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親修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父親去世後,照顧母親的責任就落到了我身上,那時候母親已經八十歲了。老人家一輩子沒享甚麼福,卻落下了一身的病,高血壓、腦梗、心臟病、胃病等。那時候我整天除了必須做好三件事以外的時間,就是忙活著領她去醫院看病。後來我開的美髮店被迫停業,我便住進了母親家裏。

由於我以前有過多次被非法抓捕關押的受迫害經歷,母親飽受擔驚受怕的經歷,她老人家迫於壓力不敢修煉大法,就覺的花錢去醫院治病比較安全可行。所以不管我怎麼和她講,她就是不接受。有一次她胃疼的毛病又犯了,痛的吃不下飯,直在床上翻滾、喊叫。當時我並沒有讓她去醫院的想法,因為上次母親因腦血管堵塞在醫院裏輸液一個星期,一點效果都沒有,我就認為是她年齡大了一般的藥物不起作用了。我上前拉她的手,讓她坐起來,我說:「這次你一定要聽我的,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不然你會沒命的。」她表現出強烈的反對,拿腳踹我,用拳頭打我,對她的這一套我並不陌生。從小長到現在一直都沒少挨母親的打罵,所以這些根本就動搖不了我。我拉她坐起來,我說:「這次你一定要聽我的。」我拿來了小鬧表放在床上說:「咱倆看著表,念半個小時的法輪大法好。」她看我非常堅定,就也不掙扎了,就順從我坐在那裏了。她說:「我難受,我念不了。」我說:「我念你聽著,你在心裏念就行。」就這樣,我念出聲來她聽,她默默地配合。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了,後來我聽見母親也開始念出聲音了,再後來我聽見母親在後面加了一句:「師父好!」我忍住內心的喜悅,繼續念下去。

眼看就到半個小時了,母親到底怎麼樣了呀?我心裏有些擔心。我怕萬一半個小時不見好轉,以後就更難說服她了。就在還差幾分鐘半個小時的時候,母親說:「我好了。」我說:「娘,你說啥?」我母親又說一句:「我好了。」我說:「真的好了嗎?你是只是好了一些了?還是一點都不疼了?」我母親說:「全好了,一點都不痛了。」當時我們娘倆那個高興勁呀就別提了。我師父真的是太偉大了,太謝謝師父了!

以後我就經常提醒她多念念「法輪大法好」,她就回應我說:「念著呢。」可我注意觀察她,她只是念兩句就溜號了,念的不認真。沒幾天就又犯了胃痛,她就動搖了,開始懷疑是否真的是念法輪大法好起的作用。我說:「娘,你是沒好好堅持呀,我再和你念一次半個小時吧。」於是我倆又念了半個小時,母親的胃痛又好了,又不痛了。一共經歷了三次這樣的過程,母親才真正的相信是有師父在管她。她說:「我是不是該看書了呀?」我看母親主動提出要看書,這是我多年的願望啊!在我內心就希望母親能走進大法修煉。終於我的願望實現了。

母親眼神不太好,看書經常手不乾淨。我說:「看書應該洗手,要敬師敬法。」母親卻說:「我的手是乾淨的。」沒多久書就被她摸髒了,我說:「娘,你看書都被你弄得多髒啊。」母親說:「這哪裏是我弄髒的,這分明是你給我了一個你不喜歡要的,你給我的時候就是這麼髒的,你把好的留著自己用。」哎呀!這話怎麼這麼說,可我又一想,母親歲數大了,得法也不容易,這是讓我提高呢,我就忍下了。我說:「既然你這麼說,那就把我的書給你吧,你的那本給我。」母親沒說甚麼,就和我換了書。我拿過母親的書,把她弄髒的地方整乾淨,又從新包好了書皮。沒過多久母親的書又髒了,我說:「娘。你看這書又被你弄得這麼髒。」母親說:「你給我的時候就是這麼髒,這哪裏是我弄髒的?」我想我母親得法晚,能修煉就已經是不容易了,也可能是她看不清楚吧。我就幫助她用砂紙把書打磨乾淨,母親自從得法,每天都堅持煉功、學法,一點時間都捨不得浪費。高血壓、心臟病、腦梗、頭痛都好了。扔掉了她吃了四十年的降壓藥。母親經常念叨幾句話,她想起來就和我說一遍:「小的時候就有明白人說過我:這小孩啊,將來有福。我就不知我的福從哪裏來,原來八十歲了福才來呀,我能夠修大法,我真的是有福之人啊。」

