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中的堅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日】回顧近二十年的修煉,自己沒有甚麼轟轟烈烈的修煉故事,有的只是在平凡工作中自己心靈深處對真誠和善良的堅守。

我是一名普通高中的數學教師,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對工作更加兢兢業業,領導分派甚麼學年、甚麼班級也不再挑剔,就是盡職盡責做好。因為師父講了:「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1]。

我經常跨學年教課,有時所教班級不在一個樓,要經過大操場。課間十分鐘從這個班級出來,就得去另一個班級,時間很緊張。對同一學年曾經跨文、理科教學。教學內容差距大時,是理科優生班和文科普通班,也跨過文科優生班和理科普通班。這樣的跨課無形中增加了備課量。自己也經歷幾次高三剛結束準備休假時就接到領導新的安排。對於學校的種種分派,從來沒有推諉過,因為自己心裏知道,要按師父講的去做,才是真正的修煉人。

我的課,也大多都是別人不願意上的第四節,有的人要求自己的課只能上午上,有的要求自己不要上午第四節,有的要求自己的課得連上。週末不坐班時,別人都想早上完課回家,而我的兩節課曾經被安排在第一節和第四節,得等候整個上午。我的晚課也被安排在別人不願意上的週五晚上,因為誰都願意早點回家輕鬆過週末。

不管甚麼情況,我從來沒找領導調過,因為師父叫我們遇事先考慮別人,先他後我,在哪兒都得是個好人。

二十幾年來,自己幾乎沒有因為個人的事而請過假,每天都按規定的時間正常上下班。很多老師沒課的時候就不來上班了,儘管學校要求坐班,但沒課不來已成為一種你不說,我不說的默契,領導不想得罪人,也就睜隻眼,閉隻眼。

因為我從不遲到早退,當有老師沒來上課時,我經常被領導安排去替別人上課。有一次,第八節看班,領導竟然安排我去不是我所教班級去看自習課。

記得有一年的學期末選優秀教師(3-5人),大家私下裏都在拉選票,想得到優秀教師的稱號(發證書),評定職稱時加分。我從沒拉過票,但學年主任說:今年的優秀教師,必須給某老師(指我)一個,不用選,某老師的工作態度大家有目共睹,不用多說,每個人心裏都有數。當時,我說不要,還是給急著定職稱的老師吧!主任卻說:不行,必須給你一個,我們知道你不看重這個,但給了你,我們才心安。

同一學科的老師在教研問題上,自己的經驗和技巧從不保留。有一次,幾個理科班的數學老師研究問題(那時我教文科班,所講內容和所用習題冊不一樣),很長時間沒有結果。最後,一優生班的老師說,還是問問某某(指我)吧,邊說邊把題拿給我看,一會兒題解決了!其實不是我比他們聰明,而是我學大法後,師父給我開了智慧。習慣了似的,大家一遇到棘手的問題,就來找我與他們共同研究。

我身邊的很多同事,通過我也明白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有過這樣一件事:一天,有個老師突然找到我,很緊張的說:主任讓我告訴你躲一躲,有兩個陌生男子找你,會不會是與你的信仰有關(單位的人都知道我學大法)。我說:謝謝你來告訴我。當時自己想:既然是來找我的,我就去面對,有師在,有法在,沒問題的!當我見到那兩個人時,才知道是因為丈夫拿我的工資折支了八千元錢,銀行沒註銷,工作人員發現後,馬上找到單位來了。

雖然有驚無險,但是我很感激同事們在保護我,也為他們明真相,保護大法弟子,從而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而欣慰!

我所教過的學生大多都明白真相。有一屆學生我從高一帶到了高三,因此學生們了解很多大法真相,非常喜歡聽我講有關大法的事。有時學生們學習累了,就央求我說:「老師,給我們講講大法的事吧!」學生們很可愛。在高考中他們得到了不同程度的福報!

其中一個男同學,平時的數學成績在四、五十分左右,高考時,他堅信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有幫助。結果高考數學成績得了八十分。其中,數學選擇、填空題共八十分,他得了七十分。過後他樂顛顛的來跟我說:「當我不知應該選哪項時,我就在心裏反覆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再憑感覺選一項,結果十二個選擇題都對了。太感謝大法啦!」

我是眾生中的幸運者,因為我得到了大法,從大法中了悟了人生的真諦,使我平凡的人生充滿了無限的感恩和快樂。衷心的希望眾生能明白大法真相,從而等到大法的護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