的。這是寶啊,你拿上吧,那位處長的媳婦接過法像,一直保存至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