母親很珍惜真相資料,早上外出的時候經常撿到世人扔掉的真相期刊,她就拾起來把它整乾淨,再放個好的地方。回來和我說:「我放的地方都是好地方,不會有人糟蹋。」平時只要是我有時間,我就帶著母親走街串巷的張貼不乾膠。後來母親就能自己獨立出門證實大法了,有的時候一天出去好幾次貼不乾膠。

在我家附近有一家養老院,裏面住著一個母親認識的阿姨,因為患腦梗走不了路了,她的女兒就把她送進了養老院。我母親就去找到她和她講大法真相,她開始不太接受,回來和我說這事的時候沒有太強的信心。我就鼓勵她說:「你和她說話的時候,你就和她念一會兒『法輪大法好』,反正你們在一起也是說話,多念『法輪大法好』多好啊。」母親就記住我的話,每天都去找她,和那個阿姨在一起的時候就和她念一會兒「法輪大法好」,也就是有四、五天的時間,那個阿姨就能走路了。母親回來高興地和我說:「我洪法終於成功了一次。」母親和我說:「今天我看書都是有顏色的。」我說:「那是師父在鼓勵你哪!」

一次母親從外面回來和我說:「在外面我頭暈了,摔倒了。」我當時有事急著出去,就和她說:「娘,你躺下歇歇吧,我出去有點事,你看看是不是向內找找,再多念念『法輪大法好』。」說完我就走了。等我回來時一進門就看見母親坐在陽台上看書呢,我問她:「你咋起來了?你好了嗎?」我母親說:「我向內找了,我找到我不想去敬老院找你那個阿姨了。我嫌她那裏的人。有人說要去告訴她家孩子她煉法輪功。我想我不該這麼想,是我想錯了,我承認錯了我的頭就不暈了,現在一點都不難受了。」

過後母親再一次去敬老院看那個阿姨,那個阿姨已經被她的孩子接回家去了,說是能走路了,她的孩子就讓她回家去了。至今母親還惦記著,放不下心來,和我說:「我要是能找到她就好了,我就教她煉動作。」母親還經常念叨:「師父真有能耐呀。師父管得真嚴啊,師父咋啥都管哪?謝謝師父的偉大的能耐啊!」

因為我在當地參與做手機項目,經常會有同修來找我修手機、給電腦做系統、或不乾膠排版的事情。我母親說:「他們怎麼老是找你修手機啊?他們自己不會呀?」我說:「他們有他們要做的事,分工不同嘛。」母親說:「我看就是因為你給他們修手機不要錢,那誰不找你啊?來的人可真多呀!」我忍不住笑了,我說:「娘,不該收錢的,我們在大法中受益這麼多,師父都不要我們一分錢,我要是那樣做的話,那不是有罪嗎?」母親就不再說甚麼了。

母親得法不久,我們娘倆就迎來了訴江大潮。我把寫好的起訴書拿給母親看,母親看了難過的想起了這十幾年的迫害經歷,想到我的丈夫因修大法被迫害致死而導致我家破人亡。母親回憶起這難忘的一幕幕,百感交集,眼淚止不住的流。我問母親:「娘,大魔頭把咱家迫害成這樣,你不起訴他嗎?」母親發自內心的堅定地說:「我要起訴他!」很快我和母親的起訴書成功妥投國家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

