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賜我洪福

——一個懦弱膽小女子的修煉前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我出生在農民家庭。母親是精神病患者,我們兄弟姐妹七人從小到大不知母愛是甚麼。我最小,是兩個姐姐把我帶大的。

我性格內向,不愛言語,很懦弱,膽小怕事。出嫁後有了孩子,可婆婆和丈夫均嗜賭如命,沒日沒夜的賭,把我和孩子丟在家裏不管。我一人帶孩子,忙得焦頭爛額,累得疲憊不堪,經常號啕大哭,心亂如麻。丈夫把時間全浪費在賭場裏,家裏沒有收入,債台高築。面對如此破爛不堪的家境,我成天以淚洗面,最後我提出離婚。丈夫不同意,政府只能調解,最終沒有離成。我好像掉在了萬丈深淵,心裏漆黑一團,哭成了淚人,在苦不堪言中度日如年。

九七年元旦,法輪大法傳到了我們村子。丈夫見我成天不是悶悶不樂就是哭哭啼啼,勸我去學法輪功。我的人生終於有了轉機。

我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後,苦去甘來,法輪大法的法理驅散了籠罩我心中的烏雲,我見到了陽光,心裏亮堂了!明白了自己為甚麼這樣苦,都是業力造成的,是自己前生做了壞事造下的業力,今生受苦遭罪,是在還以前欠下的業債。我心裏平衡了,不再看不上丈夫和婆婆了,我按「真、善、忍」三個字去和丈夫、婆婆相處,覺的生活充實和快樂了,不哭了,家裏也有了歡聲笑語。

修煉大法 開智開慧

九八年父親車禍身亡,肇事者給了撫恤金兩萬多元。父親安葬後,二哥把精神不好的母親接了過去,母親單居,二嫂天天給母親送飯。其他兄弟姐妹對此不滿意,都來二哥家裏說三道四,這不好、那不對,二哥二嫂讓他們接走母親,誰都不接。二哥二嫂讓大家為母親出養老費,誰都不拿,都說父親留下了那麼多錢不需要大家再拿了。因此,二哥二嫂與兄弟姐妹之間產生了矛盾,你爭我奪,爭來鬥去的,家庭風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本來已經開心的我又愁得哭了,哭了幾天終於來了智慧:我提出把母親送敬老院,因為我在那裏上班,方便照顧母親。哥哥們不同意,不讓我參與,就讓母親在二哥家住著。兩個姐姐支持我。在我們姐妹三人的全力說和和努力下,最後哥哥們同意了,決定每家為母親出五百元生活費。這樣我就把母親送進了敬老院。

母親在敬老院生活的很好,兄弟姐妹們都很滿意。兩個姐姐都誇我長大了。我修大法前,沒有主見,非常懦弱,沒有辦事能力,遇到困難就是哭。我對姐姐們說:「不是我長大了,是大法給我開智開慧,師父給了我能力,給了我智慧,給了我力量。」

大法護佑 日子紅火

二零一三年,我去城裏學習了一門做手抓餅的手藝,我和丈夫商量在當地開個小吃店,他不同意。我信心十足自己幹上了。不久丈夫看我真的掙錢了,他也跟我幹了起來。

丈夫脾氣不好,一旦心不順,在顧客面前就和我嚷嚷,罵罵咧咧的。我不和他計較,我遵照「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該幹活幹活。

為了多賺錢,在我的倡導下,我們又開了個小吃店,我和丈夫一人管一個。我每天賣一百多元,他每天賣幾十元,我不嫌他賣的少,只要他不去賭錢我就心滿意足了。熟悉我們的人都對丈夫說,他討了個好媳婦,都誇獎我把他帶動起來了共同走上致富之路。

丈夫天天賣餅,天天見錢,歡天喜地,很是努力,由每天賣幾十元到賣一百多元,又到賣二百多元,又到賣三、四百元,他的生意紅火,每天都能掙幾百元。他對我相當滿意,因為我處處讓著他,事事關心他,他的脾氣也好了許多。一次他對我說:「你學法輪功學好了,我也學好了。」

通過看新唐人電視節目,他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特別相信法輪大法。他幾次遇難呈祥,都說是師父保護了他。每逢年節,家裏做好吃的,他總是張羅先供師父,然後自己再吃。

如今,我打工,丈夫開小吃店,我們還種田,每年收入可觀,家裏的日子越來越好,我們不但還清了外債,而且還有了一些積蓄。

師父保護 有驚無險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我和親戚們乘二姐夫的車去表弟家參加喜宴。因為前一天夜裏下了小雨,早晨氣溫又急劇下降,路面上結了一層冰,非常滑,二姐夫駕駛著車,小心翼翼的在路上緩慢行駛。

一路上,來往車輛開的都很慢,有很多車甚至在路邊停下,不敢走了。我們的車通過一段陡坡時車就不聽使喚了,從道的右側自動向左側旋轉過來,這時,對面開過來一輛麵包車,眼看就要撞上了,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我就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父幫忙!」二姐同時也高呼:「師父救我們!師父救我們!」麵包車緊貼我們的車順利的過去了。此時此刻我們車在道上轉了一圈半,差點撞到路邊的護欄上。家人都萬分驚喜,都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們。二姐夫調轉車頭繼續向前行駛,見路面上的冰漸漸融化,便加了點速,車又旋轉起來,來往車輛川流不息,在這萬分緊急時刻,我和二姐又同時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剎那間我們的車就停住了,這時我們發現車再向左轉一點就會掉進路邊的深溝裏,太危險了!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們。

兩次化險為夷,二姐夫降低了車速,全車人都在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父幫忙!」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們平安的到了表弟家。二姐夫終於鬆口氣,下車後無比感慨的說:「師父真保護了我們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