一次國保大隊以我起訴江澤民為藉口,把我綁架到當地看守所,當天和我一起被非法抓捕的一共有十一名大法弟子。有管事的警察挨個找我們談話,找到我的時候,我就和他講真相,他說:「你們光說你們好,那為甚麼國家還不許你們煉哪?」我說:「我問問你,基督教好不好?那為甚麼耶穌被釘到了十字架上啊?」他一下子就沒詞了,剛才還繃得很緊的臉,一下子就不自然了。可能他發現再說下去,恐怕他自己會被說服了,就趕緊說些別的事情,然後要送我回屋。我還要繼續說,他說:「再找時間和我談。」可是以後再接觸的時候他就儘量迴避和我說話,還說:「×××(指我)可能說了。」我每次發正念就都帶上他,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

雖然被關在看守所裏,我們大家每天還是三點五十準時集體煉功,每到全球發正念的四個正點時,我們就集體雙盤立掌發正念一個小時。值班的警察在監控裏看見我們打坐、發正念的情景,誇我們坐的可真齊啊。每天上午、下午集體背《論語》二十次,時間安排的很緊張,還擠時間在一起切磋交流向內找。

我們也一起商量如何找時機給警察講真相。一次,有個警察過來給我們放風,我趁機說要唱歌給他聽。他問我:「你要唱甚麼歌呀?」我說我想唱《飛旋的法輪》,他一聽:「我的媽呀,我得趕緊跑,不然領導聽見了可了不得。」他就走了。有個同修說我:「你去門口唱,讓他們聽。」我就到了門口朝著獄警們的屋裏唱了起來。等我唱完了,我發現整個樓道裏鴉雀無聲,心想咋沒有動靜呢?過一會兒才聽到警察們又活躍起來,原來他們在聽我唱歌。

不一會,那個看著我們放風的警察又過來了,開始大聲地衝我喊:「你們法輪功講忍,你們忍甚麼了?甚麼都是你們好,國家不讓煉,你們就不該鬧事!」我沒急著和他講,由著他在那裏喊。趁這個期間我就發正念,在場的全體同修們也都默默的發著正念。他喊夠了停了下來看著我,等著我回答他。我說:「你們是執法人員,首先是要守法是不是?」他回答說:「是。」我說:「那麼,《憲法》和《刑法》裏面是不是講了信仰自由?」他不作聲了,剛才趾高氣揚的架勢一下就不見了。我說:「你翻遍了中國所有法律,你找不到一條關於法輪功違法的條例。法輪功是真正的信仰,是信真、善、忍的。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你們這樣做是有罪的。你不知道嗎?《公務員法》都已經堵死了你們的後路了,你們執行錯誤命令要自己負責的,退休了也脫不了幹繫,直到你死了才不追究了。」他好像恍然大悟似的說:「我怎麼不知道呢?那我不完了嗎?那我不完了嗎?」以前這個警察經常干擾我們學法、發正念,後來他再也不干擾我們了。

有一次負責打掃衛生的人要進關我們的那個監舍取垃圾,他說:「等一會再進去取吧,他們打坐呢,一天四次呢,你不知道啊?」看來他真的明白了。那一次,我們十一名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了十五天後,全部放回家了。回到家裏,我母親和我說:「我好幾次到派出所去要你,讓他們把你放回來,他們不讓我進屋裏,我就說你們把我女兒抓走了,沒人給我做飯了。那我上你家吃飯去行不?他們都嚇壞了。後來聽他們說十五天就能把你放出來,我就想回家等你回來吧。」聽到這些,我的心裏很不是滋味,是我沒能按師父的要求修好自己,造成了漏洞,讓邪惡鑽了空子,連累了年邁的母親。

我在大法中修煉十九年了,在風風雨雨中一路走過來,過程中所走的每一步都伴隨著師父的慈悲呵護,都浸透著師父心血。要說寫修煉體會那真的是有太多要說的話啊,說不完對師父的感恩,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我會努力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修好自己,來回報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